第A05版:核心报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余姚城管工作外包引发争议
年时报首页 |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08年11月2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区物管包得,城市管理包不得?
余姚城管工作外包引发争议
时报驻宁波记者 朱锦华
漫画 赵舒静

  那么,城市管理究竟能不能外包给企业呢?企业能不能被赋予城市管理执法权呢?如果你有什么看法,可以致电时报热线28111111。

  家住余姚市区阳明街道山后新村的周大爷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到附近的一个小弄堂去买菜。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每天早上,弄堂菜场里总会出现一些人,他们态度蛮横,经常会和摊贩发生冲突。

  一旦发生争吵,这些“城管”便开始掀摊、拿秤,有时还没收摊贩的菜。谁指责他们,这些人便将矛头对准谁,出口辱骂。

  当摊贩和居民问他们身份时,这些人就自称“城管”。

  而有时他们又不穿制服,没有佩戴城管工作人员的标志。

  这些“城管”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昨日,记者来到余姚进行了采访。

  一提“代理城管” 居民摊贩皱眉头

  当天下午,在余姚山后新村旁一条约200多米长的弄堂里,三三两两的摊贩正在摆摊叫卖。

  一小摊贩告诉记者,这个弄堂菜场存在已有四五年了,由于周围都是小区,很多农民也都喜欢来这里摆摊,有些卖的是自己家种的菜,有些是从农贸市场批发过来卖的,生意很不错。“尤其是早上6-7点钟的时候,来买菜的市民经常将小弄堂挤得满满的。”这名摊贩说。

  而当记者提起“代理城管”时,不管是附近的居民,还是正在摆摊的摊贩,都皱起眉头,“这些人太不像话了,根本没有一点城管的样子。”

  一位住在附近的杨大爷说,有几次他看到“代理城管”和摊贩吵架,他上前劝说,结果连他也一起被骂了。

  杨大爷告诉记者,这些人一般在早上7点多钟过来,因为这个时段弄堂菜场最热闹。“他们都是开着白色面包车过来,车前挡风玻璃上还挂着‘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样的字牌。有时候他们统一着装,有时候服装也不统一,衣服上上岗证也没有。”

  而说起“代理城管”,这里的摊贩更是显得一肚子怨气。一名摊贩告诉记者:“我在这里卖菜已经两三年了,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这样‘执法’的。他们往往一下车就大声呵斥我们,骂人是家常便饭,掀摊也是经常发生。现在大伙都怕他们,看见他们来了,能躲则躲,能逃则逃,搞得大家都提心吊胆的。”

  城管人手不够 请来“代理”帮忙

  这帮“执法者”究竟是些什么人呢?

  余姚市城市管理局市容管理科一位韩姓负责人接受了记者采访。

  “这些人不是城管,而是一家大连市容整治公司的工作人员。这家公司名叫大连豪雅市容整治和美化工程有限公司,去年下半年,余姚市城市管理局将城区巡查外包给了这家公司余姚工作部,工作范围是整个城区的主干道和弄堂等,职责是针对流动商贩引发的环境卫生问题进行管理,工作时间基本上是全天候的。”这名负责人告诉记者。

  谈及城管工作被外包的原因,他解释说,整个余姚城区有35平方公里,城管人员却仅有200人左右,减去待在机关里的30多人,五个中队每队平均只有30多人左右。而在余姚城区公共部位,由于流动摊贩引发的环境、卫生和交通等问题却很多,仅凭这些人手根本顾不过来。另外,城管执法是按正常上下班时间运作,但乱摆乱停等现象,很多出现在城管下班时间,在城管人手严重缺乏、无法管到位的情况下,他们采取了这种服务外包的方式。

  而大连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性质呢?

  记者调查后得知,“大连豪雅市容整治和美化工程有限公司余姚工作部”并未在余姚工商部门注册。

  据余姚市城市管理局市容管理科韩姓负责人介绍,该公司是在大连注册的,公司性质类似物业管理。目前在余姚的工作部有20多人,大部分来自东北。工作人员都配有上岗证,由公司自身统一印制,上面有他们的单位名称和个人信息,服装也是统一制作的,但和城管服装不一样。

  “这些人员跟城管志愿者的性质差不多。两者的区别就在于,城管志愿者是属于义务行为,而这家公司和城管签订了合同,我们是要付给他们工资的。”

  至于每年要为此付出多少工资,这名负责人表示不方便透露。

  外包后为何矛盾频发?

  谈起流动商贩的管理难题,这名负责人也是很伤脑筋。

  他介绍说,余姚城区有7个菜场,1800多个摊位,已经完全能够满足市民的需求。但还是有不少摊贩到弄堂里摆摊叫卖,经常把那里堵得水泄不通。“尤其是山后新村的弄堂菜场,其实在弄堂两公里之外就有个农贸市场。附近都是老式小区,也没有物业管理,环境本来就比较乱,很多小摊贩凌晨4点多就来到这里,对周边居民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市民们对此反响也很大。”

  “因为有些地段摊贩比较集中,管理起来存在一定的难度,发生冲突也是在所难免,以前就出现过不少摊贩和城管发生矛盾的现象。”这名负责人还表示,他们采取“外包”的方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缓解这种矛盾,在城管和摊贩之间来个缓冲,从而使得执法者可以更多扮演“裁判”的角色,进行调停和处理。

  而对于商贩反映的这些人态度粗暴、经常和他们发生冲突等问题,这名负责人也承认目前在对这些“代理城管”的管理上,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我们也接到了不少商贩的投诉,确实有些工作人员不太注意工作方式方法,从而导致冲突的发生。但我们只听说他们和小摊贩吵架,打人是没有发生过的。”这名负责人说,城管也和这家公司的老总多次交涉过,对于一些方式过于粗暴的人员要进行批评教育,后果严重的要开除。

  他还告诉记者,这家公司能够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在合同中也有明确的规定,他们不能超出服务范围,如果违反有关规定而引发的问题将由他们公司承担。

  另外,城管对于该公司也有明确的要求,比如要求他们统一服装,对待小摊贩态度要好。至于为什么有些人不佩戴上岗证,这名负责人说:“可能是他们公司管理不到位的原因。”

  “市民大多认为城市管理这样的工作理所当然应该由城管来做,在引入这个公司后,由于宣传还不够到位,很多摊贩对此不太理解。”同时,他也特意向记者强调,这些工作人员并不是在“执法”,而只是对流动商贩进行教育劝导。他们没有执法权,在遇到一些摊贩严重违章对其劝说无果后,城管将出面进行执法处理。

  “城管”外包是否可行?

  余姚市城市管理局的这种“外包”行为是否合适呢?

  记者为此采访了浙江三港律师事务所黄海波律师。黄律师说,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作为一个行政执法单位,不能将管理权转包给一家公司来代理。“虽然余姚市城市管理局说这些人没有执法权,对摊贩只是劝说。可实际上,这些人在工作时,确实行使了城管的权力,如果尺度把握不好,甚至超出了城管的权力范围。现在没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城管部门将负有连带责任。

  而城管部门对此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现在社会上都在逐步实行社会公共事业外包,既然小区物业可以承包,为什么市容管理这块就不能承包呢?我们在城市管理上引入企业参与,就像管理物业小区一样管理城市街区,从源头上对市容环境进行整治,这样可以使工作覆盖面更广,工作也更精细化。”韩姓负责人说。

  “‘城管外包’目前也是处于试验阶段,出现一些问题在所难免,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们还将进一步研究改进。”这名负责人说。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