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3版:人文杭州·才子佳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孙侃
孙侃
     
 
青年时报首页 |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3年6月2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孙侃
在俯瞰中放松的人生
本版文字整理 阿葱

  他与

  杭州

  22岁大学毕业后进杭城工作,在半山、大运河畔、城北等地居住过。对现实生活,他永远抱着充沛的激情。

  ●杭州问答

  1.如果有时光机,你最愿意生活在哪个朝代的杭州?

  五代十国时的杭州,那时称临安。尽管需要穿越1100年,但当年的钱镠没有犯填湖造城的错误,在城市的臂弯里留下一汪浪漫的水,这样的君王够文化的。我很愿意站在钱王府门口,远远地望他一眼。还有,那时的临安富甲一方,人口又少,住房肯定不紧张,酒有得喝,风景区也不会人山人海。

  

  2.因为杭州,你觉得最好的文化生活是什么?

  除了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书写字,还能有什么呢?要不就是去书店里翻一通书,或者去看一场艺术电影。

  

  3.你想写一本关于杭州的书吗?如果想,你最想写杭州的什么?

  我曾写过一本《沉抑曲家——张可久传》,其很多内容就是写杭州的,元朝时的杭州。杭州诸多当代平民英雄也是我愿意叙写的人物,因为他们的身上除了真善美,还彰显着杭州人特有的传统文化精神。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再写一本关于杭州平民英雄人物的长篇报告文学。

  

  4.推荐一本或一篇关于杭州的最好的文字,最能代表杭州这座城市的性情。

  晚明散文家张岱的笔记《西湖梦寻》,它记录了流行久远的种种西湖掌故,历史文化味道浓郁,杭州人尤其值得一看。该书录有苏轼的著名诗句:“行到孤山西,夜色已苍苍。清吟杂梦寐,得句旋已忘。尚记梨花村,依依闻暗香。”似乎很合杭州这座城市淡泊、绵长、深邃的性情。呵呵。

  

  5.接下来你有什么样的计划?

  刚刚完成了一部以叙写在今年元旦,为扑灭杭州萧山瓜沥“1·1”大火而英勇牺牲的三位消防烈士的长篇报告文学《烈火中的青春》,此书即将出版。接下来,我的愿望仍然是描写“最美人物”。

  

  6.延续第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和哪位古代才子、才女相似?

  才子的头衔实在不敢当,因为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名老童生——至今仍在花费大量时间用于阅读,包括名著和当代作品,从中汲取营养。

  ●他的代表作

  长篇报告文学《吴斌:中国最美司机》:真实、全面地记录了“最美司机”吴斌创造76秒人生最辉煌壮举的全过程,叙写吴斌的成长经历,着重展现作为平民英雄的吴斌,在日常生活中点点滴滴的感人故事。全书计22万字,由中央委员、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作序。

  

  历史人物传记《沉抑曲家——张可久传》:系“浙江文化名人传记”丛书之一,为省社科规划重点课题。以优美典雅的文字,追索并评述元朝散曲家张可久的一生经历和艺术成就,人物生平娓娓道来,大量的曲词穿插其中,既能让读者体悟传主浪漫而凄苦的人生,又能感受元曲非凡魅力而难以自拔。

  

  散文集《在俯瞰中放松》:平日里也写下诸多散文,这部散文集即是作者多年来散文作品的合集,关于历史、关于人生、关于情感、关于生活中种种莫名其妙的事,在这部作品中均可睹见。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不仅重在展现,更重在思考。强烈的思辩性是这部散文集的重要特色之一。

  ●论者说他

  孙侃的散文和小说都写得别有意味,尤其是短篇小说,套路跟别人不一样,人物刻画相当精准。这几年他转向长篇报告文学的写作,由于能从容自如地运用诸多文学表现手法,他笔下的主人公虽多是慷慨悲歌之士,却也总是那么生动且感人肺腑。可以说,在我省报告文学作家中,孙侃是能够承担大任的一位。——黄亚洲

  

  孙侃是个多面手,小说、散文、文学评论、报告文学,什么都能写,而且都能写好。他的不少作品其实是很有写作难度的,但他仍然会去琢磨、去尝试,想方设法地解决种种难题。报告文学创作若要出新,是非常难的,对此我深有体会,可我感觉,孙侃是个很认真的人,他已在很用心地力求创新,成果可期。

  ——王旭烽

  

  虽然同在省作协工作,但孙侃的文字功力,我是在读了他为《江南》“文史我鉴”专栏写的文章后才感受到的。史料的收集、人物个性的展示、文笔的运用,其细致认真,其精雕细琢,都让我吃惊。孙侃的出手又很快,作品不乏气势,他适合于创作大部头作品。

  ——袁 敏

  

  孙侃总是从传递、弘扬“正能量”的视角来创作报告文学作品。他希望塑造一位又一位站立在道德高地上的平民英雄,并把这些英雄形象当作一颗颗种子,通过文学的传播使之成长壮大,成为参天大树,绿荫全国。我认为,这就是他所创作的报告文学作品的思想价值所在。——高松年

  

  作家孙侃的作品文字洗练,叙事细腻,节奏感强,跌宕多姿却又行云流水,尤其是对情节细节的书写,扣人心弦,动人心魄,往往有一种让人屏住气息的震撼。他坚持着自己的文学操守,没有花样,也不搞时髦,只是以自己的文字认认真真地经营着自己的文学理想,捍卫着报告文学的尊严。

  ——朱首献

  

  

  在孙侃眼里,吴斌生命的长度,已成为一种生命的尺度。生命的意义不再是空洞的说教,而成为可以丈量的形象的表达,所以才造就了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生命赞歌。

  ——吴重生

  ●作品选

  (片断)

  众人一律仰面谛听,如同正在享有真理的沐浴。化殓师略有踌躇,像是不慎抢了话筒的发言者,只是因为看见众人都等着自己说话,才硬着头皮说下去。没错,我前面说的是生命之轻,人类最宝贵的生命竟是最脆弱之物,对此我的切身感受无需再说,但生命还有其重的一面。人类是唯一一种给亡者施行妆容术的动物,这即是人类明白自身生命之重的重要细节,因此,我总是提醒自己切勿采用夸张、矫情的妆容术,不要将其描画成一个滑稽的戏子。我常常精描细绘,努力恢复其生前正常健康的模样,甚至不惜耗费大量时间,使已破碎的躯体尽可能收捡完整,而不是拿充填物一塞了之。或许,在与亡者交往的十数年里——请原谅我用了“交往”这个字眼——我愈发感悟到生命的诞生之奇、丧失之痛、拥有之重,生命,那是凝聚了万物精华,具有整个世界、宇宙都无法超越的重啊!

  ——摘自散文《生命中最后的重》

  

  很多时候,他呆呆地蹲在小院里,试图与飞来爬去的虫豸们对话。当它们偶尔扑到他的手上、脸上、衣服上时,他理解为这是它们在与自己握手或者亲吻。他越来越羡慕它们的生活,极其烦闷之时,他甚至想与虫豸们商量一下,自己是不是也能化身为它们的同类,哪怕只能活上十天半月,因为这样的生命才是纯粹、完整而本质的。“如此幸福的一天。/雾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劳作。/歌唱着的鸟儿正落在忍冬花上……”他又在嘀咕诗歌了,像守财奴清点他的账本。这一回嘀咕的是切斯瓦夫·米沃什的著名诗句。他顿悟自己一生的追索为什么成果寥落,正是因为自己一直在做着一个人,而不能随时幻化为飞鸟、蜥蜴、瓢虫、浪漫的蝴蝶,以及沉稳且绝不懈怠的蚯蚓。

  ——摘自散文《小院里的活物》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本地新闻
   第A03版:本地新闻
   第A04版:本地新闻
   第A05版:本地新闻
   第A06版:天下 聚焦
   第A07版:天下·聚焦
   第A08版:体育
   第A09版:体育
   第A10版:视听
   第A11版:人文杭州
   第A12版:人文杭州·闲趣
   第A13版:人文杭州·才子佳人
   第A14版:人文杭州·读书
   第A15版:人文杭州·影音坊
   第A16版:人文杭州·观念影像
孙侃
孙侃
青年时报 人文杭州·才子佳人 A13 孙侃 本版文字整理 阿葱 2013-6-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