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本地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毕业前再去翔宇楼理个发
     
 
青年时报首页 | 返回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年6月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原来,校园地下室“藏”着个知心理发阿姨
毕业前再去翔宇楼理个发
□主任记者 张晶 通讯员 范嘉民 文 通讯员 沈企亚 图
  谢静正在给顾客理发。
  ↑理发工具,整齐地摆放在桌上。   ←在理发店门口,张贴着价格表。

  在下沙中国计量大学的翔宇楼地下一层,最近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人气——不少学生特意来光顾设在这里的一家小理发店,当中不乏已在市区工作的应届毕业生。

  “就是想来看看,与谢阿姨聊个天。”毕业生小顾说。前段时间,学校官网推送了一条名为“为量大做‘顶上功夫’”的消息,讲了这个理发店老板谢阿姨在学校理发店守了29年。“快毕业离杭了,有同学说‘毕业前,再去翔宇楼理个发’,我就来了。”

  近期光顾这里的学生,大多是与小顾一样闻讯而来的人。他们说,没想到,最朴实、最动人的匠人精神就在身边。

  既然不能在学校里读书,那就在学校里工作

  谢阿姨名叫谢静,自从工作以来,手上一直握着理发工具。从1989年到2018年,从中国计量大学曾经的学院路111号到如今的学源街258号,她始终守着开在学校里那面积不大却格外干净敞亮的理发室。“既然不能在学校里读书,那就在学校里工作。”

  她说,她小时候体弱多病,学习成绩不好,没能考上大学。可是,她打心眼里羡慕能上大学的学生们,“我就想着,在学校里有机会和老师同学沟通,也能有机会跟他们学到些东西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刚从做学徒的苦日子里熬出来的谢静,一出师就来到了当时位于学院路的中国计量学院。

  刚入校工作时的理发店,在学校公共浴室的楼下。一扇木板门,一扇窗,再摆上两张凳子,非常简陋。这却丝毫也不影响学生们的热情,刚开出来那会儿,她几乎一整天都握着剪刀放不下。“因为价格比外面便宜太多。那会儿洗剪吹就收6毛钱、8毛钱,剪完头上去浴室洗个澡,再下来把头发吹干,方便又实惠。更何况,整个学院路一带理发店也就零星几家。”

  2003年,学校搬迁到了下沙,谢师傅也跟着搬了过来,刚搬过来那会儿,老顾客没了,新校区这边也没什么人知道翔宇楼底下还有这么一家理发店。眼看房租都快交不上,谢师傅印了名片做宣传,从零开始,积攒客户,老顾客介绍新顾客,酒香不怕巷子深,理发店很快又重回了热闹,来光顾的顾客都是“回头客”,往往是顾客一进门坐下,她就娴熟地垫上毛巾、系好围裙,梳一绺顾客的头发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夹住,剪刀咔咔两下,一小撮头发应声落下。顾客笑了,她说:“帮他剪了十多年的头发,从黑发剪到了白发,再熟悉不过了。”

  谢静很骄傲地告诉记者,刚毕业一两年的学生,还常常会打电话跟她预约来下沙理发的时间,“他们有空的时候,肯定是节假日,不预约可能会跑空。”

  我要一直在这里服务到退休,最大心愿就是把零投诉的纪录保持下去

  头发剪了又长、长了又剪,日子就在咔咔的剪刀声中溜走了。四年又四年,学生换了一届又一届。

  “我18岁来学校,当时的学生比我大,大家都叫我‘小妹妹’,有的时候周末也会叫上我一起出去玩。过了几年,我成了同学们的‘知心姐姐’,如今同学们都叫我‘阿姨’了,跟家里闹矛盾了、和女朋友闹分手了都会说,我一边理发,一边跟他们聊聊,我们素不相识,学生跟我聊天也没什么压力和负担,头发理好了,心情也变好了,我也特别高兴。”

  谢静跟记者聊起与学生相处的点点滴滴,神情中满是幸福。学生在网上也纷纷留言回忆在谢静这里理发的往昔,文字中同样充满了幸福。网友“易衡”说:“大学四年去烫直过一次,阿姨用的材料都非常好,抹在头发上无任何味道,值得点赞。”“有次去阿姨那里剪头发,阿姨专门给我用了自己的洗发水,还告诉我这么好的头发必须要用好的洗发水。”……

  从历届毕业生在网上的留言看,谢静还是个“魔术师”,网友“蝶舞”说:“还记得2014年9月去楼下理发,陪我的同学和阿姨聊起家乡的辣椒酱,阿姨像变戏法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罐,还有馒头,让我们吃,走的时候还说,回头再想吃了还去……一转眼都过去快4年了,研究生毕业就回老家了,以后恐怕再没有机会去吃……”

  “我要一直在这里服务到退休,最大心愿就是把零投诉的纪录保持下去。”谢静说,这也是她工作多年最得意的事,也是她未来几年工作的目标。

  我是改革开放的观察者,价廉物美的服务宗旨不能丢

  守着地下室面积不足30平方米的理发店,谢静并不觉得孤独。她说,在这里,她收获了与师生最真挚的情谊,也明显感受到大家生活条件的改善。

  她说,刚开始理发那几年,经济还不够发达,很多人都是隔好几个月才舍得来剪一次头发。“那时候的同学都是学着我那样拿剪刀去剪,等到头发长得自己剪不了了,才会再来我这边。条件不好,大家都是能省则省吧。”只有少数有钱人会去弄发型,等到经济发展起来了,生活条件好起来了,对发型的追求才慢慢普遍起来。上世纪80年代末期,女生最流行的头发是“反翘刘海”、短发,男生已经开始从爆炸头到大背头了,1993年还开始出现了阴阳头。90年代起,收音机、电视机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港台明星也开始受到人们的狂热追捧,他们在舞台上光芒耀眼,他们的发型自然也是被争相效仿。

  谈到这些年的发型发展史,谢静打趣地说:“我是改革开放的观察者,价廉物美的服务宗旨不能丢。”她指着门口张贴的价格表说,从最初的6毛钱、8毛钱,到1块钱、1块5,一直到现在的20元,“比起外面的理发店,我这里绝对是良心价。虽然大家经济条件好了,但是,我对大学校园的情怀不能丢,而且我的手艺要与时俱进,平时就对着电视研究,多听听同学们的要求,再不行就去买本发型书来学嘛。不过,我剪的头发跟外面不一样,我追求的是稳重持久,所以学生求职面试前都会来找我。”

放大 缩小 默认
合作伙伴:
 
 
   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重点报道
   第A03版:重点报道
   第A04版:镜像
   第A05版:关注浙江农村留守儿童
   第A06版:本地新闻
   第A07版:本地新闻
   第A08版:本地新闻
   第A09版:本地新闻
   第A10版:健康新闻
   第A11版:青年之声
   第A12版:文娱新闻
   第A13版:体育新闻
   第A14版:天下聚焦
   第A15版:财经新闻
   第A16版:财经新闻
毕业前再去翔宇楼理个发
青年时报 本地新闻 A06 毕业前再去翔宇楼理个发 □主任记者 张晶 通讯员 范嘉民 文 通讯员 沈企亚 图 2018-6-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