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首页 > 生活 > 文娱 > 正文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在电影院还未完全开放的当下,电视剧聚集了观众更多的目光。今年,在服道化顶配的《清平乐》和迪丽热巴、黄景瑜等流量加持的《幸福,触手可及》前后“夹击”下,一部小成本制作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却以豆瓣评分7.4、微博话题第一、剧播阶段热度值第一的成绩,成为第一匹电视剧黑马。
2020-06-02 09:28:32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刘婕   编辑:孟泓颖

昨天,不少观众按捺不住,使用额外付费的超前点播,观看了该剧大结局,“大女主”的设定成为该剧“破圈”的关键之一。而今年上半年就有多部剧着力表现不同层面的“女子力”,为此,时报专访参与过多部热门影视剧编剧的露西、博娜娜,解析近来国产剧创作中独立女性角色的多样性。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与精良服化道相悖

轻松“下饭”又讨巧

《传闻中的陈芊芊》是观众较为熟悉的穿越类古装剧,主要讲述七流编剧陈小千(赵露思饰)意外穿越到自己的剧本中,成为女配角三公主陈芊芊后的故事。

该剧的反套路在于,在这个名为花垣城的地方,男女主似乎拿错了剧本,以往所看到的古装剧穿越中,大多为霸气男主遇到女主,展开一段“豪取强夺”的攻势,最后陷入爱恋,可该剧却采用男女地位互换的模式。

被“强娶”的男主韩烁(丁禹兮饰),竟是被“无才便是德”束缚的对象。如果男子稍微着装暴露,也会被同行的老大哥嗤之以鼻,用“不检点”形容。加之剧中“瓜甜不甜,我尝一口不就知道”“这酒有毒没毒,你心里没点数吗”“撒娇的男人会好命吗”等大家熟悉的梗频出,剧情紧凑、搞笑、节奏快,很容易让人一口气追完。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对于陈芊芊的火爆,编剧露西、博娜娜都表示不意外,在他们看来,如今这类轻松、搞笑的无厘头甜宠剧,确实是观众的“下饭”最佳拍档。“很多人将这部剧与《太子妃升职记》类比,其实当多部精良的服化道、认知度超高的演员阵容加持的剧集无法破圈时,这类在模式中又反套路的消解型剧作,往往更容易被大家接受。”

博娜娜举例说:“当女主角穿越成一个活不过3集的恶毒女配,怎么逆天改命,观众好奇;女主穿越是在男主最恨她的时候,都这样了怎么走感情线,观众也好奇。”加之,女主角赵露思较好地发挥了个人优势,将女子或娇嗔或蠢萌的尺度拿捏得不错,让观众更有代入感。让不少网友直言:“我每天都在发出姨母笑,实在太甜了。”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同时,该剧又不局限于强调“女子力”。在后续的剧情中,能看到陈芊芊说,不应该因为性别而区分工作。故事的结局,男女主从彼此针锋相对,到携手化解两城性别观念冲突,最终领悟爱情真谛,实现共同成长,又让这部小“甜”剧不止于“甜”。

披荆斩棘的姐姐受关注

30岁以上女性婚姻观碰撞

从刘敏涛凭借一首《红色高跟鞋》出圈,到《乘风破浪的姐姐》未播先火,5月掀起的“姐姐”热还在蔓延。观众对于刘敏涛唱歌时表现出的“两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津津乐道,谈起30岁以上女团同场正面“刚”期待不已,《谁说我结不了婚》则把视角集中在这个年龄段女性,被频繁提到的“婚姻”问题上。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世界上最轻松的关系就是利益第一,情感倒数第一”“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的是成功。而女人放弃婚姻,是迈向成功的捷径。”该剧一开篇,就用几句“毒鸡汤”展示了其“野心勃勃”,也令观众直呼:“金句太多,要拿笔做小抄。”

剧集围绕3个年过三十的女性展开,她们是彼此的闺蜜,却诠释着不同女性群体的婚恋观——年满34岁却依旧单身的电影编剧程璐(童瑶),在普世婚恋观念下,是典型的大龄未婚女青年;陈数饰演的女律师田蕾果敢直接,作为坚定的不婚主义者,一句“工作就是我的男人”表露了她的个性;许芳铱演绎的丁诗雅,对婚姻充满期盼,却不能与真正喜欢的人成婚。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谁说我结不了婚》播出至今,虽未获得如《传闻中的陈芊芊》那般破圈热度,却也在不少女性中兴起讨论,尤其在面对婚姻是“不想”还是“不能”的话题上,做了不同层面的讨论。

“催婚”是程璐最常面对的事,她不仅在创作中时不时被内涵“编剧没有恋爱过吧”,到了相亲市场还被众人形容为户型不错但位置不佳、照样没人挑的“郊区房”,折射出程璐面对的外界压力。一句“我不是不能结婚,而是不想结婚”展现出她的心理状况,“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将就”。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编剧从不同的细节中探讨婚姻的“必然性”的同时,又反映了许多女性职场故事。陈数饰演的金句制造机就颇有争议,面对年龄、性别歧视时,她从不知难而退,反而越挫越勇,正能量满满。可她又是利己主义者,为达到目的会利用朋友、同事。博娜娜表示,这类多面化、有瑕疵的,甚至是“白切黑”(指人物或角色,看起来纯良无害实则果断狠辣)的女性角色,对于突破单一化来说,也是很有必要的。

多数角色仍是感情线附属

需挖掘女性深层需求和内心

从《甄嬛传》中甄嬛、《延禧攻略》里魏璎珞,以“爽感”俘获了一众观众的心,再到《欢乐颂》中樊胜美、《都挺好》中苏明玉式,摆脱原生家庭困境式女性角色,近来“大女主”角色类型不断拓展。

在露西和博娜娜看来,如今凸显女性独立的剧本的确越来越多,一方面是因为这样的角色更符合当下观众的口味,傻白甜、恋爱脑角色,把控不好容易引起观众反感,很多作品中的独立、有事业追求的女性,更受欢迎。“比如《完美关系》中陈数饰演的斯黛拉,或是《下一站是幸福》中宋茜饰演的贺繁星这类‘姐姐’型的女主,都在逐渐成为热门,即将播出的《了不起的女孩》同样也着眼于女性角色。同时可以发现,女性角色也不仅仅只作为男性角色的配重,姐弟恋题材也变得多起来。”而另一方面,写这类题材的编剧也大多为女性,也更希望凸显和深化女性的个人魅力。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露西表示,如今的女性题材创作正在不断自我修正的道路上,“目前在角色设定上,可能还是过多为感情线服务,缺少了独立的人格魅力。其实还可以从探讨女性更深层的性格或是内心需求出发,而不是女性在谈恋爱。比如,日剧《凪的新生活》里如何摆脱讨好型人格,韩剧《浪漫的体质》中30岁女性的生活困境,都是可以讨论的方向。”

博娜娜则认为,现今的女霸总也愈发“雷同”。“《谁说我结不了婚》中的田蕾穿着合体剪裁的西装,走路霸气外露,可这类优雅喝着咖啡、露出精致职场假笑的样子,似乎从《欢乐颂》中的安迪、《完美关系》中的斯黛拉粘贴过来也不会违和,在创作独立女性的角色时,还应更多规避模式化和套路。”

从刷屏的魏璎珞到出圈的陈芊芊,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还有哪些可能性?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时报赠书福利】儿童节让孩子和“书”一起过
下一篇:「专访」霸屏涉案剧创造者陈育新:若为悬疑而悬疑,往往会丢了人物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