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文娱 > 正文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12月14日,余光中先生在台湾去世的消息,让整个华人世界都陷入了悲痛。今晚(12月17日),一场纪念先生的诗会在杭州纯真年代书吧举行,从千山万水的远方赶来的,深爱着先生的人们,用最真挚的感情朗诵着先生的诗,以这样的方式,送别这位伟大的诗人。
2017-12-17 22:22:12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王亚琪 周一豪   编辑:吴晶晶

诗歌的意义在于“你们在场”

“2006年,我与余光中先生在厦大的校友会上结识,之后的11年里,我曾2次邀请先生来杭州,但最后,都阴差阳错的错过了。”纯真年代书吧的女主人、此次活动的发起者朱锦绣是余光中先生的校友,她告诉时报记者,当年在厦大的校友会上,有人曾问过余光中先生一个问题——诗歌的意义是什么?“我记得很清楚,先生说,诗歌的意义,就在于‘你们在场’,我想这个‘在场’,就是指与大家一起分享,因为诗歌,是可以感染人的。而纪念一位诗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朗诵他的诗。这也正是这场诗会举办的初心。”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朗诵者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朗诵者

今晚杭州的天气很冷,去到位于宝石山上的纯真年代书吧,要走上236级台阶,但还未到诗会的开始时间,书吧内就已挤满了人。其中就包括今年已经69岁的老知青徐杭生,他是坐了1个小时的公交辗转到此的。“我最喜欢的,就是余光中先生的《乡愁》。因为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乡愁是有实感的,我们是经历过与家人分离的日子的。”徐杭生告诉记者,从1966年开始,杭州陆陆续续走出去20多万人,去到全国各地,上山下乡。现在几十年过去了,他们这些知青也一起办了诗会。当晚,徐杭生为纪念余光中先生创作的《乡愁走了》也由白马湖诗会副社长严瑛深情演绎。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朗诵者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朗诵者

而被“乡愁”牵引而来的还有从合肥赶来的李志超,“我是独生子女,从小就没怎么离开过家乡。80后这一代,应该说是被父母保护很好的一代人,可能并没有太多离别的感悟,但我很想理解这种情绪,所以我来了,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我想在别人的经历里读懂余光中先生诗里的感情。”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活动现场

乡愁走了但乡愁也永恒

作为当晚诗会的主办媒体,时报记者也朗诵了余光中先生的经典诗作《珍珠项链》。这首诗是余光中先生与夫人范我存结婚30周年时所作的。“有一个说法是,结婚1年是为纸婚,情薄如纸;结婚2年是为杨婚,感情是如杨树枝叶飘荡着的。而结婚30年,余光中先生说,是珍珠婚。所以当时余老先生在结婚30年之际,就将一条18寸长的珍珠项链送给了夫人。意为串起30年光阴的‘那一线姻缘’。”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活动现场

“乡愁走了,带走了船票,带走了邮票,带走了乡愁……”余光中先生走了,但纪念他的人们聚在了这里,他们中有曾经听过余光中先生讲座的学生,有读着他的诗度过日日夜夜的忠实读者,也有来自各行各业包括媒体记者在内的深爱他的人。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活动现场

当2006年余光中先生的朗诵视频在大幕上亮起时,当所有参加诗会的人用一种饱含感情的声音跟随先生读诗时,如那首《乡愁走了》的最后一句写的,“今天的乡愁,已成为世界的永恒”。
今晚的宝石山上,诗歌亮着!杭州人以朗诵的方式送别余光中!

活动现场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余光中 诗歌 乡愁 朗诵

上一篇:让朴树可以死而无憾的《送别》出自李叔同之手,而这位大师和杭州有着不小的渊源……
下一篇:“日落大叔”孙玉虎:孩子气里带着对写童话这件事的认真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