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文娱 > 正文

第七次来杭的青春版《牡丹亭》,终于等到了翁育贤,她说,每一个“杜丽娘”都是在与时间做抗争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引以为傲的表演艺术,希腊人有悲剧,意大利有歌剧,俄罗斯有芭蕾,英国人有莎士比亚戏剧,而中国,则有昆曲。时间回放到11年前的2007年,一部8集纪录片《昆曲六百年》在网上走红,其中第一集的第一个镜头,就是一位美艳的“杜丽娘”款款而来,她那娇羞的眼神仿佛会说话。这位“杜丽娘”鼻翼一侧有一颗美人痣,她叫翁育贤,是苏州昆剧院的花旦,和俞玖林亦是同学。
2018-11-28 09:56:22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张玫   编辑:杨小波

12月7日,当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第七次来杭演出时,与俞玖林搭档的,正是这位在《昆曲六百年》里惊艳亮相的“杜丽娘”。这是翁育贤第一次带着《牡丹亭》来杭演出。说起来,其实多年前青春版《牡丹亭》有一次公布的来杭巡演名单上,定的正是她,只是因为身体不适,最后她与杭州观众失之交臂。这一回,她笑言:“终于可以在浙话艺术剧院和杭州观众见面了。”
第七次来杭的青春版《牡丹亭》,终于等到了翁育贤,她说,每一个“杜丽娘”都是在与时间做抗争

翁育贤扮演的“杜丽娘”

杜丽娘是闺门旦最最难演的角色

作为俞玖林、沈丰英的同班同学,其实当初翁育贤他们报考的,是苏州的评弹学校。“开学第一天,老师说要去练功,大家都很诧异,怎么唱评弹还要练功?后来才发现我们要学的是苏剧和昆曲。”就这样,在误打误撞中,翁育贤进了昆曲行。
在1998年那个时候,中国昆曲还没评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切都是百废待兴。“我们也很迷茫,心里打鼓到底要不要坚持。但是慢慢接触之后,才发现昆曲的好。这种喜欢在心里生了根。”翁育贤说,她学的第一折昆曲就是《牡丹亭·惊梦》,而她也一直觉得,杜丽娘是最最难演的角色。
“按照本子里二八年华的年龄设定,杜丽娘芳龄16岁,其实跟我们当时进学校的年纪差不多,外形也最符合。可是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不能完全理解唱词,基本功也不够,只能囫囵吞枣地学到形。”后来随着年纪大了,阅历渐涨,倒是能够理解唱词的内涵了,可是扮相,却又会脱离人物。“所以说杜丽娘就是与时间做抗争的角色,现在我们就得扮嫩了。”她笑言,那些昆曲表演艺术大师之所以厉害,就在于哪怕是到了八十岁,现场观众依然觉得她演的是个少女。

教老外学昆曲还与坂东玉三郎合作

作为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王芳收的第一个徒弟,《长生殿》里的杨玉环,是她的拿手好戏。而她扮演的杜丽娘,也在张继青和汪世瑜两位青春版《牡丹亭》的“功臣”指导下,日渐精进。“张继青老师的授课,就是一遍一遍示范,一开始就给你一个很高的模板,想要攀上她就得不断努力。”而“巾生魁首”汪世瑜的指导,则更像一个导演。“他不强求你的动作必须跟他一致,可以在大的框架下发挥,但是不对的地方会立马纠正,更注重内在启发。”
第七次来杭的青春版《牡丹亭》,终于等到了翁育贤,她说,每一个“杜丽娘”都是在与时间做抗争

翁育贤

昆曲的美,不仅中国观众喜欢,外国粉丝也纷至沓来。去年,两位分别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姑娘,就专程来苏州跟翁育贤学了《牡丹亭》里的“游园”一折。她在多年前还与日本著名的歌舞伎演员坂东玉三郎合作过《牡丹亭》。“当时因为语言有障碍,坂东先生演的是台词比较少的《惊梦》一折。他真是太厉害的演员,60多岁的老爷子出演十几岁的少女,张继青老师示范一遍,他就能把神韵都抓住了。”
对昆曲改编一直持谨慎态度的翁育贤,对青春版《牡丹亭》也是赞誉有加。“其实折子戏需要懂行的观众了解前因后果,但青春版《牡丹亭》,第一次接触昆曲的观众也能看,故事衔接得非常好。”在她看来,白先勇先生太厉害了。“我记得我第一次看青春版是专程跑到上海去看,它既没有失掉传统,也跟得上现代观众的节奏与审美。”而如今,她已经做好了与杭州观众初次见面的准备。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海绵宝宝之父”史蒂芬·海伦伯格患渐冻人症去世 终年57岁
下一篇:意大利木雕大师布鲁诺亚洲首展昨开幕,作品还用到了中国宣纸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