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文娱 > 正文

《黄金瞳》等鉴宝剧扎堆开播掀起“古董热”,现实中的“鉴宝”好似“破案”

《古董局中局》的热潮还没过去,又一部以“鉴宝”为题材的《黄金瞳》已经悄悄开播。与前者平缓进入剧情不同,张艺兴在《黄金瞳》饰演的男主角庄睿第一集就直接开挂,一场意外让他拥有了“黄金瞳”——眼睛突变使得他能够看到每件古董的内在纹路以及制作历史,从而开启了一段精彩的古玩鉴宝之旅。
2019-03-01 12:51:55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王亚琪   编辑:杨小波

无论是剧中有趣的行话,还是主角们与文物造假团伙的斗智斗勇,都让观众对“鉴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实中的“鉴宝”到底是如何“鉴”?古玩市场上真的能“捡漏”使人致富吗?为了摸清这里头的门道,记者采访西泠印社艺术品鉴定评估中心鉴赏研究部部长李昆,以及拥有30余年文物鉴定研究经验的浙江文物鉴定站研究馆员周永良,一起来走进这个神秘的领域。

《盗墓笔记》的王胖子也在这卖古董?

《黄金瞳》里的潘家园旧货市场确有其处

热爱这类剧的观众会发现,《黄金瞳》的第二集,就出现了一个令人熟悉的地方——潘家园旧货市场,一个收藏家们都热衷的“捡漏”“淘宝”好去处。在这里,男主角因为拥有“黄金瞳”赚得盆满钵满。600块买进一个养蝈蝈的葫芦,转手就翻了1000多倍的价格,卖出了80万。原来,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葫芦,而是价值连城的三河刘红葫芦。
这个潘家园旧货市场不仅出现在《黄金瞳》,前段时间大火的《古董局中局》中也有出现,还有大家熟悉的大IP《盗墓笔记》,里头的主角之一王胖子,就是在潘家园贩卖古董的。这个市场也的确现实存在,就位于北京东三环南路,主营古旧物品、珠宝玉石、工艺品、收藏品、装饰品等,每年的成交额可达数十亿元。市场也非常庞大,拥有4000余家经营商户,经商人员近万人。
《黄金瞳》等鉴宝剧扎堆开播掀起“古董热”,现实中的“鉴宝”好似“破案”

《黄金瞳》剧照

只不过,虽然大多数人提起潘家园都用“大型古玩艺术品市场”来形容,但潘家园的东西还是以旧货居多。自上世纪80年代后期算起,潘家园旧货市场至今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据常去逛市场的行家透露,“里面的东西真真假假有不少,真的有,但仿古的更多,尤其是近两年造假的情况越来越多,想在这些市场上‘捡漏’的可能性可以说是越来越小。”

造假情况充斥艺术品市场

漫天要价、骗手续费的现象屡见不鲜

除了北京有潘家园以外,杭州也有不少古玩市场,吴山通宝城、越王古玩场、二百大收藏品市场都有一定知名度。但还是那句老话,“放在二十年前,在新华书店、古籍书店还有一些文物商店,老百姓比较容易买到真品,可艺术品交易市场越来越庞大以后,从事艺术品收藏的人越来越多,市面上的东西就开始良莠不齐了。”李昆说。
西泠印社艺术品鉴定评估中心作为杭州唯一一个对社会开放,同时又有国家认可资质的鉴定评估中心,每年就会碰到不少藏家在这一行里翻船的事例。李昆也举了一个例子。“就去年,有一位大伯到我们这里鉴定一块铜镜。事实上,这块铜镜之前已经被拿到一个小型的拍卖公司鉴定过了,当时他们告诉大伯的是,这件铜镜价值非常高,至少值一百多万,并且承诺会帮忙拍卖,只是得先交两万块钱的鉴定费和手续费。”
然而手续费鉴定费是交了,但拍卖却拖了一年迟迟不进行,最后大伯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才拿到这里再次鉴定。“然后我们的专家一看,就知道了,铜镜虽然是真的,但品相不好,价值远没有那么高,顶多也就值一两万块钱。”李昆还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一个江苏的收藏家来鉴定一个景泰蓝的瓶子,这个藏家自己是一个小古玩店的老板,这件东西本来是他帮人代卖的,没想到不小心磕碰出了细纹,导致瓶子主人漫天要价,开口就要二三十万,这个老板只好来做鉴定,结果一看,其实也就值两三千块。”

造假手段五花八门形式多样

文物鉴定就像“侦探破案”抽丝剥茧

如果说,骗取手续费、漫天要价损害到了藏家们的利益,那么造假就直接扰乱了整个市场。近两年造假团伙们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黄金瞳》中男主角利用黄金瞳直接看到了劣质品的批发制作过程,但在现实中,文物鉴定专家们要想辨别真伪,却要付出极大的心力。周永良用“破案”来形容这个过程,“鉴定,就是要找证据。”
记者现场看周永良复盘了一场鉴定——那可真是反转不断。要鉴定的是一件《徐渭自书诗稿》。这件书法作品无论是风格还是水准都是上佳,用周永良的话来说,“无论从哪看,都是非常好。”然而细看诗稿内容就发现问题了,作品中开头写道“赋得二八年时不忧度 此江总杂曲中句”,意思是说,徐渭写的是一个名叫江总的人的诗句。然而查证后发现,这句诗本不是江总的,而是徐陵所作,“但我们仍然不能凭此就说它是假的,因为南朝至隋代,江总和徐陵两人相隔年代本就不远,也可能就是徐渭一时记错了作者。”
“破案”进一步开展,根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徐渭集》中记载的徐渭诗稿描述,周永良发现,这篇诗稿的开头也有所出入,“《徐渭集》中开头是写‘客强予画十六种花’,然而这一句在这件东西上是没有的,且根据诗稿内容记载,应该前头还有一幅画,但这件要鉴定的东西上,却是孤零零一份诗稿。”那么确实是造假了?“也不能这么说,在《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上,我又查到了一幅相似的书稿,这一件也没有开头那一句‘客强予画十六种花’,但细看内容,其中的记叙又有字句上的差异。”于是抽丝剥茧,“破案”还得继续。
“先看艺术水准、时代风格,再查考文字内容、历史背景,还有印章、装裱方式等都是要关注的点。”周永良说,有些造假很拙劣,一听就能揭穿——比如岳飞的真迹对联,岳飞所在的宋朝根本就不时兴对联,这就是典型的常识判断;又比如蓝瑛的一幅山水画,上头的题识写了“渔樵耕读”,问题又出现了,蓝瑛约在康熙三年去世,而渔樵耕读题材却是大约要康熙中期后才有,而且这幅蓝瑛画的风格和艺术水平都与蓝瑛有比较大的差距。“临摹、生造都是有的,还有改头换面,把旧的东西去掉款识换上名家的。有些还是半印半画,以前用显微镜或放大镜还能看到印刷品的网点,现在手段进步了,油墨也看不出来了。”碰上假货和真品一模一样的“双胞胎”,那就得仔细比对了。
那么,造假手段这么五花八门,对收藏家们来说,又该如何防止自己“看走眼”呢?对此,周永良也建议,“如果真的想踏入鉴宝、收藏这一行,那么就要自己多摸索,多学习,多看好东西。盲目听信他人是没有用的。准确来说鉴定就是一个订正的过程,鉴定无非是对文物的认识,而认识总是不断向前的。”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这!就是原创》带着好歌来“洗耳朵”,捕手王嘉尔不争选手却爱“争宠”?
下一篇:第56个学雷锋日,浙图请来了一支神秘的“盲侠律师团”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