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文娱 > 正文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3月的杭州,春光明媚。上周末,位于滨江区的蜗牛读书馆迎来了主题为“时间相对论”的两周年生日会暨第一届蜗牛“十大好书”颁奖嘉年华。现场不仅公布了由千万蜗牛读者和蜗牛主创团队共同评选出的第一届蜗牛“10大好书”:《刺杀骑士团长》《那不勒斯四部曲》《大江大河》等;蜗牛读书站内最受欢迎的作者之一、知名作家马伯庸也参与了此次庆生会,并举办了自己的新书《显微镜下的大明》专场签售会。此前,该书在蜗牛读书站内仅上架一周,便跃居在读榜前3名。
2019-03-25 20:00:09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王亚琪   编辑:孟泓颖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今年39岁的马伯庸,是最受影视圈欢迎的作家之一。他的《长安十二时辰》、《古董局中局》、《风起陇西》、《龙与地下铁》等多部作品,都已经进入了影视改编的通道。这其中,有些已经与大家见面,像前段时间亮相的《古董局中局》,看剧之余还掀起了古玩圈的热潮。有些则正准备着在未来几年占领观众的电视荧幕。它们多数涉及了一种被他归纳为“历史可能性”的想象办法——比如,谁都知道郑和下西洋的故事,但你知道郑和下西洋时真的遭遇了什么吗?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擅长用想象力提出一个常人很难想象到的设问,并以此延展出一个宽阔的世界。这是马伯庸的独特风格。然而,这次签售会上举行签售的新书《显微镜下的大明》并不在此列。《显微镜下的大明》,这是马伯庸第一部非虚构类纯历史纪实作品,书籍用6件发生在明代的冷门案件,在最细微处还原了真正的明代中国。“它就像是一台显微镜,通过检验一滴血、一个细胞的变化,来判断整个人体的健康程度。”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比如,在《徽州丝捐案始末》里,读者看到的是一项不公平的税收政策,如何在诸多利益集团的博弈下发生变化;在《杨干院律政风云》里,读者是通过平民的视角,见证了明代司法体系在基层的奥妙运作;通过《婺源龙脉保卫战》,你则能看到县级官员如何在重大议题上平衡一县之利害。马伯庸自己这样说道,“这是真正鲜活的历史,或者可以用一部生动的基层政治手册来形容它。”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那么,为什么素来以脑洞大开著称的马亲王会一转风格,开始历史纪实创作呢?
“这件事还要从2014年说起,我和一位喜欢明史的朋友聊天,她讲到万历年间徽州有一桩民间税案骚乱,过程跌宕起伏,细节妙趣横生,结局发人深省,这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听完讲述,我意犹未尽,去搜寻了一番资料,发现关于这桩案件的资料实在太丰富了。当时的一名参与者把涉案的一百多件官吏文书、信札、布告、奏章、笔记等搜集到一起,编撰成了一本合集,叫做《丝绢全书》。”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阅读原始史料太过困难了。“于是我决定把这桩丝绢案整理出来,用一种不那么‘学术’的方式转述给大众,然后就写了《徽州丝绢案始末》。”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马伯庸回忆,当时文章写成后,他就将其发上了微博,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才3万字的文章最终会引来这么多读者的热转,还让罗振宇花了10万块在“得到”上做了音频。“我受之有愧,因为你想,毕竟我所做的,也不过是将其内容从一群资料中转述了出来。”受之有愧的马伯庸于是给了助手一个任务——务必要找到对他启发最多的4名论文学者,他要把钱分出去。“我想当时我的助手怕是都要哭了,最后也不知道他怎么联系上的,给几位老师打了电话过去,但大多数老师的第一反应都是‘骗子!滚’,后来我才知道,平均下来得到的25000元,竟已经是其中一名老师半年的工资”。
说起来妙趣横生的一段故事,却正是一切开始的缘由。“2017年和2018年两年时间里,我几乎把原来的写作计划几乎全给耽搁了,完全沉迷在这些旧事的寻访和解读中。”比如有一次,为了能看到《杨干院归结始末》的原件,他差点混入了社科院。“社科院的图书馆并不是那么好进的,我当时胆不小,直奔过去,然后就被赶出来了,人家那是需要证件和介绍信的。结果我刚要转身的时候一个姑娘喊住了我,咔擦对着我拍了一张照片,还问,你是马伯庸吗?”
“我心想,难道是我的粉丝吗?但不对呀,如果是粉丝就得扑过来了,怎么这个反应呢?”马伯庸百思不得其解地分享着他的经历,假装没看见庆生会上的读者们已经笑作了一团。他接着说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姑娘的朋友正好也是我的一个朋友,当即就去问人确认我的身份去了。后来我辗转也得到了我想要的资料,说起来也是颇有些曲折”。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除了分享新书外,当天,通过生日庆典、文创市集、时间故事展览等多彩的文化活动,马伯庸也与来到现场的上万名文化读者共庆蜗牛读书的两周岁生日。并在庆生会上分享了自己的读书观,他说,“其实我一直很喜欢逛图书馆,尤其喜欢观察很多人读书时的表情,我觉得读书和玩手机的表情是不一样的,你能看出读者的认真和投入。”同时马伯庸也表示,自己非常支持电子书,上飞机的时候经常会在读书APP上读书。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马伯庸为蜗牛读书两周年庆生,透露曾为新书“潜入”社科院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海子离世30周年,这场纪念朗诵会让人热泪盈眶
下一篇:刷爆网络的苏大强表情包作者是谁?意外走红的她,原来早就火过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