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文娱 > 正文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夏烈有一个名号“江湖百晓生”,此前还有人把他称为“穿行者”,他在评论家、作家、网络文学推手,三种不同的身份之间自由地穿梭、转换,用三种不同的视角关照和构建文化场域。昨天一场在白马湖举办的论坛,就以“夏烈的三副面孔”为主题,夏烈与网络文学界的大神作家酒徒、文学评论家吴长青等对互联网时代的文学、如何把网文写短、如何玩转网络文艺等问题展开讨论,也向读者展示了自己多面的文化世界。
2019-05-14 16:07:10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刘婕   编辑:孟泓颖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夏烈

作为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的副院长,夏烈一直以参与者和观察者的双重身份与网络文学共同成长。一本《大神们:我与网络作家这十年》就展现了夏烈作为网络文学推手的一面,沧月、流潋紫、烽火戏诸侯、梦入神机、蒋胜男、管平潮等被他聚集在一起的“浙江帮”,如何引荐莫言与南派三叔见面的趣事都打包“放送”,现场酒徒又爆料了曾与夏烈在墨尔本海滩边长谈中国网络文学,从而相识、相知的故事。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作为网络文学研究专家,夏烈还用《网络文学的新传统与未来性》审视中国网络文学二十余年的发展,尤其是最近五年中国网络文学主流化的进程与问题。他说:“网络文学既预示着我们无可避免地来到媒介转型、大众文化和商业文化的时期,也不断启发我们艺术地回应、全面地思考人和人的文艺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还可以怎样创新与突围。”他的言语之间,透着对于网络文学的热爱。
当然,夏烈也不是单纯的网络文艺的歌颂者,他自己也一直在观察与介入,以知识分子的视角和创作者的动手能力,改造一些“糟糕”的情况,提醒大家迅速关注到某些重要的变化细节。比如,很多人都认为网络文学篇幅很长,但是他想借《一句》这本书告诉读者,借助互联网写“一句”,也能创造出多元的土壤。那夏烈平生最喜欢的“一句”是什么?他笑着脱口而出:“好玩。”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在夏烈看来,“好玩、有趣、创造力”是评价一个文艺作品、一桩文化事件的重要标准。对于互联网时代的文艺创作和传播,他认为尤其要关注好玩的问题,然后再考虑可能的成功。即使不成功,好玩也体现了创作者个体最大的艺术性和创造性,是文艺最根本的生命基因。

链接活动相关作品:

《网络文学的新传统与未来性》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本书是作者2015年至2018年间关于中国网络文学研究与批评的最新成果。对网络文学发展与趋势、学术与评价的热点难点、浙江为样本的网络文学地域研究、IP研究等内容作了着重阐述,可一窥当下网络文学场域之前沿。此外,包括网络武侠小说史、网络文学研究史等,也有初步探索,形成了较大影响力的文章。本书与作者2017年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观念再造与想象力重建》相衔接,体现了夏烈作为国内“70后”文学评论家和网络文学研究代表人物的系列性建树。

《一句》

采用左图右文的绘本格式,阅读传播百余万人次。文字是夏烈微博上的“一句”式微文学,资深插画师安豆莎莎绘图。夏烈创作一句是受了木心的启发和他常用的一句式巧智。在微博上写漂亮话的句子练习和网络时代的写作工具天生合拍,都要求碎片化,却方便网络社交。因为文学,因为时代,在时间和生命的短小空白处,作“句子练习”。陈丹燕称赞夏烈的“一句”少即是多,小即是“美”。夏烈的“一句”以小窥大,一句一世界。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大神们》

时值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也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二十年的关键节点,在互联网内容产业发展的大时代背景下,中国网络文学逐渐进入全球内容创新的角逐,成为具有全球视野和中国特色的文化奇观。夏烈,热血文艺青年一枚,从出版社到文联、作协,再到盛大文学集团,与这些怀揣着文学梦想的青年们产生交集,以朋友和同行者的方式伴随着他们成长。他见证、参与、策划及扶持流潋紫、南派三叔、陆琪、烽火戏诸侯、梦入神机、蒋胜男等网文大神的成长与挫磨……他见证了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冲突与融合,在作家、评论家和作品经纪人的身份之间互换,在学院派、传媒人、管理人之间穿行。
拥有“三副面孔”的夏烈,视“好玩”为文艺基因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二届网络文学周启幕,网文大神将聚首,新生代作家在培育
下一篇:《哥斯拉2》全球宣传首站选择了中国,章子怡:直到杀青都没看到“哥斯拉”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