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眼下是秋季招聘“抢人”的时节,当不少企业涌入高校招收应届毕业生时,杭州康久天颐养老院却决定今年不入校招工了。说起原因,院长冯伟琴有些无奈:“连续几年都没有在高校招到一个专业对口的学生。”
2019-11-06 09:53:06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见习记者 胡清林 文 方成吉 摄   编辑:许林

记者了解到,在杭州,像杭州康久天颐养老院这样从高校招不到专业对口毕业生的养老院不止一家。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浙江的养老服务行业不缺钱,缺的是‘人才’。面对养老服务专业缺乏、服务队伍能力缺乏的短板,养老服务照护队伍建设显得尤为重要。”这是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处长陈建义在今年召开的全省养老服务质量提升学术研讨会上说的话。可是,真正要改变现状并非一朝一夕。

>>>现状

在岗的养老护理员年龄多为四五十岁

一走进杭州市第三社会福利院,几名老人在护工的照看下正在散步。他们身边的护工,从外表看起来都四五十岁了。
杭州市第三社会福利院医护科科长汪晓苏说,目前,福利院住了1050名老人,年龄大多在80岁左右。在职的100名养老护理员中,30岁左右的仅20人,剩下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人。“我这里的年轻护理员算很多了。”记者接连走访了浙江几家养老机构发现,目前年轻的养老护理员人数很少是个普遍现象,尤其是在民营养老机构。
杭州康久天颐养老院有198名老人,其中60%是失智失能的老人。护理员的平均年龄达到了58岁,一个90后都没有。冯伟琴坦言:“对很多人来说,养老护理员是一个又苦又累,还不被人尊重的职业,绝大多数人不愿意去尝试,更别说年轻人了。”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养老护理员傅豪希与福利院老人的日常交谈

从经验上来说,四五十岁的护理员有经验、有耐心,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养老机构的负责人担心的是,这些护理员到达退休年龄后,如果没有人来“接班”怎么办?况且,随着科技的进步,养老机构在管理上的电子化水平也在提升,需要年轻人来带动。以杭州市第三社会福利院去年推出的智能点餐为例,由于四五十岁的护理员占了绝大多数,有些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也就不会点餐服务,这时候年轻护理员就有优势了,他们不仅把自己照料的老人点好餐,还要帮助不会操作的同事完成点餐工作。
其实,智能点餐只是目前缺少年轻护理员的一个缩影。在日常工作中,年轻人体力好、应变能力好等优势都是四五十岁的护理员无法比拟的。

52名专业对口的本科生无人选择养老机构

“以前我们还会去一些高校招聘,但是每次都是‘空手而归’,浪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尽管我们很想招到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想要通过校招找到我们心仪的年轻护理员真的很难。”冯伟琴告诉记者,经历过几年的高校校园招聘无果后,她“被迫”放弃了这条能招到年轻护理员的途径。
汪晓苏也坦言。如今想招到年轻的护理员太不容易了。“这几年,随着一些高职院校养老专业学生的毕业,我们这的年轻人慢慢多了起来。不过,每次这些学生大多是遵循学校的安排来我们这实习一阵子,最终留下的也就一两个人。每年去学校招聘,确实很难招到人。”
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有个护理专业,开设了老年护理方向的专业。去年,该学院开设了一场专门针对老年服务与管理的专场招聘会。记者了解到,那次前来参加招聘会招工企业比较多,既有杭州创办较早的养老服务机构,也有省内一些高端的养老服务企业。从各招聘企业放出的岗位需求来看,企业对于养老护理员以及相关管理岗位的需求达上百人,而当时学院里该对口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仅52人。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傅豪希搀扶需要护理的老人

最终的招聘会结果令人大跌眼镜。52名应届毕业,竟然没有一个人选择去养老机构。跟踪这52人的毕业去向,几乎无一例外地都选择了三甲医院等有编制的医疗卫生服务机构。

>>>原因

毕业生:行业发展不成熟 不敢冒险

李菲菲是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护理分院首批养老方向的优秀毕业生之一。毕业前,她同时收到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和一家养老机构抛出的橄榄枝。考虑再三,她还是放弃了养老机构的邀约,选择进入三甲医院从事临床护理工作。
事实上,那家养老机构给李菲菲开出的条件并不差:职位是院长助理,薪资待遇每月6000元到8000元。
当记者问及其中的原因,李菲菲直言当时做出选择时也非常纠结。“综合考虑了很多因素。老年人是个非常特殊的群体,需要有扎实的技术经验去应对,但那个时候我虽然已经具备了养老服务的理念和知识技能,但还是觉得自己的临床实践经验需要提高。另一方面也是非常现实的因素,目前的养老服务业体制机制不够完善,发展也不够成熟,我不敢冒险。”
其实,和李菲菲有一样想法的学生并不在少数,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护理分院的廖梦倩就是其中之一。目前,廖梦倩还在读大三,可是去年她就已经去养老机构实习过。不过,对于毕业以后是要从事养老服务行业还是去三甲医院工作,她还是很迷茫。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傅豪希搀扶需要护理的老人

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护理分院老年服务与管理方向的大四学生乐宇超,是班上为数不多的男生之一。对于择业方向,他说要成为养老护理员,这在同龄人中也显得有些“另类”。“现在养老服务工作大多数是一些年纪较大的阿姨在做,她们中受过系统的科班培训较少,而我们的加入正好可以去‘填空’,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乐宇超表示,他目前正在准备研究生考试,选择的也是养老管理与服务方向,希望毕业后可以在养老服务行业“有所为”。

从业者:大众对行业不认可 社会认同感低

“其实现在很多人还是旧观念,认为‘养老护理’就是去伺候人,觉得养老护理员的工作低人一等。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不去做养老护理员的一个重要原因。”在采访过程中,杭州市第三社会福利院园长助理傅豪希告诉记者,作为95后,她毕业时选择从事养老护理时,就遭到了很多亲戚好友的不理解。“他们常问我,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去学养老专业啊,毕业了也是去‘服侍’老人吧。”
从傅豪希的角度来看,目前,除了养老服务业本身发展不成熟外,还有就是大众对养老服务行业的不认可。家长普遍觉得这个行业的社会认知度不高、薪酬偏低、缺乏上升通道等一系列问题。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傅豪希把老人的脚放到轮椅踏板上

事实上,从傅豪希的从业经历来看,她自认为收获还是蛮大的。她说,她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6点前赶到老人生活区,帮助失智失能的老人洗漱、穿衣;7点是早餐时间,她开始进行送餐服务及协助老人进食;8点开始进行房间保洁,并关注老人们的情况……这样的工作一直要持续到下午6点。身体累的同时,偶尔还要受个委屈:有一次,一位80多岁的老人告诉她,公共活动场所有个蜂窝。等值班人员赶到处理时,老人正恼火地指责着她说,不把老人的话放在心上,不找人第一时间处理。“委屈是有的,但站在老人角度去想,她也是情急之下说气话。”值得欣喜的是,自从那件事后,老人再遇到傅豪希总是会热情地打招呼,不时还会拉着她的手和她唠家常。“相处时间长了之后,爷爷奶奶都把我当成自家人。平时聊天的时候还会操心我的‘婚姻大事’,就和我的家里人一样。”
另外,傅豪希毕业后仅用了2年的时间就进入了管理岗位。2017年毕业时,班上38名毕业生最终选择养老服务行业的不到10人。“我本身学的就是康复治疗技术的老年服务方向,与其去从事其他我不擅长的工作,还是想好好把本专业的事情做好。在这一行业,年轻人很容易‘出挑’的。从实习开始到现在,几乎一线的每个岗位我都待过,这让我可以快速成长,而且晋升机制也很明确,年轻人只要踏实肯干,就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破局

签约入职满5年一次性给予奖励

为推进养老护理人员队伍建设,浙江也想出了不少“招”。比如说,早在2013年,浙江省就出台了《浙江省老年服务与管理类专业毕业学生入职奖补办法》,对老年服务与管理类专业毕业学生进行入职奖补,在签约入职满5年后给予一次性奖补,由省级财政全额承担。
其中,高等院校毕业生中,本科奖补4万元,专科(高职)奖补2.6元;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毕业生奖补2.1万元。有条件的地方,可根据实际需要,适当扩大资助范围,提高补助标准。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全省共“入职奖补”大专以上学生300名,中等职业学校学生1000名。
这个奖补标准还在持续中,计划从2016年到2020年,全省再奖补2500名符合条件的老年服务与管理类专业毕业生。
除了政府,学校也想给养老服务行业注入新鲜力量。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浙江旅游职业学院等高校也陆续开设与养老护理相关的专业。
浙江省老年服务业协会会长徐佳增认为,养老服务业人才的培养,需要政府、社会、学校等多方的共同努力。“对于养老机构来说,定期开展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培训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大多数都只有护理员的岗前培训,但是定期的在岗培训也同样重要。提升了专业技能后,可以进一步畅通基层护理人员的上升通道,明确护理员的职业前景,提高工资待遇来留住人才。”徐佳增告诉记者,不仅是养老机构需要有所动作,高职院校和本科院校也应该积极行动起来,通过与养老机构或者行业协会进行战略合作,共同培养高质量的养老服务人才,发挥榜样力量,从而吸引更多的学生报考养老服务相关专业。

建议设立“护理员节”让从业者有获得感

在采访中,徐佳增还告诉记者,要想突破养老护理员的人才瓶颈,归根到底还是需要全社会人员转变观念。“让这个职业要变得受人尊重、受人认可和受人理解,这就需要加大社会的宣传,营造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氛围。建议通过设置‘护理员节’,让护理员这一行业就像护士一样成为社会广泛关注和认可的一个职业。当然,转变社会观念的话确实还需要很长时间。”
原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护理分院院长陈雪萍长期从事社区护理、养老服务研究。她深感,社会观念转变的不易。她建议,“养老服务行业可以系统地培训师资队伍,以‘师徒制’的方式培训年轻教师,或者让年轻教师到养老机构做院长助理,会有助于学生构建专业身份,从而得到身份认同。”
【77号调查】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丨养老护理员为何不受年轻人待见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77号调查丨怎样管住这帮“炸街”的人
下一篇:77号调查丨避免工程车事故,我们还该做什么?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