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只要有空,杭州易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尚贞涛总会从25楼的办公室向外望,一旁的“泛娱乐小镇”聚集了一大批创业企业,而他公司所在的智慧谷——杭州移动互联网大厦楼下还有两层是尚贞涛和朋友创办的众创空间:汇梦空间。
2017-06-19 12:15:3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丛杨 刘永丽   编辑:王悦丰

“十几年前,大学生创业是个另类的事儿,现在却是一种浪潮。”他指了指楼下,“整幢楼几乎已满员。”
尚贞涛,算得上杭州第一批创业大学生,此后,一批又一批大学生走上了创业路,他们中不乏贫困大学生。据浙江青年创业学院面向全省38所本科院校和46所高职专类院校近万名大学生所做的调查显示,86%的大学生对在校创业持积极态度,40%的大学生有创业创新的想法,有3%的大学生已经踏上创业路。
大学生创业不易,贫困大学生创业更难,资金、人脉、经验全是“槛儿”,“过槛儿”需要极大毅力,否则这“槛儿”就会变成翻不过去的山。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被生活“逼”到了创业路上

上大学之前,尚贞涛是没有想过要创业的,何止创业,很多东西都是他到了杭州后才了解到的——此前,他对于外界的信息多来自于村里的广播,因为家里没有通电。
2001年,尚贞涛从湖北广水的偏远山村来到杭州,原以为学校可以解决助学贷款,自己带的42元钱可以支撑几天,待找到勤工俭学的活儿后生活费就不愁了,没想到刚到学校,就被100元住宿押金难住了。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尚贞涛算得上杭州第一批创业大学生。

“现在想想比电视剧演的都曲折,如果不是被生活逼着,真走不到创业的路上。”尚贞涛说。他贩卖过辅导书,当过办公室助理,最多时做五六份家教。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尚贞涛开始琢磨着创业了。
被“逼”上创业路的不止尚贞涛。在丽水学院读土木工程的大三学生嵇炳华出生在农村,初中时父亲身患癌症,治病花了几十万元,可父亲还是走了。要还债,还要负担生活,压力落在了母亲和姐姐身上。
“上大学了就不能再给家里增添负担了,虽然学校给予家庭困难的学生较多的补助政策,但远远无法缓解家里的债务和生活压力,首要任务是养活自己啊。”嵇炳华说。拿着自己在大学第一学期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2000元,以及假期打工赚取的3200元,嵇炳华开了个淘宝店,当起了掌柜开始卖鞋。

A

创业不易 全是“槛儿”

资金“槛儿”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尚贞涛刚进入浙江理工大学的时候,学校周边还是一片“处女地”,想找个休闲的地方极不容易,尚贞涛和几个朋友琢磨着,建一个专门介绍下沙吃喝玩乐地方的网站,初期的“下沙网”就这样在学校的机房诞生了。
尚贞涛说,那时没有资金、没有经验,学校也不支持,更没有先例可循,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最先遭遇的就是资金问题,创业之初的280元是几个同学一起凑的。”尚贞涛回忆,刚开始还有企业赞助,可一段时间后突然撤资,当初一起创业的小伙伴也陆续退出,最终只剩下包括尚贞涛在内的3个人,要靠着给别人建网站拿到的报酬,来支撑“下沙网”的运营。
因为学校机房有固定的开放时间,为了做网站支撑“下沙网”的开支,他们不得不在学校外租了个小房间,可除去租金再无其他流动资金了,“后来招人的时候,我们也优先招有笔记本电脑的,因为我们自己没电脑。”
贫困大学生创业之初,资金是第一个“槛儿”。时报此前做过一项调查,3成学生对创业的资金筹集表现出了顾虑,贫困生对这方面的担忧更甚。
由于销量的拓宽,急需大量进货,去年七八月,嵇炳华再次遇到资金困难。“能借的同学朋友都借了,班主任知道后,特意拿出10000元给我表示支持。”加上在银行的贷款,嵇炳华当时欠了9万多元外债。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大学生创业者嵇炳华。

同嵇炳华类似,已经从浙江财经大学摄影系毕业的孙文俊出生在安吉农村,家庭贫困的他从小学就开始捡垃圾赚取生活费用。为了赚上大学的钱,高三毕业的那年暑假,孙文俊去了一家餐馆打工。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下午还要给学生补课。那个暑假他还发现了一个商机:画手绘鞋。正是这些,开启了他在大学的创业路。
“资金的短缺,使得很好的项目没有一个优质的办公环境,给成功拉长了距离。”孙文俊坦言。大学时,他曾建立了一个3000会员的“51学士俱乐部”,“人多就需要固定场地,可当时的资金只够租场地,租完场地,市场运作资金及现金流就断了。”孙文俊一摊手,“导致各个环节的问题都出现了,最后俱乐部只能停滞不前。”

B

项目“槛儿”

跟风致同质化现象明显

无论孙文俊、嵇炳华,还是记者采访的其他高校贫困创业生,淘宝店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因为成本小、风险小、门槛低。
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信息技术系教师孙洪敏带过不少创业的学生,她也发现学生的创业项目相对单一,“这与他们的经济环境有关。多数贫困生在选择创业项目时,会担心风险,因此会选择风险小且门槛低的项目,有的是一些热门项目,以为这样的项目可以尽快回收成本。”但如此一来,同质化的现象就比较明显。
这几年3D打印非常火爆,记者调查发现,仅浙江科技学院,同一时期就有三个团队在做3D打印的创业项目,有个性化产品定制,也有3D打印教育培训业务及创客综合服务平台(蚂蚁客)。其中,蚂蚁客是一个利用综合平台的方式,对网站中各类用户(消费者、设计师、3D打印创客等)提供服务。两年后的现在,甚至主创团队中的不少成员都不怎么记得还有“蚂蚁客”这个项目的存在。
“当初就是瞎玩玩的,感受感受创业的氛围,并没有真正在做。”项目负责人之一的冯硕坦言,大学生创业不确定性太多了,当时项目的负责人之一准备出国,还有的负责人选择退出,他自己则开始了另一个项目的创业。
记者采访中发现,大学生创业基本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电商,卖衣服鞋子或生活日用品;公共平台,基于学生用户的痛点,开发一些学生兼职实习就业的公共平台,甚至是考研、考公务员的经验分享平台等。

C

资源“槛儿”

市场经验、创业资源短缺

为什么学生会选择这些领域创业?孙洪敏分析,因为这些项目具备初创资金少的特点,同时也与高校贫困创业生缺乏市场经验和创业资源有关。
没经验,也没人可以咨询,嵇炳华的应对方法是逛论坛,了解相关行业信息。有一次,论坛中消费者的一句话,让嵇炳华得知南京一家店铺正在销售一款当红鞋子,他动了心思。他立即拨打了南京几乎所有鞋子店铺的电话,确定了鞋子的销售店铺,随即连夜坐火车从丽水到杭州,再从杭州转车去了南京。
“如果有机会与同领域上下游的企业多交流的话,我们会少走很多弯路。”嵇炳华感叹地说。
“年轻没什么经验,确实遇到了不少困难。”浙江科技学院大四学生綦鹏团队的创业项目是时下年轻人都爱玩的滑板车,“想做一款与众不同的产品,重量、质量及产品设计都是关键点,可我们都不懂。”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大学生创业者綦鹏。

不懂就问,綦鹏和小伙伴开始了一条向“设计大师”请教的道路,“比如辗转联系到了计量大学一位专攻工业设计的老师,为我们提建议;再比如去各地的工业设计展,在茶歇间隙请教评委老师。”
因为没有经验和资源,创业初期的尚贞涛走过不少弯路,特别是前期小有成绩后,心态膨胀,盲目扩张。尚贞涛说,他们最多的时候搞了十几个项目,做网络的技术男甚至发行过杂志,开过交友俱乐部和广告公司,发现问题关停很多项目后,团队又变得保守,从而又错失了很多机会。
“与普通大学生相比,贫困生因为生活环境问题,所接触到的创业信息或经济规律方面的信息相对薄弱,社会资源也相对更缺乏。”尚贞涛说。
调查也显示,高校贫困大学生创业者对创业帮扶的最大诉求,集中在解决资金与创业导师方面,而创业导师解决的,就是创业过程中资源与经验不足的问题。
也有人这样做:自己没有资源,那就找一个资源丰富的合伙人。
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谢育慧在进行手游项目时,就得到了“合伙人”的鼎力帮助,“是工商学院的一位老师,有资金,也有资源,他更像是创业导师,点破了我们创业路上的很多迷雾,让人如醍醐灌顶。”
然而,并不是每一名创业的贫困大学生都能碰到这样优秀且愿意和你一起奋战的合伙人。

坚持是过“槛儿”的法宝

很多贫困大学生创业者靠它渡过难关 

面对创业中的诸多沟沟坎坎,嵇炳华说韧劲最为可贵,而这种精神头,在不少高校贫困大学生创业者身上尤为可见。
孙文俊也同意这一观点。为了不影响室友,他把自己关在厕所里画手绘鞋。白天在同学间推销,晚上摆地摊卖,慢慢还做起了手绘鞋批发,买了电脑和相机在网上开淘宝店。
嵇炳华同样是大一开始开淘宝店铺,“不懂店铺运营,不懂货源,再加上资金有限,鞋子就那么几双,但仍硬着头皮开始创业了。”嵇炳华说,到现在还记着第一个月一双鞋子都没有卖出去的时候,自己是有多么绝望。当初和他一起创业的小伙伴选择了放弃,而他想起母亲和姐姐,咬牙坚持了下来。
孙文俊的手绘鞋生意同样受到过打击。一些商家为了节约成本自己雇人画鞋,不再向他订货,后来,他连兼职同学的工资也发不出。陆续地,孙文俊还做过旅游代理,结合专业创办了sun99摄影工作室,主要从事大学生毕业摄影工作,可是无论哪个项目,都遭遇重重困难。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孙文俊正在创作。

在所有的一切都成为问题的时候,孙文俊也曾放弃创业,去了一家大公司工作。积累一定经验后,他又重新走上创业路。2011年,他成立了一家名为“杭州小子”的策划公司。摄影、视频制作、乡村风景宣传等,和他大学时的创业项目相关而又有所不同,业务做得相当红火。
“去大公司只是为了学习,是‘曲线救国’,我是不会放弃创业的。”孙文俊说。
孙文俊没有放弃,嵇炳华同样没放弃。“正是贫困带来的这种压力、动力,让我从刚开始的一个月没有卖出去一双鞋,到后来一个月可以卖出七八十双,现在平均一个月能卖出500双了。”嵇炳华说,幸好当初坚持了下来,现在他每个月收入有4万元左右,到下个月就能还清家里所有的债务了。
如今,“下沙网”已成为中国县区级地方门户的典范,2015年,尚贞涛又创立了梦虎网络、汇梦众创空间、创业媒体、汇梦基金等。其中汇梦众创空间也是下沙目前规模最大的众创空间,孵化了30多家创业企业。面对与自己相同的有志创业的高校贫困生,2008年,尚贞涛创办浙江唯一一个“大学生创意集市”,8年间免费给2000名在校大学生提供创新创业摊位,担任创业导师义务演讲500余场,受众5万多人次,现在他已经成为全国创业导师了……

贫困生创业路上的“绊脚石”怎么破 

三个“如果”若变成现实就好了 

在今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对于青年创业目标是这样设定的:创业服务体系更加完善,创业活力明显提升。
而缺少资金、缺少资源、缺少创业经验,难觅“合拍”的搭档,是寒门学子创业路上面临的最现实的“绊脚石”,怎么才能搬开它们?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工作中的嵇炳华。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如果有更多的资金支持

贫困大学生创业遇到的首个“拦路虎”就是资金。
就浙江来说,对于贫困大学生目前相对可行的是免息贷款,能贷款数额在10万元左右,一般3至5年内免息。此外,还有针对贫困大学生的创业补助吗?
“极少有针对在校大学生的,更不用说是贫困大学生的创业资金补助。”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负责指导创业的丁莹莹老师说,众创空间是可以提供给贫困生作为创业基地,但不适合所有项目,有些手工定制方面的创业项目需要门面店。
记者调查发现,贫困大学生创业,技术自己解决,场地找人帮忙,注册公司1000元到3000元不等,项目撑起来约2万元。可2万元对他们来讲也是不小的数字。据了解,有七八成的学生因为钱的问题放弃继续创业。已经从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周怡,现在正经营着黏土工坊,“有几次,仅差几千元钱项目就进行不下去了。”周怡说自己曾不止一次感叹,如果有笔资金可以支援一下自己的创业项目,她会做得更大。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百分百教育中心”负责人、大学生创业者陈文健在工作中。

在丽水学院读小学教育的大三学生陈文健说,大一暑期的一次带队实践课,让他看到了做课外辅导的商机,于是做了一个叫“百分百教育中心”的创业项目。但因为资金的缺乏,陈文健的教育中心规模一直无法扩大。“目前是20多个学生,资金慢慢积累再说吧。”陈文健颇有些无奈,家里实在帮不上忙,还要依靠他创业的资金来反哺。

如果有更多的创业培训

“我羡慕现在的大学生。团委发起的大学生创业联盟让大学生创业者有导师指导,如果我那时有这样的帮助,创业路会好走很多。”尚贞涛所说的创业导师,指的是专门帮助学生扫平创业路障碍的“领路人”,他们或者给学生指点迷津,或者帮助学生们拓展资源。
采访中,不少贫困大学生创业者反映,如果有机会参加一些创业培训,创业路会更好走。
浙江工业大学理学院的代福财是从大三才开始创业的。他瞄上了校园内电动车市场,可面相嫩,电动车厂商不买他的账,好不容易进了货,就遭遇了校园内禁止电动车通行的禁令,绞尽脑汁想了方法打开电动车销路,又由于同行使绊子不得不关了门……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大学生创业者代福财。

“从来都没有过创业培训,我不奢望有导师一对一指导,但就算和他们聊聊天,也能打开我的很多思路,学到很多东西。”代福财直言很期待创业培训,目前的创业是机遇、兴趣,理论都来自于营销书上看来的内容,想让创业路更长远,还得靠系统的培训。
陈文健同样非常留意各类创业培训和讲座,当他听辅导员说有一个去外地学习培训的机会,第一时间就报名了。这一次培训,陈文健专门跑去义乌工商学院学习,这次关于互联网电商的培训和他创业的教育项目看似不相关,却深深影响了他的创业观。直到现在,他依然记得那次培训课上,老师告诉他创业最重要的是实干精神,要学会实践。陈文健说,此后他的创业心态平和了不少,“只要尽力就好。”陈文健用“志存高远、脚踏实地”来给自己加油鼓劲。
杭州市十佳创业导师、三赢公司总经理王莉说,想创业的大学生对专业的创业课程非常渴望,“而且他们对于培训内容有着特殊的要求,比如说PPT怎么做、如何和投资人沟通、招募什么样的合伙人。”王莉表示,创业大学生不喜欢枯燥的理论讲解,他们需要的是有实操经验的前辈。
同为大学生就业创业导师的余群建坦言,曾在关于创业模式的培训中看到贫困大学生的局限所在,“创业更需要的是有好的商业模式,创业项目要有核心竞争力。”但碍于自身视野局限、经历欠缺,不少贫困大学生的创业其实是在做无用功。“这一点,让人觉得很可惜。”他说。

如果有更多的锻炼机会

调查显示,浙江大学生创业成功率仅2%-5%,而贫困大学生创业失败后,资金、机会成本带来的损失,使他们的挫败感更甚。
“真正到开始走上创业路了,才发现创业并不是简单的将想法变成项目,它还会遭遇合同、财务、法务等一系列问题。现实远比梦想骨感多了。”一名创业失败了的大学生这样说。
在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校园里有一隅,里面有不少“公司”,每天都有学生们上班“打卡”——他们并不是在勤工俭学,而是在进行模拟实训,提前进入“职业模式”。创业学院负责人介绍,学生在综合专业实训中,会涉及企业管理、营销、生产计划、仓储、采购、人力等方面,还要“竞选”出任CEO。围绕着“公司”事务,学生们还会接触“工商”“国税”“地税”“社保”“海关”“银行”“会计师事务所”等。
学生们通过角色扮演、情景模拟、岗位实操、教师指导等,会对岗位职责和市场竞争有更实际的锻炼和认识。在企业运营中,学生们会接触市场,会与管理部门互动,会有团队意识,使知识得到更好的应用,“学校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提升学生的实践能力。”
东方学院这样的模式在省内并不多见。据了解,来自全国的500多家创业学院都前来观摩过。
“这样系统的训练从没有经历过。”已离开创业团队的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谢育慧说,如果当初有这样的见习机会,就会将创业过程中面临的难题提前演练,学会抵御,大大增加创业成功率。
浙江大学有一家特殊的咖啡馆,叫紫牛公社咖啡馆,这里的服务员都是想要创业的学生,消费者也是想要创业或正在创业的大学生。
“这是一个平台,给创业者更多锻炼机会的平台。”紫牛公社创始人周杰说,做了多年创业辅导的她深知大学生创业的“力不从心”,“他们缺乏启动资金,缺乏人脉,还缺经验、缺小伙伴等。”紫牛公社经常举办各类创业沙龙,给创业者提供创业投资人对接、寻找志趣相投合伙人的机会。
不少创业者在创业之前,会来咖啡馆兼职或全职一段时间,积累经验,同时思考清楚为什么要创业,如果碰到好的项目,还可以加入团队一起创业。
而这样的锻炼机会显然并不多……

【77号调查】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77号调查|贫困大学生创业困难咋那么多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贫困大学生 创业

上一篇:77号调查|关爱留守儿童,各校有着“十八般武艺”
下一篇:77号调查|西湖夜巡人:偷钓现象越来越少,这是最让我们欣慰的!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