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近段时间,杭州市江干区滨江·凯旋门小区居民有些郁闷:因为广场舞,小区居民和跳广场舞的大伯大妈发生了口角。
2018-08-20 08:51:46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胡倩 张鹏 徐玲玲 周一豪   编辑:王悦丰

在杭州,关于广场舞扰民引发的投诉并不鲜见,但与此同时,大伯大妈们也确实有锻炼、娱乐的需求。那么是否有既能满足广场舞爱好者的需求,又不打扰到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可以兼顾双方需求的办法呢?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广场舞扰民,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因为广场舞居民和跳舞人群发生过口角

李女士是滨江·凯旋门小区的业主,前段时间,她拨打了时报热线电话反映了这样一件事,“我们小区门口有个小广场,每天晚上6点半大伯大妈们开始跳广场舞,声音很响,我门窗都关得严严的仍听得见,感觉生活质量都下降了。”
李女士表示,来小广场跳广场舞的不只有小区居民,还有很多周边的住户。她郁闷地说,这种情况已持续了3年多,广场舞一般9点之前会结束,但偶尔也会持续到晚上10点多,“蛮多居民都有意见,之前双方还发生过口角。”

接投诉后

物业派保安到广场执勤劝阻跳舞

8月9日晚上6点多,记者来到滨江·凯旋门小区。李女士所说的小广场位于小区西北面,约有200平方米。不过记者现场并没有看到跳广场舞的人群,而是十多名保安正站在广场上执勤。
一名居民告诉记者,这些保安是物业派来的,在这里劝阻跳舞的大伯大妈换到别处跳,“总之,现在这个广场暂时不让跳了。”
记者从凯旋门小区所属的人民社区了解到,经过物业、社区和派出所为期一周左右的管理,这处小广场暂时不让跳广场舞了,原本跳舞的人转移到马路对面的公园或自己寻找其他地方跳。
记者采访了几位居民,有些对于这样的处理方式表示支持,业主王先生说:“他们跳舞时喇叭的声音真的很吵,我住在25楼都听得一清二楚。”
作为母亲的陶女士则表示,小区内有很多上学的孩子,因为跳舞的时间刚好和孩子写作业的时间重合,会影响孩子学习。
也有一些大伯大妈觉得有些欠妥,“关于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啊。声音大的话可以关小一点;如果影响他们休息,我们也可以提早时间,比如规定晚上7点到8点半这段时间跳舞。我们小区在市中心,跳舞的人这么多,要找到一个足够大的场地并不容易。”

关于广场舞扰民的投诉

不是个案

滨江·凯旋门小区遇到的关于广场舞的投诉并不是一个个案。据不完全统计,从7月17日至8月16日,12345市长热线至少接到了9起相关投诉,大多反映广场舞声音太大,影响正常的休息和学习。
滨江区缤纷东苑小区的林女士投诉说,她所住的8幢附近早晚都有跳广场舞的人,因为跳舞时音响声音过大常在早上吵醒她。“我向市长热线反映后,现在早上已经没有继续跳广场舞了。”林女士对事情的处理结果表示很满意。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江干区滨江·凯旋门小区外广场上,物业派保安执勤劝阻跳舞。

和林女士一样,市民吴先生也对广场舞感到头疼。他反映因为有三队同时跳,而且相互较劲,导致声音越放越响。他无奈地说:“我们反映这个情况好多次了,社区也没办法,去劝的时候他们把声音关小,人走了之后声音又大起来。治标不治本啊。”
广场舞大妈:找个地方享受属于自己的两三小时真那么难?

只是想跳舞锻炼身体,

怎么就被“妖魔化”了

上城区望江新园一园东北方向的映霞街,是周边小区住户跳广场舞的主要地点。近日记者来到映霞街,晚上7点多,就已经有4支队伍共60多人在马路边跳舞了。
70岁左右的俞家两姐妹有五六年的跳广场舞经历,她们说每天这样出来跳跳舞,锻炼锻炼身体很好。所以当看到这边有人跳舞就加入了进来。边上几个大妈也纷纷表示,大家一起跳舞就是为了锻炼身体,图个开心,没有固定的人数,也没想过要参加相关的比赛。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上城区望江新园小区外,大妈们在路边跳广场舞。

这些广场舞队伍都是大妈们自发组织起来的,没有专业的指导人员,记性比较好、跳得也比较好的阿姨就成了领舞老师,由她带着大家一起跳。
记者询问大妈们是否知道一些市民认为广场舞扰民时,她们感觉有些无奈和委屈,“用时髦一点的词说,就是有一些被‘妖魔化’了。”

“广场舞其实也是我们老年人的社交”

63岁的陈阿姨是湖北人,女儿和女婿在杭州打拼,去年女儿生了娃,为了帮女儿带孩子来到了杭州。“刚来的时候谁也不认识,没人可以说话。后来跳广场舞,认识不少伙伴,才感觉没有那么孤单。”陈阿姨说,这里跳广场舞的老人,不少都不和子女一起居住,“跳广场舞,一方面是锻炼身体,另一方面也是我们老年人的社交。”
陈阿姨说,其实她们也知道一些年轻人对广场舞有看法,所以也会进行自我控制,“中考、高考期间我们是不跳的,让孩子们可以好好考试。有时候学新舞蹈会跳得久一点,但最迟也不会超过晚上8点半。”
她说:“我们这帮人谁没有儿孙?我们也知道年轻人、孩子们希望有个安静的生活学习环境。我们只是希望,能有个地方让我们每天也能享受属于自己的两三个小时。”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滨江区缤纷东苑小区外的空地上,居民在跳广场舞。

跳广场舞金钱投入少且能找到归属感

那么,更多市民是怎么看广场舞的?记者通过微信群、微信朋友圈发放问卷,共回收有效问卷40份。接受此次问卷调查的市民基本在45~65岁,有45%的人表示跳广场舞,均为女性,其中已接触三年以上的有12人;半数以上的人表示跳舞时接受临时义务人员指导,每月花费在广场舞上的钱少于10元。
跳广场舞的多为中老年人,他们对于健身的需求大,而广场舞需要的金钱投入相对较少,这符合他们保守节俭的消费特征。就像大多跳广场舞的大妈说的,能在一起跳舞健身很开心,这也反映了中老年人渴望通过集体跳舞的形式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来丰富晚年生活。

反感广场舞的市民主要反对的是什么

记者也在杭州街头随机采访了50位平时不跳广场舞的市民,询问其对跳广场舞的态度,其中26人表示支持,16人表示中立,8人持反对态度。多数人认为广场舞音乐对周边居民有轻微影响,认为“影响很大”的人数与“基本不影响”的人数基本持平。
多数支持者认为跳广场舞能锻炼身体,只要不妨碍到别人,是很不错的选择。中立的人则表示无所谓,对自身并没有什么影响。反对者对大妈们跳广场舞本身没有异议,只是希望能适当降低音量,晚上不要跳到太晚。

面对广场舞纠纷,解决起来为何问题那么多

社区:曾接到不少投诉但处理难度大

望江新园小区共有三园,住户多,对广场舞的需求相对较大。那么,社区是否建有相关设施,来满足居民休闲娱乐的需求呢?
上城区望江街道大通桥社区工作人员小叶说:“关于广场舞的事情,近年来我们至少接到了五六起投诉,工作人员去调解过,警察也来处理过,但效果并不好。”
那社区是否考虑过为广场舞安排固定的场所呢?“社区有相应的公共场地,比如始版桥花园,但他们嫌路远不愿意过去。而室内活动场所我们暂时没有。”小叶说,“其实每周二上午,社区有给老年人安排唱歌跳舞的活动,但跳广场舞的那些人也不愿意来。”

学者:

不能把广场舞当作一个“问题”

一方面,大伯大妈们有通过广场舞社交、锻炼的需求;另一方面,其他市民也有享受安静生活的权利;在广场舞引发的矛盾处理上,似乎一时间难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这个问题真的无解吗?
杭州师范大学政治与社会学院教授赵定东认为,首先不能把广场舞当作一个“问题”来看待,而是需要引导和进一步完善,在不激发矛盾的情况下,以协商、管理等方式加以解决。
赵教授从音量和场地方面,提出了三点建设性意见:首先,“化整为零”,把一起跳舞的人数控制在10人左右,不要几十人甚至上百人都在一处跳舞,“人数越多,为了让每个人都听见,音乐声就越大,就难免扰民了。”
其次,新建的社区应该规划出特定场地,满足居民跳广场舞以及其他的锻炼需求。
此外,还可以充分利用单位的停车场。在小区周边的企业、单位可以在下班后,拿出停车场供附近居民跳舞,并配相关人员管理。

这三种做法已见成效,其他小区能否借鉴

广场舞引发的矛盾在杭州不少小区都出现过,有的社区已经迈出了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西湖区西溪街道溪畔社区
从场所入手解决 充分利用社区会议室和小区地下室
西湖区西溪街道溪畔社区就出现过和广场舞有关的投诉,社区从场所入手,充分利用会议室和地下室,解决了跳舞者和居民之间的矛盾。
针对小区住户中十余个跳广场舞的居民,“社区特地腾出了会议室。反正会议室晚上也空着,我们就把桌椅都移开空出场地给她们。现在每天晚上6点半到8点她们都可以来跳舞。我们给她们的队长配了钥匙,值班人员有事外出时,她们也会打扫好卫生、锁好门再走。”社区工作人员范青云介绍。
  社区有十多个保姆阿姨会利用休息时间来到广场上跳舞,被投诉后社区跟物业沟通,让她们在篮球场没人打球的时段过去跳舞。范青云说:“她们一般是春秋季的下午跳,现在因为天气热就不在篮球场跳了,前段时间阿姨们自己跟物业商量后,转移去了1号楼地下室跳。”据了解,该处是一个闲置的地下车库,平时进出车辆很少,卫生环境也不错。阿姨们每天午后两点跳一个多小时的舞,没有什么安全隐患,也不会影响其他居民休息。
○江干区闸弄口街道闻皇庙社区
从声音的源头来解决 与派出所联合,有高噪声就没收音响
江干区闸弄口街道闻皇庙社区则与派出所联合,从声音的源头——高音音响着手处理广场舞问题。
该社区附近有个雷锋公园,早晚都有人跳广场舞,人数最多的时候超过一百人,七八支队伍跳舞时产生很大噪声,使得投诉不断。“社区去年也约谈过广场舞队长,但是效果不佳。”社区工作人员小任说,“今年初投诉也很多,我们就决定要下狠心整治。”
今年5月起,社区联合街道派出所再次约谈了几名广场舞队长,并根据《杭州市环境噪声管理条例》中第三十五条规定,以温馨提示的形式,告知跳广场舞不能携带发出高噪声的音响器材进公园,有人举报就没收。小任说:“一开始也没有人当回事,派出所的便衣民警先去现场取证,接到投诉后就直接没收了两只音响。此后他们跳舞时就会有意识地控制音量了,接到的投诉也少了。”
现在,一支广场舞巡逻队还会不定时前往现场查看,劝阻后不配合的人就直接由派出所约谈。
○江干区闸弄口街道红梅社区
社区义务平安巡逻员 坚持管理广场舞噪声七八年,投诉没了
也有人通过义务劝解,基本实现了广场舞的“零投诉”。
闸弄口街道红梅社区的沈阿姨是社区义务平安巡逻员。七八年来,她坚持管理社区的广场舞噪声问题,每天晚饭后都会到公园转一圈,声音过响就会上前规劝。在她的管理下,社区基本没有关于广场舞的投诉了。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江干区红梅社区,在社区义务平安巡逻员坚持劝解下,基本实现了广场舞“零投诉”。

沈阿姨告诉记者:“起初也有不理解的声音,会问我收了多少钱,干吗老是去被人骂呢?我坚持管了两三年,大家就对我很信服了。现在也愿意听我的建议,投诉的电话也一个都没有了。”
谈及沈阿姨的管理秘诀,不外乎两点:一、人多的时候比较难沟通,就重点找跳舞的带头人谈话;二、日复一日地坚持劝导。

【77号调查】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77号调查丨广场舞纠纷,该怎样解题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调查 广场舞

上一篇:敲门行动丨77岁老人每天去敬老院照顾中风老伴,消防官兵上门帮他排除安全隐患
下一篇:77号调查丨改善学生身体素质,浙江高校绞尽脑汁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