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近日,台湾歌手魏如萱在某社交平台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自曝小学时曾遭大楼管理员袭胸,引发了“粉丝”的热烈讨论。这不是个例。由于对性知识的不了解,自身防护不到位,青少年遭遇猥亵甚至性侵的事情时有发生。采访中,杭州一名护士告诉记者,一名16岁的女孩约半年内流产了3次;一名性教育志愿者说,她做讲座的过程中发现,有的女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遭遇了性侵……
2019-05-14 14:02:49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骆阳 黄成宇   编辑:孟泓颖

“中国99%的成人都是性盲”,性学教授彭晓辉说。他所谓的“性盲”,就是没有在学校系统学习过性学知识的人。他认为,许多悲剧就是“性盲”造成的。
性教育,在如今的社会已不是说不说的事,而是不得不说的事,专家表示,性教育应该从小开始。那么,现今杭州青少年的性教育情况如何,时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调查

多数学生上网“自学” 性知识,一个高中班38名学生中,至少35人看过和“性” 有关的小说或视频

◆数据

2018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表述为多人受害但没写具体人数的按3人计算)。
2013年至2017年:媒体每年公开报道的14岁以下儿童被性侵案例分别是125起、503起、340起、433起、378起。
根据国际惯例预计,每一次曝光的儿童性侵背后,起码还有7起未得到曝光的案件。
在2018年的750名受害人中,14岁以下的比例为80%,年龄最小的为3岁。
细分年龄段来看,7岁(不含)以下占比21.33%,7岁~12岁(不含)占比26.80%,12岁~14岁(不含)占比31.87%,14岁~18岁(不含)占比10.40%,另有9.60%的受害人表述为“未成年人”或“儿童”。
被性侵孩子中,7岁~14岁占比58.67%,说明了儿童自我保护基本知识、防范意识和能力并未随年龄同步增长,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同样迫切需要加强防范教育。
数据来源: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网络图,图文无关

性教育缺失,16岁女孩约半年内堕胎三次

在青少年中,由于性教育的缺乏,对性知识的不了解,自身防护不到位,遭遇猥亵(性侵)且造成一定后果的事情时有发生。
邓月月,是杭州市妇产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在她的印象中,仅去年她就接诊了三四例未成年人怀孕的情况。邓月月说,之前她接诊的一个案例,17岁的女儿和母亲一起来的医院,说肚子痛,检查后发现,这个孩子腹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生命,而且即将出生了。
“当时她母亲一脸不可思议,还说我们检查有问题,当我们把婴儿从产房抱出来给她看时,她傻眼了。”邓月月说,造成这样的情况,性教育的缺乏是其中一点。
浙江省青春医院护士李双双透露,一位同行告诉她,有一个16岁的女孩在约半年内去他们医院堕了三次胎……
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不知情的有,知情且淡定的也有。“我之前遇到过有一个高职学生怀孕的,陪她来医院的是3个同班女生,她们都知道要流产,而且通知了父母过来签字。”邓月月说,这样也属于缺乏性知识,她们根本不知道这样一次流产,会给她们终身带来多少伤害。
萧山区检察院也遇到过这样一起案件。2017年,一名男子带着一个女童到杭州一家大医院就诊,女童下身血流不止。男子自称是孩子父亲,女童玩耍时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在此之前的几个小时,他们先后去了杭州两家民营医院,因无法手术而转院。在对女童检查后,杭州这家大医院的医生怀疑女童的伤系性侵所致,当即报警。这名性侵女童长达一年之久的男子终落法网。
前些天,在杭州天成教育集团开展的一堂家长课堂上,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介绍了一起案例。16岁女孩小美是一名网络女主播,后经人介绍到一个名为“美少女”的平台做直播,并经介绍人的唆使和引诱,拍摄和上传淫秽视频。此后,通过网罗平台的观众组建了一个专门分享此类视频的QQ群,通过收费下载观看,群内人员达100余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这不仅是因为她的法律意识淡薄,性教育缺失也是很大一方面。”江干区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说。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网络图

学校?家庭?青少年的性教育该由谁来开展

性教育缺失并非现在才有。“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啊?”时隔数十年,再问这个问题,答案并没有“新”到哪儿去。
“我从哪儿来”这个问题

不少家长拒绝让孩子回答

性教育缺失,并非现在才有。“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啊?”很多人小时候都会问这个问题,而爸爸妈妈总是含糊地回答“从垃圾箱里捡来的”“别人家里领来的”。时隔数十年,再问这个问题,答案并没有“新”到哪儿去。
“我是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在下城区一所培训机构门口,读三年级的张同学回答了记者关于他“来源”的提问,而在此之前,已经有4名小朋友回答“不知道”,或家长拒绝让孩子回答这个问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这个问题遭到了很多家长的质疑,即使记者先行和家长沟通,得到的往往也是一种质疑的眼神。
记者向41个小朋友提出问题,只有27个做出了回答。

有家长试着上网查询当“老师”

“但不知道教得对不对”

“出生的秘密”就像是灵魂拷问,那么基本的生理卫生常识孩子们知道得多吗?一名五年级的女生家长说,孩子的初次月经常识就是她来讲的,她提出疑问:那么男女差别,再往后的性教育也要自己来讲吗?
记者也设计了诸如“首次遗精或首次月经是否有心理准备”“你知道避孕的方法吗”“面对异性的性骚扰,你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吗”“如何看待朦胧的恋情”等问题,分别向小学生、初中生提问,但大多学生都笑笑跑开,只有极个别会回答,但答案差强人意。
“我和他爸爸之前也讨论过这个话题。孩子还小,要不要有性教育是一方面,怎么教才是关键。”张同学的妈妈说,她和其他同学的家长讨论过这个问题,年轻一点的家长在日常生活中会给孩子讲一些,长辈带孩子的时候是不会讨论性话题的。此外,她还询问了孩子的老师,得到的答复却是让她自己去网上看其他家长发的经验帖子,“我还真的是用了网上的一些回答,但我也不知道教得对不对。”
从事医药行业的黄女士,每天会接触各种药品,当然也包括避孕套、验孕棒等东西,但在谈到儿子的性教育时,她却这样说,“这方面的内容还是由学校老师来讲比较合适,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又怕他会误解,思想上变得早熟,起了反作用。”

学校谈及青少年性教育有些敏感

会在高年级段开展青春期教育课

家长不会教,那么学校呢?记者联系了近十所小学,但一提到青少年性教育这个话题,不少学校都有些敏感。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杭州目前还没有统一的性教育教材,大部分学校也没有专门的性教育教材。
“我们学校目前没有统一的相关教材,但有一门课程叫做‘健康成长’,针对的是高年级小学生,里面涵盖了部分性教育,融合在青春期教育中。”文澜实验学校副校长戚红丹介绍,很多学校会在高年级段设置青春期教育的讲座,会请医生家长来年级集中上课,不过男女生是分别上课的,一般只讲生理卫生方面的内容,其他方面的教育则由老师进行。
同样的,在育才外国语学校,每个学期都会开展一堂类似的青春期教育课,请外面的老师授课,讲述较为粗浅的青春期的一些变化。“我们到六年级会对孩子强化两性的概念,然后请家长也来上课,让他们在家里教孩子一些知识。”学校心理健康站站长于李丽介绍,除了这样的大课,学校也有心理健康课及道德与法治课会涉猎到部分青少年性教育,由班主任来讲。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网络图

“无法确定尺度,也不够专业”

大多学校没有专门的性教育教材

“之所以没有专门的性教育教材,是因为很难编纂。我们无法确定尺度,也不够专业,我们也在讨论中高年级学生是否需要一本专业的教材。”于李丽说。
“对我们校方来说,高年级可以适当进行性教育。国家层面虽然提出要进行青春期教育,但不是指小学阶段,小学低段应该更加侧重于生命教育。”戚红丹解释。
戚红丹同时表示:“老师来授课可能在专业性上有一定的优势,但没办法照顾到每一个个体。小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还是父母更了解孩子一些,在不同的场景都可以灌输给孩子相关知识。”戚红丹还表示,性教育不仅需要家庭和学校,也需要社会公益机构共同努力。

38名学生中至少35人

看过和“性”有关的小说或视频

都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现实中各方对青少年的性教育却始终“薄弱”,孩子的性知识多是从网上“自学”来的,也因此带来重重问题。
“老师课上讲的我都知道一些,但没那么专业,很多词汇什么的我都第一次听到,后来我还上网百度了一下,知道了不少‘秘密’。”某小学六年级的章同学“大方”地和记者分享自己的感受。他说,不理解什么是性教育,但知道青春期的一些知识,例如男孩子长胡须、有喉结,女孩子某些部位会变大等。但即使章同学很“大方”,也不愿意将某些词汇说出口,“那不好意思说,被我老妈知道会骂的。”
像章同学这样的情况有很多,不少小学生、初中生面对记者关于“你知道避孕的方法吗”“你如何看待朦胧的恋情”等问题,都说“知道”,因为“网上说……”
记者问询的一个高中班级里,38名学生,至少35个,不管是男生、女生,害羞的、开朗的,都表示看过和“性”有关的小说或视频。“我们班的情况绝不是偶然,其实现在的高中生大部分至少是理论上的‘老司机’了。”一名高中老师说。
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洪吉智表示,“现今社会是信息高速流通的时代,孩子从家长、学校处得不到想知道的性知识,就会通过不同渠道去了解,比如黄色网站、小说、电影、杂志等。”
记者打开网站,以“青春期”“性”等为关键字检索,得到的图片或文字大多露骨、充满挑逗性,通过这些途径获取的性知识科不科学有待商榷,“有可能就会导致孩子走入性方面的误区,产生很多不可预料的后果。”洪吉智说。
都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在学校中,性教育却始终处于“薄弱地位”,甚至被忽略不计,孩子的性知识多是“自学”的,通过这种“偏暗”的方式接受的性教育,自然不会真正“成才”,因此问题重重。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性教育不仅是对学生,也要对家长

很多专家认为,性教育应当从0岁开始,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可讲述不同层次的知识,循序渐进,形成一个系统的教育流程。
2017年发布的《中国儿童青少年健康状况白皮书》中显示,在中国4.5亿儿童青少年当中,累计超过20%存在性早熟、性发育延迟、性功能失调或低下、生育能力下降等问题。专家认为这个和性教育的缺乏存在联系,很多孩子不知道自己身体变化的异状,很多家长也无法辨别孩子的身体变化是否正常。
在中国医师协会青春期健康与医学专业委员会和医师报2017年联合发起的66619份“中国儿童青少年健康状况社会深度调查”中,84.09%的家长关心和特别关心孩子的身心变化,但每半年至一年在专业医院做一次身心健康体检者仅占23.57%,在医院监测性发育的仅占14.63%。不知道男孩睾丸发育大小的家长占69.81%,男孩性早熟+性发育延迟超过12.34%;不知道女孩是否乳房发育的家长占29.59%,女孩性早熟+性发育延迟超过24.82%。超过35.39%的孩子情绪不稳定、超过32.98%的孩子有异常行为问题;不知道孩子是否有行为问题的占54.42%。
为此,很多人将矛头指向了学校,或者说将性教育的重担放在了学校身上,认为学校应该开展性教育,不仅对学生,也要对家长。

青春期男女生最想了解的方面

70.67%的女生和57.81%的男生表示最渴望了解青春期心理发展知识(平均为64.24%)
其他依次为异性交往的礼仪和方法(49.88%)、性生理知识(42.26%)、性对人生的意义(29.75%)、什么是爱情(27.42%)、处理性欲的知识和方法(20.15%)、人类的性与动物性的不同(16.09%)、性交知识(14.93%)、性病知识(14.93%)、避孕知识(10.99%)。
在上述10个方面的数据中,男生表示认同的比例除第一项低于女生外,其余9项均高于女生。以避孕知识为例,男生表示想知道的为12.39%,而女生仅为9.58%。对性交知识上的反差更为显著,只有9.36%的女生想知道,男生则高达20.50%。

学校开展性教育,难点在哪儿?

家长认为性教育责任应在学校,可不少学校大呼问题太多

家长任其无师自通,学校老师避而不谈,是很久以来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的普遍现象。在家庭和学校的联合“封锁”下,很多青少年的性知识来源于色情网站、限制级影像等,这都大大造成了青少年不健康心理、性犯罪等社会问题的形成。
“我们教的,孩子不一定听得进去,再说我们教的也不一定准确啊。”采访中,不少家长认为性教育责任应该在学校。可很多学校也大呼困难,“我们也面临很多问题啊”。

缺教材,缺教师

学校说社会没给足够的宽容

“性教育说起来不简单,实际操作中更是千难万难。”一名公办小学校长说,受限于观念、师资、投入等诸多因素的影响,青少年性教育开展情况并不乐观,对于性教育,学校、家长如何形成共识是个难点。不作为升学考试科目,自然不会被重视,况且还面临着缺教材、缺教师问题。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长期以来,性教育怎么讲是困扰教育者的一道难题,讲轻了无效,讲重了担心诱发孩子越轨。“我国开展性教育起步较晚,尚未建立系统的、完善的社会性教育体系。”该校长表示,由于相关师资力量不足,教材、教具很少,实际教学中也只讲点性生理卫生知识,进行性道德、伦理教育的很少。
“这个社会还没有足够的宽容,怎么做都会被质疑,有风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不做就是对的。这不能不说是教育上的悲哀。”该校长坦言。
“专家们说性教育应从0岁就开始,那么,是不是每个孩子在进入小学的时候就该有差不多的性教育底子?我们在低年级开展性教育课程是否符合每一个孩子的需要?这里面的问题谁来解决?”该校长表示,从他的调查来看,现今杭州很多性教育的启蒙工作还没做好。

幼儿性教育基本在“认识身体”上

“讲得太深家长不会认同”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所幼儿园,发现现在的幼儿性教育基本融合在“认识自己的身体”上,大多幼儿园或借助有关身体教育的绘本,告诉孩子自己是怎么来的,男女的不同以及哪些地方不能碰等。
“幼儿园的‘认识自己的身体’一般只涉及大器官,比如头、手、脚、眼睛、嘴巴等,基本不会涉及性器官。我们也不会特意做性教育的主题,只是在平时上课,或者涉及到相关绘本时提一下。”拱墅区一家幼儿园的园长说。
“幼儿时期是个体性别认知发展的关键期。人们生来就具有性的差别和要求,我们发现,不论男孩女孩都很好奇看对方上厕所,他们对两性问题表现出的早熟倾向引起了我们的关注。”杭州市笕新第二幼儿园的漆老师说,尽管目前杭州的幼儿园基本都实现男女分厕了,但依旧担心孩子的好奇会影响他们对性的理解。
“这个阶段的孩子在认知上还比较粗浅,我们讲得太深,家长也不会认同的。”漆老师解释,很多家长都支持幼儿园开这样的课,但对教育的程度很关心。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杭州有小学在探索

反对的家长虽少造成的阻碍很大

小学低年级的性教育也是很多家长关注的重点,但真正开展相关课程教育的学校在杭州少之又少。“没人敢承担责任,怕出错,花的精力也太大……”这是很多杭州小学老师对性教育课程的共同看法。
当然,杭州也有先行者。滨文小学有一门叫“绘守童贞”的课程。开发前,学校课程组老师曾对学校低年级段的9名老师及296名家长做了调查,有80.66%的人觉得有必要从一年级就将性教育纳入课程,课程的教育程度也备受大家关注。
“我们研究了目前国内北京、广州等一些学校的性教育课程及教材,但通过仔细比较、分析,发现现有教材不大符合我们对于这个课程的实施设想。”参与该课程开发的滨文小学老师蒋梦婷展示了《珍爱生命》《成长与性》这两本教材,里面的图片清晰地显示了生殖器官,部分词汇让人“面红耳赤”,“这里面的很多知识是从成年人角度出发的,没有考虑到孩子的接受能力,我们决定重新编排教材。”
“性教育能否进入学校,能否作为一门课程得到支持,学校领导起到了重要作用。”蒋梦婷直言不讳,尽管有八成以上家长认同,但恰恰是剩下的家长起到了关键性的“阻碍”作用。
“所以我们也是以选修课来开展的,很多家长会让孩子选择奥数、英语、网球等课程,认为那些更‘重要’。”蒋梦婷坦言,这门课程还在探索阶段,如何普及或完善还是未知数。

初中才有的相关知识进小学

大多以讲座开展性教育

从记者的调查情况来看,大多小学以讲座的形式展开部分性教育,而且多针对高年级段。“现在小孩子发育得早,很多知识其实在初中课本里才有,我们提前拿来让他们了解一下。”一名公办小学老师说。
的确,在初一(七年级)下册的科学教材里,第一节讲的就是《生命的诞生》,包括性器官的具体描述;第二节的《走向成熟》里,也有关于青春期的详细描述。“科学课上会学到,我们心理健康课上也会学到。”杭州天成教育集团浜河校区八年级的李同学说,他就是从书上学习了理论知识,当然之前也有所了解。“我们男孩子看小说,有时会看到一些。”李同学小声地说。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杭州市天成教育集团八年级男生在参加青春期教育讲座。

杭州市天成教育集团的生源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性知识上更为缺乏一些,他们的长辈基本不会与孩子谈论性方面的话题。“就我所了解到的,孩子们很多从网上获取一些性知识,性质参差不齐,有好有坏。”该校七年级语文老师董玉洁兼任学校的心理老师。她说,学校为此每年在八年级开展青春期教育讲座,男女分开授课,就是为了让孩子对青春期有一个更好的认识。

●记者观察

青春期教育讲座

虽受欢迎但教授的内容有限

上周五,记者参加了董老师主讲的“男子汉,你好”——男生青春期教育讲座,在场的150多名八年级男生都对这堂课相当感兴趣。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其中有一个环节,是让同学们写下关于“青春期”第一个想到的词。由于是匿名形式,孩子们大胆袒露了想法。早恋、想入非非……很多记者想不到的词都在他们笔下出现。
“现在网络发达,很多东西我都第一次知道。”董玉洁很担心,她觉得这群孩子在网上过早接触不良内容,会导致他们产生一些不良后果。“所以我觉得青春期的讲座对于初中阶段的孩子很有必要,让他们不要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到羞涩,也不要对性产生过多的向往。”
讲座中,董玉洁特地讲了艾滋病这个话题,通过小游戏向孩子们讲述艾滋病传播的可怕,告诉孩子们目前不发生性行为是最安全的,一旦发生,要全程正确使用安全套。“上周我给女孩子上课,侧重点在于教她们如何保护自己;而对男孩子则是告诫他们不要冲动,要考虑后果。”
“我当然不指望一堂讲座就能让孩子懂很多,毕竟能传授的性知识有限。”董玉洁说。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关于“青春期”,学生们写下第一个想到的词。

学校邀请讲课却提了个“错误”的条件 

性教育路上,她们遭遇很多尴尬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从事性知识教育相关的工作,很多时候会遭到他人的冷嘲热讽,连在学校教生理课的老师,也可能遇到其他老师调侃地称其“性专家”的问题。
李双双和陶剑丽是来自浙江的性教育讲师,两人在进行性知识教育的路上均遭遇过很多尴尬,有时候连课都还没开始上就结束了。

家庭教育造成孩子对性有误解

三年级就会捂着眼睛说“恶心”

孩子对性的误解,给性教育工作者在传授相关知识的时候带来了一些麻烦。
“太不好意思了,我不敢看!”当陶剑丽的幻灯片里跳出一张卡通男性生理图的时候,一个小男生慌忙拿起桌上的一张纸挡住了眼睛。事实上,孩子越小越没有性羞耻。“我在幼儿园讲过课,他们对生殖器的名称很坦然,会大声朗读出阴茎、阴道等词汇,而一些小学生就会捂着脸说‘好恶心啊’,因此性教育越早越好。”陶剑丽说。
李双双认为,孩子觉得羞耻是外界造成的,“阴茎跟我们的胳膊、眼睛、鼻子一样,都是人体的器官,只是分工不同罢了。一般三年级以上的学生,看到生殖器的图片会说恶心,是因社会、家庭的教育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对性的误解。”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学校请她来讲课

却提了个“错误”的条件

没有统一的教材,没有专业的老师,学校性教育的开展也有自身的难处,因此很多学校会请专业的性教育讲师来授课。“曾经有个学校邀我给中学生讲课,但有个要求,男生女生分开上。我们在这一点上没有达成一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李双双有些无奈地说,这本身就是个错误的性教育方式。
这样的情况很常见,陶剑丽最近接到了一个青春期讲座的邀约就是只针对男生,“女生的部分,他们学校的女老师已经讲完了。”
这也表明一部分老师自身的性羞耻尚未破除。陶剑丽说:“在谈论生殖器的名称时,很多学校的老师会用‘小弟弟’‘小妹妹’来代替,将性羞耻传递给学生。”
此外,李双双认为学校的性教育课还存在一些问题,“教材是一方面,只能说达到了一个最低的限度,甚至是某一个流派的某一个观点,非常有难度去统一。课时是另一方面,性教育范围非常广,上课的部分就会显得片面,可能导致孩子认知出现偏差。”

家长担心性教育变“性教唆”

通常遇到问题才来咨询

当陶剑丽向家长发出性教育讲座的邀请时,常常碰壁,家长会担心性教育变性引导、性教唆。有一个家长就曾这样说:“没必要!我女儿才小学五年级,还不会有问题。”可没过多久,她就收到了这名家长的求助,“我发现女儿在微信上和同学聊‘爱’‘吻’,还讨论内裤的颜色,怎么办?”
还有一些家长,因为发现孩子夹腿、摸阴茎等行为后非常慌张,甚至直接阻止。“这就相当于告诉孩子,自慰是无耻的,是耍流氓,直接阻碍了孩子正常的生理发展。”陶剑丽说,家长应该明白孩子对性好奇是很正常的行为,要正视它。
在学校讲座的过程中,陶剑丽发现孩子对性知识的了解个体差异非常大,“有些小朋友知道各个器官的名称,还知道精子、卵子,而一些小朋友这方面的知识完全空白,这就是家庭性教育的差异导致。”
令她欣慰的是,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正确的性教育不是性教唆,也不仅仅是性生理知识、防性侵,还包括性别平等、性别意识等。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网络图

现在的孩子需要怎样的性教育 

性知识教育宜早不宜迟,那么生活中该和孩子说些什么 

很多家长将性教育等同于青春期教育,事实上性教育宜早不宜迟,“性教育是0到100岁的事情,不同年龄会有不同的性需求,涉及到不同的性困惑,是一生的学习。”性学教授彭晓辉说。
中国性教育匮乏到了什么程度?彭晓辉直截了当地说:“幼儿园的水平吧!现在有几个幼儿园、几个中学、几个家庭有正规的性教育?要是从我们的人口总量来看,几乎是0,可以忽略不计。有的大学生问我自慰对身体有没有危害这样的问题,有的人因此寝食不安,甚至自杀的都有。”
孩子究竟需要怎样的性教育,在教育的过程中又有哪些误区呢?

孩子对性教育极度渴望

上两个多小时课仍意犹未尽

上一代人性教育缺失,只能从父母那里得到一句“等你长大就懂了”,而有些人长大了也没懂,才会在大学课堂上向彭晓辉问出一些“幼稚”的问题。“对性的探索本质上来说,是人的本能。”彭晓辉说。
虽然小孩子并不知道自己需要怎样的性教育,但性教育课能够满足他们的好奇心,解开父母拐弯抹角不肯说的疑惑。当性教育讲师陶剑丽和李双双给小孩子上完课后,孩子们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师,您什么时候再来啊?”
“去学校讲课,不能占正常课程时间,有一堂讲座我讲了2个多小时没有下课,中途跟学生说可以自由出去上厕所,结果没一个人去。讲座结束后,反而不少孩子带着期待的眼神问‘老师,就这样结束了吗’,看得出来孩子们对性教育的渴望。”陶剑丽说。
为了让课程更对学生的胃口,陶剑丽在一堂课的末尾,让同学写下希望下一堂课上什么内容。“有个11岁的小女孩跑过来跟我说,老师下次给我讲一下恋爱的事情吧,还有月经来了该怎么办,这就是孩子们对于性教育的诉求。”

家长也应有正确认知

丢掉性羞耻与孩子坦然谈性

“不是青春期才有性教育,性教育从0岁就应该开始了,是融入日常生活的。比如说,看电影、电视剧遇到亲密镜头时,家长如果去蒙住孩子的眼睛,而不是借机去讲解,就会错过一次性教育的机会,还会传递给孩子‘这是羞耻的事情’的认识。”
李双双说,性教育在生活中涉及的方面非常广,而不仅仅指性知识,她举了个例子,“父母之间相处的模式也是一种性教育。爸爸妈妈都去做家务,就会让孩子知道家务是双方共同承担的责任,而不是只有女性才去做。”
家长在进行性教育之前,首先自己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家长没有接受过性教育,没有心理基础,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子女谈,这太正常了!这就要求家长自己也要学习,丢掉性羞耻,和孩子坦然地去谈性。”陶剑丽说,她的讲座不仅针对孩子,也向家长开课,引导父母对性有正确的认知。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性教育列入选修课

杭州已有学校正进行尝试

教育部2008年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明确,小学一至二年级学生应该了解掌握生长发育与青春期保健等,具体包括生命孕育、成长基本知识,以及知道“我从哪里来”。国务院2011年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明确提出,“将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在杭州,有一些学校进行了尝试。比如笕新二幼老师漆梦萍会开展健康教育活动,以洋娃娃为模型,引导幼儿讲述男女生的区别,让幼儿知道自己的胸部、屁股、生殖器等部位都是身体的隐私部位,不能随便露出来,不能让人随便看、随便摸。通过PPT展示,教幼儿区分哪些亲密行为是正常的,哪些是恶意的。同时教会幼儿在遇到“大灰狼”时,一定要勇敢地大声斥责对方,不要因为不好意思而忍。
再比如在滨文小学,经过6位老师半年多的努力,在专家指导下,“绘守童贞”课程初步完成,教材分为《生命的由来》《我们的身体》《隐私我来护》《不要骚扰我》四本及配套活动手册,目前该课程纳入每周五的拓展选修课按计划开展,授课对象为一、二年级选修课学生。从活动手册中,记者明显能看到孩子在认知哪些部位不能让别人接触这一块掌握得较为牢固。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滨文小学的“绘守童贞”教材(左侧)。

杭州市家庭教育学会副会长韩似萍告诉记者,杭州的青春期性健康教育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不仅起步早,发展也走在全国前列。“用了30多年的时间,杭州的不少家庭和学校都意识到了性教育的重要性,在观念上发生了转变,我认为这就是巨大的进步,下一个阶段将是谁来教的问题。”

家庭是性教育最好场所

下一步将对家长进行培训

韩似萍表示,虽然目前没有统一的教材,但各个学校根据自身的师资条件,已开始从不同角度在做性教育,“有些学校注重心理,有些学校注重生理,还有一些学校关注防护方面。越来越多学校的心理老师将性心理纳入到课程中去,这也是一种进步。”
她也坦承,目前相当多的学校在性教育开展上有难处,“首先没有专业的老师,而受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老师在讲台上也做不到理直气壮。另外,学校性教育到底可以讲到什么程度不好把握,教育部门没有具体的指导,只有提出重视性教育这样的要求。”
学校教育面临的一系列困境,就需要家庭教育参与进来解决。韩似萍说:“学校讲的是学生的共性问题,家庭教育可以针对孩子的个别性,讲得更具体。孩子的信任度高、家长的监控力强,以及进行性教育的时候安全性更好,这都是家庭性教育的优势,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就是对家长进行培训,因为家庭是性教育最好的场所。”
【77号调查】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77号调查 | 16岁女孩半年内堕胎3次,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77号调查 | 城市文明细节让游客爱上杭州
下一篇:77号调查 | 走路玩手机,问题真的不大吗?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