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拿了手机就看游戏视频,我一走过去,他就切换成英语课文。马上要中考了,这可怎么办?”16岁的儿子总说要以电竞为梦想,这可让汤女士愁坏了,“这次模拟考,总分比上次少了20多分。要是连普高都考不上,难道真由他去打游戏啊?”
2019-05-28 11:20:4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黄成宇   编辑:孟泓颖

上个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然而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很少有家长愿意去了解电子竞技和普通网游的区别,在他们眼中这就是洪水猛兽,会侵蚀孩子的成长,不管孩子是不是这块料,他们都不愿去尝试。
事实上,确实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从“网瘾少年”蜕变成“职业选手”。这条路有多难走?一位电竞圈内人士打了个比方,“跟考上北大、清华差不多吧。”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孩子以电竞为梦想愁坏家长,他们说这就是洪水猛兽,会侵蚀孩子的成长
◆玩游戏的人多懂游戏的却少,2018年岗位缺口26万人,为从业者的5倍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网络图

电竞这条路,走起来究竟有多难

获取父母同意最困难

被认为是浪费时间不务正业

“必须获得监护人的同意,电竞这条路才能走下去,不然困难重重。”LGD战队的领队戴晋业表示,俱乐部招人的第一条便是父母要同意。然而,想要获得父母的同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出生于2001年的魏浩晋来自河南南阳,是LGD战队的上单选手,他的父母曾经就非常反对他“玩游戏”,认为他是不务正业,“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去网吧,他们也常常去网吧找我,抓到了还会‘家暴’一下。为了躲避,初中的时候,我就跑到附近城市的网吧里去玩。”
在他自己眼里自己都算个“网瘾少年”,不顾学业与父母打着“游击战”,当时为了赚生活费,魏浩晋还做起了游戏代练,“打一天好的时候能赚200块,够2天的开销了,就这样坚持了下来。”
去年魏浩晋加入LGD战队的时候,父母仍然不同意他离开老家,“他们以为我是被人骗去做传销了,直到慢慢有收入打回家里,他们这才慢慢放心了。”
刚来LGD战队不久的方嘉伟情况要好一点。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他集宠爱于一身,“我会在家玩,也会去网吧。家里还有三个姐姐,都比较疼我,我就会任性一些。为了走这条路,我跟我爸进行了一次详谈,因为我爸在我家最有话语权,但还是有个姐姐反对我。”

和传统体育项目一样需要天赋

却无明确指标且考察期长

想成为电竞职业选手,跟传统体育项目一样,天赋必不可少。但不同的是,比如说篮球的天赋体现在身高、弹跳、力量等方面,是有数据可以测量的,而电竞方面的天赋却是“隐藏”的,需要更长的考察期。
“篮球你投篮准,就体现在命中率的数据上,而电子竞技很难立马看出你的闪光点在哪里。另外,和传统体育项目不同之处还在于,电子竞技是会更新版本的,你可能这个版本玩得很好,另一个版本就不行了,就像篮球的三分线距离每天改动1厘米,还有人投得非常准不受影响,这就是天赋,我们叫版本的适应能力。”戴晋业解释。
方嘉伟则通过自身体会,向记者解释何为天赋,“业余和职业的英雄联盟完全是两种游戏。我刚打职业的时候,几乎每一步都是错的,差点怀疑人生了。我认为天赋体现在学习能力上,有的人就是学得快,一点就通。而对于业余选手来说,当你被卡在某个段位迟迟不能突破的时候,就要考虑自己是不是没天赋了,职业选手是能够持续保持进步的。”

一天训练12小时以上,内容非常枯燥

“想提高还必须主动进行加练”

对于电子竞技员成为新职业这一消息,魏浩晋和队友们没有表现出更多的兴趣,“是吗?我们对外界信息的获取是非常闭塞的,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他表示,自己除了关心英雄联盟的消息,其他都不怎么关注。
魏浩晋所在的二队每天要从下午1点训练到凌晨1点,长达12小时的日常训练在职业选手里并不算大,“封闭集训的时候要练到凌晨两三点。”
训练室的桌子上摆放着很多零食、饮料,魏浩晋午饭点的是咖喱鸡块饭的外卖。在吃上大家都不讲究,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怎么节省时间怎么吃。
当游戏上升到电竞,当运动上升到竞技,训练必然是枯燥无味的。“就是反反复复去练,练就肌肉记忆,有时候打到想吐。”魏浩晋说。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一周要持续6天半,剩下半天时间,魏浩晋多半选择睡觉,有时候也玩玩其他游戏解压。
处于青训队的方嘉伟训练量并不比魏浩晋少,“自己想要提高的话,在完成日常训练量之外,还必须主动进行加练。现在要是不抓紧进步,等我到20岁,前途就渺茫了。”

竞争残酷职业选手收入分化大

青训队员月薪仅3000元

电竞职业选手收入分化较大,呈现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格局。顶级现役选手的收入包括赛事奖金、代言费和工资等,能够拿到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年收入。而刚刚加入青训队的成员,月薪只有3000元。
与职业体育运动队一样,电竞俱乐部也需要梯队建设,包括青训队、二队和一队。体育运动职业队伍从三队到一队,最重要的是随着年龄增长,会促进身体的发育和技术的增进,但电竞完全不同。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一队(上图)和青训队(下图)巨大的收入差距,也体现在训练环境的对比上。

从青训队到一队,最快需要多久?戴晋业给出的答案是“一秒钟”:“你要是有本事,比别人强,立马可以去一队,就这么简单;要是能力不够,就会被淘汰。”
对此,魏浩晋深有体会,他有些失落地说:“我可能没有机会了。”今年1月份,LGD英雄联盟战队对人员进行了调整,魏浩晋升入一队,并代表LGD出战LPL春季赛,“一个多月打了三四场比赛,但因为没经验,紧张到发抖,就被换了下来。职业电竞不允许犯错,错过这次机会,可能就……”

低龄化特点与传统教育冲突

“选择了就没有退路”

电竞选手黄金年龄在16岁左右

这也是学习的黄金时期

电子竞技涉及到手、眼、脑的协调,考验玩家的神经反应速度、策略计算、团队配合甚至是空间想象能力。进入职业电竞青训队的选手年龄在16岁左右,这个年龄不仅是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也是学习的黄金时期。
有些职业选手没参加过高考,有些甚至连中考都没参加,就出来打游戏,找寻进入职业的可能,这场赌博能赢的只是极少数,这一点他们自己也很清楚。
方嘉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掰着指头在算,“要是我还在上学的话,今年应该要高三了。家长那一辈主要是吃过不读书的亏,所以想孩子必须去读书,但我不喜欢读书。我觉得凭着自己的爱好,照样可以干出一番事业,选了这条路就没打算回头。”
比他大一岁的魏浩晋则有更大的危机感,“现在打得好不好跟我的生死息息相关。因为没上学,如果离开电竞面对这个社会,我什么都不会。”

“就算有天赋也不会让他走这条路”

成新职业并没让父母们有太大改观

虽然一部分退役的职业选手有机会转型成为教练、分析师、游戏解说等与电竞相关的职业,但绝大多数选手仍需自谋出路,这与职业体育非常相像,姚明退役后成为了中国篮协主席,而他的一位队友史勇则卖起了麻辣烫。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十几位父母中,没有一人愿意让孩子放弃学业追逐电竞梦,即便这已经成为一项新的职业。他们的意见出奇地一致,“玩游戏纯属浪费时间,是不务正业。学习才是第一任务,就算有这个天赋,也不会让他走这条路。”
随着电子竞技员成为新职业,网上立即掀起广泛讨论。一名网友幽默地说:“当年我被父母从电子游戏厅抓回来的时候,其实是扼杀了我成为世界冠军的梦想。唉,真是血泪史,不说了,我要去网吧抓我儿子去了……”

●专家提醒

浙江省电竞协会秘书长金考生:

新职业不是青少年沉迷游戏的借口

电子竞技员成为新职业,不少家长担心孩子又多了一个打游戏的借口,对此,浙江省电竞协会秘书长金考生表示,“电子竞技员正式成为一门职业并不能成为青少年沉迷游戏的借口。毕竟,电竞职业选手和普通游戏玩家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他认为,“人社部正式宣布新增电子竞技相关职业,是电竞行业向前进步的重要标志。电竞职业身份的确立,能够更好地规范、管理整体行业。”
不久前,浙江省电子竞技研究中心成立。据介绍,中心将依托各自资源优势,以联动打造具有浙江特色的电子竞技产、学、研中心。其目的就是针对电竞行业发展的热点、前沿、重点、战略性问题进行研究,推出更多的阶段性研究成果和行业性指导文件,为加快浙江省电竞行业有序健康发展,培养社会所需的专业人才提供服务。
金考生还透露,浙江将很快实行电竞选手注册和俱乐部登记制度。

【链接】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电竞行业从业者为5万人,岗位空缺达26万人,到2020年人才缺口或扩大至50万人。
电竞行业不只有台前的职业选手,还有很多人在幕后贡献着力量。比如电竞教练、数据分析师、赛事运营、现场解说/主播、电竞导播。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人才缺口或成制约电竞行业发展关键因素

从人才供给端来看,申报电竞专业的院校数,2017年为18所,2018年为51所,涨了1.8倍,但招生人数 仍仅以千人为单位,培训学员数量远难覆盖行业人才需求。

全球电竞观众30%来自中国

电竞职业选手收入分化较大,呈现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格局,国内“头部玩家”收入能达上千万元。2018年,全球电竞核心市场规模达到9.065亿美元,同比增长38%。全球电竞观众达3.8亿,同比增长13.8%,其中1.25亿来自中国。

电子竞技的发展道路

上世纪90年代:电子竞技逐渐走入国人视野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设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
2016年:国家发改委鼓励举办电子竞技赛事
2016年:《“十三五”规划》将电竞列为运动项目的重点之一
2017年:电子竞技被国际奥委会认可为一项运动
2018年: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电子竞技作为表演项目登台
2019年3月2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宣布,将成立中国互联网协会电子竞技工作委员会,这意味着电子竞技 产业的规范性和可持续性已被国家相关部门高度重视
2019年4月: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被确定为新职业

新职业:电子竞技员

定义: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
主要工作任务:
1.参加电子竞技项目比赛;
2.进行专业化的电子竞技项目陪练及代打活动;
3.收集和研究电竞战队动态、电竞游戏内容,提供专业的电竞数据分析;
4.参与电竞游戏的设计和策划,体验电竞游戏并提出建议;
5.参与电竞活动的表演。

新职业:电子竞技运营师

定义:在电竞产业从事组织活动及内容运营的人员
主要工作任务:
1.进行电竞活动的整体策划和概念规划,设计并制定活动方案;
2.维护线上线下媒体渠道关系,对电竞活动的主题、品牌进行宣传、推广、协调及监督;
3.分析评估电竞活动商业价值,设计活动赞助权益,并拓展与赞助商、承办商的合作;
4.协调电竞活动的各项资源,组织电竞活动;
5.制作和发布电竞活动的音视频内容,并评估发布效果;
6.对电竞活动进行总结报告,对相关档案进行管理。

【新闻+】

“新职业”是如何产生的

新职业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下称大典)中未收录的,但社会经济发展中已有一定规模从业人员,且具有相对独立成熟的专业、技能要求的职业。
1999年我国颁布的首部大典中,共收录了1838个职业。进入新世纪后,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社会上涌现出许多新业态,亟待在国家层面上予以认可规范,新职业信息发布制度应运而生。首次新职业信息发布工作始于2004年。
新职业是在向社会公开征集的基础上,经专家评审、公示征求意见后,按程序遴选确定的。

【77号调查】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77号调查 | 成新职业后,电竞路会好走些吗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77号调查 | 走路玩手机,问题真的不大吗?
下一篇:77号调查 | 朋友圈“炫富”刘德华马云都能来“帮忙”?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