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当列车停靠站台时,除了乘客忙着上下车,你是否注意到,在列车旁有一群人拿着水管,为列车注入饮用水。他们就是列车上水员。他们穿着明黄色的制服穿梭在铁轨间,穿梭在高铁、动车间,不停重复着为列车注水的工作。
2019-10-17 09:33:05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张鹏 通讯员 慈济诺 文 时报记者 周一豪 摄   编辑:许林

旅客在列车上都需要用水,列车停靠的时间不分昼夜,所以,上水员也需要在夜间工作。近日,记者来到杭州城站火车站,走进在夜间工作的上水员中。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17:00

上岗例会

除了安排工作还强调安全

城站火车站是杭州最老的火车站。1909年开始修建,1910年建成后将清泰门站迁移至城内改称“杭州站”。由于它是城内之站,杭州人又习惯称为“杭州站”“城站火车站”。
上水组的工作时间实行“三班倒”,这意味着每位上水员一年中要上100多个夜班。
46岁的彭柳平是安徽人,也是城站火车站其中一个上水组的组长。他的组里有8名上水员。作为工龄十多年的老员工,彭柳平深知一个原则,“有了安全才能生产,像我们这种每天在铁路边工作,人员安全、车辆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刚一上班,彭柳平就召集组员开了个会。一方面是安排当天上水工作内容,另一方面是强调上水作业的安全须知,“你们不要觉得我说的话是老生常谈,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安全不能放松,该有的步骤一个都不能少。”彭柳平说完还走进组员中观察每个人的脸色,“上水员是个体力活,所以身体状况很重要,绝对不允许有人带病上班。”

19:15

过铁轨

没有列车也要按规定打手势

晚上7:15,K8372次列车即将驶入城站。这趟列车从江山驶往淮北,在城站火车站停靠11分钟,需要进行上水作业。
“列车马上要到了,我们出发吧。”彭柳平从到发系统上看到列车即将进站的指令,随即和两位组员一起穿上明黄色的工作服,赶往列车停靠的站台。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在与站台值班员交流

一般来说,从杭州始发的列车,上水员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一趟列车会安排两名上水员;相对来说,路过车的停靠时间仅几分钟,需要安排3名上水员。
彭柳平和组员走到K8372即将停靠的站台边,准备穿过铁轨去另一侧进行上水。此时距离K8372进站还有几分钟,铁轨上没有行驶的列车,但是他们并没有直接穿过铁轨,而是先举起右手向前伸直,等了几秒后才穿过铁轨。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攥着水管在行走

“这是我们规定的穿越铁轨时的动作,意思是‘确认轨道安全。’”彭柳平说,夜间能见度本来就差,白天几百米外的东西也能看见,晚上只能看到100多米远的距离,所以尤其需要注意安全。

19:28

快速精准地加水

并目送列车离站

K8372次列车停靠站台。旅客拎着大包小包上下车,很少有旅客注意到,在列车另一侧的铁轨边,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牛角样的东西。这就是给列车上水的水井。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将水管插在列车上进行加水昨夜

正方形的“牛头”是水井,两边的“牛角”是加水的水枪。
按照规定,列车在始发站会加满水。沿途经过一些站点时根据停靠时间再加水。这就意味着给列车加水是个争分夺秒的工作,必须在有限时间内多加水,这样才能保障列车在行驶过程中旅客的用水需求。
彭柳平与组员这次的任务是给K8372次列车6节车厢上水。他把水枪取下,用力插进列车的上水口里,随后一扭又往下拔了一下,这是看看水枪是否插紧了。“列车水箱在上,注水口在下,注水是靠强大的水压进入列车水箱的。要是没插紧,水枪就会被水流冲脱落。喷射的水流有可能喷湿旅客或者溅到铁轨边的电线上,千万不可马虎。”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和同事们在铁轨间行走

完成一节车厢的上水作业,彭柳平又快步跑向下一节车厢,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6节车厢的上水工作完成了,彭柳平将水枪拔下来插回水井。此时,距离列车开车还有五六分钟,彭柳平和组员依然站在水井边。他们说,要等到列车离开后才能返回。从即将行驶的列车前穿过铁轨非常不安全,而且他们也在列车出发前需要随时观察铁轨周边的情况,担当起安全员的角色。万一有突发状况,可以及时通过对讲机与站台客运值班员联系。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在目送列车离开杭州站

22:06

加一次水

相当于进行一次百米赛跑

送走K8372次列车,又有一辆列车进站,彭柳平又开始忙着给列车上水了。
6节车厢,大约有150米长,插水枪、拔水枪,一个来回有近300米,需要在短短三四分钟时间内完成。每次上水作业,无异于百米赛跑。要知道,铁轨边布满了碎石头,路不好走更何况是需要跑动。
“这个时节不冷也不热,对于我们来说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了。”彭柳平说。春运、暑运是铁路客运最忙的两个高峰节点,列车数量会比较多。春运时,一个晚上要给30多趟列车进行上水作业;暑运时列车的用水量大,进站后所需要加水量会更多,这就很考验上水员的体力。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将水管插在列车上进行加水昨夜

夏季,杭州室外温度动辄三十七八摄氏度,上水员在两列火车中间的铁轨边作业,实际的工作场地气温甚至接近50℃。因安全需要,上水员还必须穿着长袖、长裤工作服,完成一次上水作业几乎全身湿透。冬季的夜间,杭州的气温时常在0℃左右,有时拔下水枪时强压下飞出的水花会溅到上水员的衣服、鞋子上,“那可真是冰凉刺骨的感觉。”

23:40

抽空吃夜宵

交流感情的同时也能提神

上水组的夜班从下午5点开始,一直要持续到次日早上8点,将近15个小时。由于这个工种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在上夜班的时候,班组会轮流休息。一组晚上9点开始睡,到次日凌晨1点起来工作;另一组从凌晨1点开始睡到早上5点半再起来工作。
记者采访的这天,彭柳平轮到的夜间休息时间是凌晨1点。此时,临近午夜,他趁着后一趟列车还未到站的间隙,便与几个同事一起热了夜宵,填填肚子。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夜宵,就是彭柳平提前准备好的盒饭。有炸鱼、白菜、毛豆。微波炉一热,大伙儿坐在休息室里,一边吃盒饭,一边聊天。聊天的内容,无外乎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东西,“聊天,一方面是大家交流一下感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提提神。大家说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困了。”

05:10

提前起床

在活动中调节到最佳状态

本该凌晨5点半起床继续工作的彭柳平,与往常一样提前了20分钟就起床了。他走到站台上,伸个懒腰,用冷水洗把脸,为这天最后两个多小时的工作准备。
彭柳平说,很多上水员都会选择提前起床,做做运动、洗洗脸,这样等到上班时,精神状况会比较好。“刚一起床时,人总会觉得有些蒙,这样工作起来也不安全。”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彭柳平在看上水方案表

稍稍运动了下,彭柳平又掏出工作计划表,算着下一趟列车的进离站的时间,“这些列车的停靠时间,我们都要背熟,这样加水时才能把握时间,心中有数。”

他说

为我是一名上水员感到自豪

上水员,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份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每天做的都是重复的事情,而且不与旅客直接打交道,其中的辛苦不是大家能看见体味的,但是我依然为我是一名上水员感到自豪。因为有了我们的工作,旅客才能在飞驰的列车上喝到甘甜的水,才能度过一个愉快的旅程。
有时候,当我目送列车缓缓开出,隔着车窗会有旅客朝着我们挥挥手,那时候的我很有满足感,一切的辛苦、努力都是有回报的。
夜幕下的追梦人 | 有了他们旅客在飞驰的列车上不愁没水
我也知道,每一位上水员的背后都有一个支持他的家庭。毕竟越是节假日列车就越多,我们的工作也就越忙。除夕夜上班,对于我们铁路人来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有了家人的支持,我们有信心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夜幕下的追梦人 | 保障高架上的行车安全让居民不受噪音“伤害”
下一篇:夜幕下的追梦人 | 道路养护的背后有个要求严格的生产流程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