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近日,杭州市民张先生向时报反映,深夜在杭州东站下火车后打车难,出租车不打表乱叫价,还有司机拒载,在给乘客带来不便的同时,也有损杭州文明城市的形象。
2018-09-10 10:46:04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骆阳 钱曙晔   编辑:王悦丰

杭州东站打车难及打车乱象,前几年时报及杭城其他媒体都有过报道,此后相关部门也加大了整治力度,现在仍存在这种情况吗?张先生遇到的情况是偶然现象,还是长期存在?9月5日至7日,记者连续在杭州东站蹲守暗访,以期了解详细情况,并找到相关的解决方案。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乘客投诉

晚上在杭州东站打车遭遇坐地起价

张先生说,他是9月2日乘坐复兴号G37从北京回到杭州的,到杭州东站已经是晚上11点22分了,出了站台准备在杭州东站北2口打车回家时,却被排队的“长龙”吓到了。“本来就已在车上待了4个多小时,很累,一看打车的人那么多,更心累。”他说,等车长队已经从出租车上车点排到了大厅,其间还有弯曲的4条排队通道,挤满了人,“所以我就决定出去,去东广场打车。”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出租车上客处,乘客排起了长队。

不得不说,张先生回来的时间点很尴尬,他住在下沙,而此时开往那个方向的地铁与公交都已停运。“我出了东广场来到东宁路,刚好看到有显示是空车的出租车经过,就跑过去打车。”
上车后遇到的情况却让张先生很生气。“我说去下沙,师傅直接坐地起价,要价100元。我让他打表,他却说打表的价格加30元才走,我掏出手机要投诉,他这才载我走的。”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打表显示仅34元,司机一张口却要100元。

遮挡服务监督卡 一路闯红灯

“杭州的城市形象被这帮人坏了”

据张先生描述,司机走的是艮山西路与下沙路,车速很快,还一路闯了三个红灯,张先生偷偷地想把司机的服务监督卡拍下来,却发现上面被一张白纸挡住了。
“下沙路在修路,车速根本快不起来,而且那天还下雨,我记得平时得近30分钟才能到家,这次司机只用了不到20分钟,一路上我是心惊胆战啊。”根据张先生提供的发票,上面显示他在9月3日凌晨0点25分上车,0点44分下车,里程数为10.7KM,其间等候时间为4分19秒。
张先生说,他第二天曾拨打12345投诉,结果得到的反馈是司机的操作并没有违规,是打表计价的,而张先生也没有留存当时的音频及视频证据,所以处理起来有难度。关于闯红灯的事情,接线员表示张先生可以向交警部门投诉。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杭州的文明城市形象,就是让这帮人给坏的。”张先生说。

记者暗访

打车乱象是偶然发生还是长期存在

A.站内
出租车上客处有人公然拉客 去龙翔桥要价100元
为了进一步了解张先生所说的情况,记者9月5日至7日连续在杭州东站蹲守,发现问题远不止此。
晚上10点半,记者来到杭州东站的出站层(出站大厅),广播中不时响起“G××次列车已经到站”的提示语,与此同时大量旅客出现在出站层。而在北2与南2两处出租车通道,正如张先生描述的,候车人群已经排到了大厅口。队尾处,不断有人在招呼,“不用排队上出租车啦。”“去哪里,我这儿有空车,不用排队。”……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拉客者正在与乘客谈价钱。

记者佯装旅客问了几个正在招揽生意的人:“去龙翔桥多少?”“100块马上走,不用排队,还能给你发票。”穿白色上衣的男子回答,他称自己有个群,里面有很多东站附近的出租车司机,想走就能走。而实际上,从杭州东站到龙翔桥的价格约为30元。
问及去下沙或城西等地的价格时,这些人的要价更高。“下沙么300元,我要空车回来的,你看这队伍,得排一小时。”一名穿黑色短袖的光头男子说,这个价格是包车的价格,如果能等,让他再招揽几个一起去下沙的人,就只要100元就行。
这些人在排队人群中不断地询问,大张旗鼓地拉客,当记者拿出手机拍照时还被他们盯上了。“小伙子,别惹事儿,你要打车还是老老实实排队吧。”一名正在排队的大妈偷偷对记者说。
晚上11点前后打车需较长时间
有人曾等了一个多小时
“每次来都这样,我都排半个多小时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不多开几个排队的口子。”在候车队伍中间段,一名蓝衣男子向记者吐槽。记者现场统计,15分钟内共有41辆出租车经调度发车,60多名乘客乘车离开。“现在速度还行的,要是再晚个半小时,车都没有。我上次晚上11点多的车到东站,打车居然打了一个多小时。”蓝衣男子说。
“坐出租车方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是等的时间真的长了些。”杭州的离女士刚从上海出差回来,她说,绝对不会上所谓的空出租车,“明显就是宰客的啊,除非有急事儿,不然绝对不可能上这种招呼人的车子。”
根据记者的暗访,晚上11点前后在东站打出租车等待时间确实较长,半小时以上很正常,记者排到车共花了49分钟,这个过程中人群拥挤,通道闷热。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杭州东站东广场外,出租车在议价载客。

深夜公共运力不足造成可选择面窄
要么排长队打车 要么出站“碰运气”
“还是坐地铁吧,这个点还有地铁,幸好幸好。”记者刚排队的时候,与队尾的王女士没聊几句,她看了看候车队伍的长度,就决定放弃排队了。
根据杭州地铁官方给出的时间,在杭州东站地铁站,地铁1号线往临平方向的末班车到站时间为23:27,往湘湖方向的是23:11;地铁4号线往彭埠方向的末班车到站时间为23:33,往浦沿方向则是22:53。
“基本上我回来都是坐地铁,打车又贵,排队时间又长。”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的小岳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大三学生,她每次从温州回学校都会选择晚一点的车次,但一定会卡在当天的地铁停运之前到,“有一次坐的G7342,到站已经是23点19分了,等我来到大厅(出站层),最后一班地铁已经没了。我只能打车,结果排了1个多小时的队,到学校还错过了门禁时间,只得在外面酒店住了一夜。”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杭州东站东广场外,出租车在议价载客。

经查询,在晚上11点之后到东站的高铁及动车共有4列,到站时间为23点至23点25分不等,这个时间点,地铁基本赶不上了,大部分公交车也已停运,旅客到站后要么排长队站内打车,要么出站“碰运气”打车。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晚上10点半到11点半抵达杭州东站的列车仍有不少。

B.站外
无视管理,的哥大胆旅客任性
从杭州东站东广场出来便是东宁路,由于施工,从天城路到鸿泰路之间的东宁路段是封闭的,旅客从东站出来后,基本都往新塘路方向走。在鸿泰路与东宁路交叉口,车辆十分密集,其中大多数是出租车。
“往前走,往前走,这儿不能打车,打车请往前走100米。”路边,有穿黑色制服的保安一直在指挥人群以及车辆,然而架不住旅客任性,不少人跨越栏杆,或走到鸿泰路上招手拦车。
记者在东宁路上徘徊时,不时有出租车摇下车窗问记者去哪里,很多车上已有了乘客,但都没有打表。“打表吗?”只要记者一问这句话,几乎所有的司机都立即踩油门离开。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杭州东站东广场外,出租车在议价载客。

记者随后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表示要去龙翔桥,“的哥”立即喊价50元。“你这不是出租车吗?怎么不打表乱报价格?”记者问,结果这位“的哥”直接靠边停下示意记者下车,说:“你要坐打表的出租车去车站里等好了,出来干吗?我平时都收80元,看你杭州口音才说的50元,还嫌我贵。”记者表示要投诉他时,“的哥”却一脸不在乎。
不少出租车议价载客
出高价上了车也可能遭遇兜圈子
尽管东宁路上很多出租车要议价,但不少人抱怨了几句后还是会接受。“我用了打车软件,但显示排队15人,要等至少10分钟,不想等了。”一名在路边等车的男子告诉记者,随后拦了一辆出租车。
晚上10点,一对情侣在东宁路上急匆匆拦下一辆出租车,花60块钱从东站去城站火车站。记者询问得知,他们知道有地铁可以直达,但赶不及了,所以乘出租车。当然,也有很多人第一次来杭州,不知道路程的远近,东宁路上议价的出租车开出的价格虽让他们觉得贵,但司机多劝两句后,也就稀里糊涂上了车。
  就算有乘客出高价上了出租车,部分“的哥”也不会爽气地立马就走,仍会绕着东宁路再走一圈,看看有没有拼车的乘客,有的司机欺负外地乘客不认路,会绕着东站一再转圈拼命兜客。晚上10点半,记者发现有一名乘客愤怒下车,摔门而走,原来出租车司机载上他后,还想拼几个人一起走,绕着东宁路转两圈了。“本来就已经加价了,还绕,我赶时间啊。”该乘客说。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杭州东站东广场外,出租车在议价载客。

追问 站内就有客源

出租车为何偏在站外揽客

杭州东站内明明有正规的出租车上客处,不愁没有客源,为什么出租车还要在东宁路上揽客?
一名“的哥”告诉记者,去车站地下一层出租车上客处载客的,大部分都是带客到东站后再开下去载人的,但晚上10点后,没几个人打车来东站,地下一层的出租车也就越来越少。而且,受到站的列车数量影响,在车站里面排队时间不少,晚上八九点时要等半个多小时,10点半以后更是要等四五十分钟以上,“运气好点拉个长途,运气不好拉了短途,心里有疙瘩,还不如在路上兜人。”
另一名姓黄的“的哥”告诉记者一个“小秘密”:“南2的车多,北2的车少,因为在南面打车的基本都是长途,而且南面出来往市区,还能绕着东站兜一圈儿,赚得稍微多一些。”他坦言,现在网约车和出租车竞争激烈,网约车晚上的价格比出租车高,而出租车的价格已很久没变动了,在东宁路揽客就是想多赚一点,“在这里拉客的出租车多半不打表,进个城随口开价就是八九十块,做一笔生意比在车站出租车上客处接客赚的多得多。”
出租车起步价7年未变
的哥吐槽:你看物价都什么样了
1992年,也就是《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颁布施行的第二年,黄师傅就在杭州开起了出租车,当时出租车有两种,一种是夏利,起步价8.4元,一种是桑塔纳,起步价10.5元。2011年10月20日,杭州出租车起步价上调为11元,这个起步价至今已经实施了快七年。
“我那时候就开桑塔纳,从10.5元到11元基本等于没变,这7年你看物价都什么样了,我们出租车还不涨价。”在去年11月7日《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修订草案)》立法听证会上,黄师傅就提出,杭州的出租车起步价应该调整。
记者从杭州运管局了解到,根据新修订的出租车管理条例,巡游出租车运费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适时实行市场调节价。也就是说,目前11元的起步价方案将被打破,具体如何调整,是效仿上海实行夜间、白天不同起步价,还是学习网约车动态调节价,抑或其他,杭州市正在研究。目前已经形成初步方案,正在按程序推进当中。
只停在路边揽客取证处罚难?
运管正尝试解决方法
据了解,为避免扰乱杭州东站的正常营运秩序,东宁路天城路路口至新塘路路口段都是出租车禁止上客区域,并且全路段禁止停车,而现在出租车肆无忌惮在此揽客议价,相关执法部门有什么说法吗?
杭州东站枢纽运管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每天晚上都安排有专人在东站附近巡查,但出租车看到运管人员走近就一哄而散,等运管工作人员走后又再次聚集。
“由于许多出租车只停在路边揽客,没有产生实际的运营行为,所以存在取证处罚难的情况。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也在尝试各种方法,比如安排保安取证,一旦发现出租车揽客就拍下车牌,记录时间,我们第二天会审核并进行处罚。”该负责人表示,他们还在火车东站周边安装了很多探头进行取证执法,碰到节假日更会联合其他相关部门展开整治。
记录显示,从8月9日至8月30日,东站运管共现场执法查扣出租车违规现象30余次,非现场执法130余次。
“我们还是希望各位旅客在正规候车点上车,如果遇到违规议价、故意绕道、途中甩客等现象,一定要保留证据,最好是音频或视频,然后拨打12328或12345投诉。”杭州运管部门表示,6个月内被乘客投诉或举报5次及以上或被运政部门行政处罚3次及以上的,拒载、强行拼载、甩客等问题车辆都将被重点监管。

【77号调查】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丨深夜下了火车回家为何那么难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火车站

上一篇:夜幕下的杭州丨有高架绿化养护人员做“守护神”,像养“娇贵”的孩子一样呵护月季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