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要在地面与列车车厢间“跳上跳下”,对体力的要求很高;要全户外工作,很苦很累很危险,最怕冬夜下雨和结冰。
2018-10-10 14:17:07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张鹏 胡峻玮   编辑:蔡霞

铁路是一个城市的主动脉,每天,无数的货物经它运进杭州,或者从杭州发往全国各地。

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运货列车都会按时进入货运火车站,装上或卸下货物后再驶向下一个目的地。这也意味着,在货运火车站,24小时都需要有人值守,以及时装货、卸货,上海铁路局杭州直属站萧山站的张峰,便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十一”期间,记者走进货运火车站,一起感受了调车员的夜晚。

17:00

上班前先打一套太极拳锻炼身体

“这个工作对体力的要求很高”

萧山站远不如城站、杭州东站那么为人熟知。这是一个货运火车站,紧挨萧山货场,每天无数的货物从这里装车、卸车。

张峰今年45岁,是萧山站调车组的调车长。目前,萧山站共有4个调车班组,正常情况下每班4人,做二休二,白班晚班轮流上岗。“无论白班、晚班,都是12小时工作制。一个月,我们需要上大约7个晚班,一年是80~90个晚班的样子。”张峰说。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沿着货运站内的铁路行走

张峰是萧山城厢人,40多岁的他已经在铁路上干了26年,算得上是一位老员工了。1992年,当时还不到20岁的张峰便成为了一名货运列车的列检员。“当时我在杭州市区的车站上班,离家远,坐公交车要2个多小时,再加上做列检员很忙,几天才能回一次家,所以后来就决定回萧山。”

1997年,张峰来到当时的萧西站开始干调车工作。

调车班的晚班,一般是从前一天下午5点30分上到第二天早上7点30分。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张峰开始了晚班前的准备活动——打太极拳。

“我们这个工作,经常需要在地面与车厢之间‘跳上跳下’,还常常需要‘挂在车上’,所以对体力的要求还是很高的,几乎每位同事都有一些锻炼身体的方法,我比较喜欢打太极拳,每天都会打上20分钟。”张峰解释。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调车车头拉着货厢

19:30

像玩“贪吃蛇”一样编组列车

2小时要调动11条股道上的70多辆货车

晚上7点30分到第二天凌晨零点,一般是调车组最忙的时候。但有时,受到诸如火车晚点等诸多不可控因素影响,调车的时间也会推迟。这个晚上,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张峰和组员们只好先到休息室里,一边休息一边等待。

货物装卸,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样,火车到站后,直接将每节车厢的货物卸到站台上,再搬运到仓库、货车上。一般来说,一列货运列车由多种车厢组成,上面有众多不同的货物,比如集装箱车,运输钢铁等货物的敞车,运输化肥、棉花等货物的棚车,运送汽车等货物的特种车厢。如此多种类的货物,当然不能杂乱无章地直接堆卸在站台上。正规的做法是,货运列车到站后,火车头先离开,将所有货物留在铁轨股道上。然后,货运站用特制的火车头,根据货厢类型以及所装载货物的不同,将不同的货厢运到不同的股道,再装卸到不同的站台上。这样,货物就可以有序地进行运输、储存了。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在电脑上上传当晚的调车数据

之后,还要将货厢按照发送站、到达站、编组计划等进行分门别类的调整。

调车员的工作简单地说,就是把车厢之间的钩子解开,把一节节车厢拆开,再重新组合连起来,就像玩“贪吃蛇”游戏一样。

张峰面前的桌上,摆着一张当晚的计划单,这是那天夜班的第一张。张峰说,根据经验,“十一”期间工作量会小一点,一般来说,一次夜班会有3张左右的计划单。计划单显示,这张单子的完成时间是当天晚上7点30分至9点30分,共有11条股道上的70多辆货车需要调动。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在查看调车作业通知单

张峰指着墙上一张萧山站示意图说,“你看,现在这几条股道上还挂着‘红牌’,说明都正在进行装卸作业,所以今晚要迟一些才能开工。”

20:20

爬上车头抓着外侧扶栏探出身子

仔细查看火车行驶时的状况

随着装卸作业陆续完成,调车组开始工作。调度组有两位调车长,张峰是其中一位,主要负责现场调车的指挥,另一位调车长则负责本务机的摘挂作业,其他三位成员则是连接员、制动员以及一名实习生。

在调车室门口的走廊上,队员们排成一排,张峰开始布置工作,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随后,大家分头前往各自的岗位。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在作业前给调车班开会

张峰走在站台上,旁边是七八节货厢,以集装箱居多,随身的对讲机不时传来简短又急促的话语,“一号准备就绪、二号准备就绪……”

很快,一节特制的调车车头驶来,缓缓靠近货厢,随着“嘭”地一声响,车头与车厢连接在了一起。

张峰沿着900多米长的股道走了一个来回,检查车厢的状况,随后,他爬上车头,抓着外侧的扶栏,半个身子探出去,在列车向前行驶的过程中,仔细查看火车行驶时的状况,在火车隆隆的轰鸣中,隐隐还能听到张峰时不时对着对讲机说,“十车、五车、三车、一车,减速、停车。”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货车前进过程中,张峰在向后查看情况

几分钟后,火车沿着股道行驶到旁边货台边的股道,又连接上这里的几节车厢,向下一条股道驶去。

22:30

全户外工作 饱尝严寒酷暑

最怕的是冬夜下雨和结冰

10月初的夜晚,风已经有些凉了,不过张峰说,这个季节对于他们这个工作来说是最好的季节,“对于我们来说,刚刚过去的夏季和即将到来的冬季,才是最难熬的。”

调车是全户外作业,夏天白天特别难熬,室外35℃,刚到高温线,对于杭州的夏天来说不算很热,但是车厢铁皮在阳光下晒上几个小时后,温度超过60℃,即便戴上厚手套,依然烫手。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注视着两节货箱连接的过程

冬天的夜晚同样非常辛苦,“最怕的是这个时候下雨。杭州的冬天本来就阴冷,下了雨,穿多少棉衣都抵挡不住那个冷。”张峰说,他们怕的还有结冰,因为调车员要在寒风中双手紧握着车厢外侧的扶梯观察周边的情况,如果此时扶梯结冰,无疑会增加工作中的危险系数。

01:30

趁下一张单子还没过来休息一下

清汤面条就是最美味的夜宵

又完成了一张计划单后,调车组成员回到调车室,趁着下一张单子还没发过来的空隙休息一下,吃一点夜宵。调车室里的一台微波炉和一台电饭煲,就是他们烧饭的工具。当然,这样也不太可能烧出种类繁多的夜宵,饿了他们一般会选择煮些东西吃。

这天晚上,他们烧了一锅面条,每人分上一碗,美美地吃了起来。

虽然面条里没什么肉,但对于刚在秋夜里吹了几小时凉风的调车员来说,已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一边吃,大伙一边聊着家常,张峰则坐到边上,和新来的实习生细说当晚工作的一些细节和需要提高的地方。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07:30

一晚上爬上爬下上百回

休息日能陪家人游玩的时间也不多

当清晨的阳光洒满整个萧山站时,张峰的这个调车组已完成了2张计划单,这也意味着,他一个晚上,在地面与车厢之间爬上爬下了上百回,沿着铁轨来回走了近10公里。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在货车上检查

连续上了一个白班和一个夜班,接下来的两天,张峰都是休息日,记者问他有没有计划这个“十一”和家人一起出去转转。他摇摇头:“经过这样一个夜班,很多人回家都是倒头就睡,等睡醒一般也是下午或傍晚了。睡了一个白天,晚上也就不怎么困了,睡得也会比较晚。可能第二个休息日要到中午才会起来,这样一来,也就剩下半天了,所以应该也不会出去玩了。”

休息的时候,张峰会打打太极拳或出去跑跑步,“长期处于这样的工作、作息状态,对身体免疫会造成伤害。我们现在也不年轻了,锻炼还是很必要的。”

●他说

调车员是一个危险系数颇高的工作,这既与工作本身有关,也和一些外部因素有关,是铁路系统中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种之一。火车不等人,别说是普通的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即便是台风天,我们也要到岗工作,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全天候上岗。

调车员工作时,很多时候是抓着车厢外部的扶梯“挂在车上”,身体稍有些不舒服,手稍微有些冻僵,没抓住从车上摔下来,就有可能造成重伤。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张峰在通过对讲机布置工作

不过相较于工作本身的危险性,更让我们感到无奈的是,一些不太守规矩的司机,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人为的危险。

萧山站是一个货运站,来这里的车辆基本都是送货和拉货的车。我们工作时,会在即将有火车通过的铁道口系上警戒绳,以免有货车闯入,以前警戒绳是直接系在两根杆子之间的,但总有些货车司机为了抄近道,解下警戒绳横穿股道。

调车过程中的火车开得都很慢,但毕竟拉着几节、十几节车厢,刹车距离很长。有时火车刚转过弯来,却发现有货车正在闯铁路,来不及刹车。而一旦火车撞上货车,调车员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甩下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现在,警戒绳的两头都被用锁锁在了杆子上,我们真心希望货车司机可以遵守交通规则,切莫冒险。

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尽管调车工作“脏、累、苦、险”,但大家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工作环境的艰苦,我们早已习惯了,这种“习惯”的背后,是大家对工作的执着与担当。快速编组列车,加快车辆周转,确保线路畅通,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车站调车员

上一篇:夜幕下的杭州丨做好服务的细节 让客人感觉“物超所值”
下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