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每晚的工作从查房开始,把老人当亲人陪着聊天、给老人翻身换尿布;因工作需要过年过节也很少能休息,她说不怕累和辛苦,就怕不被理解。
2018-10-17 09:14:02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翟玉标 周一豪   编辑:蔡霞

又到一年一度的重阳节,这个节对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以下简称:福利中心)工作人员毛群仙并没有更大的特别,因为对她来说,每天都是敬老爱老的日子。敬老爱老,是因为所从事的工作,同时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关爱。

每天至少忙活9小时;过年过节也很少能休息;一个夜班,呼叫器最多时能响几十次……今年53岁的毛群仙已经在福利中心工作了近13年。她是特护区的夜间护理员,每天的工作时间为晚上8点半到第二天早上5点半。在很多人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休息时,却是她最忙最累的开始。

一上班,毛群仙就闲不下来:她要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清理大小便,还要洗衣服、洗床单,要根据时间安排给老人喂饭、喂药、量体温……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20:17
当晚的工作从查房开始
48位老人每位都会询问一遍

在福利中心9号楼第十层中间,有一个门上挂着“护理站”牌子的小房间,里面有一张书桌、两把椅子和一个立柜,墙上资料栏里有每间房内老人的信息,护理员毛群仙每天上班后都要检查一遍。

毛群仙主要负责这层楼上40多位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的夜间服务工作。晚上老人不是都睡下了吗,护理员还要做什么?是不是活儿很少?当然不是。

晚上8点17分,毛群仙提前来到护理站,和白天的同事做交接,说话同时还翻看着护理记录本。“我现在去查房,你先等一下。”匆匆和记者交代一下,她戴上口罩向外走。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毛群仙在查看老人护理记录

“这两位老人身体不好下不了床,连翻身都难。”在护理站对面的9011房间,毛群仙开始了对老人的第一遍服务。“王奶奶,今天感觉还好吧?我来给您翻个身。”每走到一位老人跟前,如果老人还没睡,她都会在给老人翻身换尿布的同时,跟老人聊上几句。

“老人都害怕孤独,渴望与人交流。有人聊天,他们心情会好很多。”毛群仙解释。

福利中心有1350多位老人,平均年龄接近85岁,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有822位,毛群仙工作的9号楼是特护楼,住的是需要重度护理的老人,这对于护理员来说考验更大。

毛群仙值班这层楼的48位老人,大多都无法自主活动。“相比正常老人,这些人更需要关爱,照顾他们需要更多细心和耐心。”毛群仙说,这些老人很多都是企业退休领导,性格很要强,现在不能动了,会更有挫败感。

20:49
检查完一半老人
穿着单衣的她已满身是汗

毛群仙在帮老人翻身的时候,都是抱起来了再翻,“他们躺久了,腰部、臀部可能会痛,抱起来会让老人舒服点。”

为了让老人减少痛感,她需要控制自己手臂的力量。换尿布时,要一只手抬起老人的臀部,另一只手把旧尿布卷好拿出来铺上新的。她动作很熟练,几分钟就能换完一个,“熟能生巧,刚开始换一个要十几分钟。”

“换尿布算是轻松的了,有些老人抗拒使用尿布,我要抱着他们上卫生间。”碰上个子大点的老人,对毛群仙来说更是考验。换尿布的时候,她还要给老人擦干身子,“老人一直躺着,不擦干净屁股上容易起痦子,我每天都会帮他们擦一下。”

半个多小时过去,把左边二十多位老人安顿好了,上衣已经湿了一大片的毛群仙,顾不上休息径直走向另一边。

毛群仙习惯先检查楼层左半边,结束后再进行右半边。“忙完一半回来,在楼道走的时间自己可以缓一下。”她解释,这样做一方面是高效,另一方面也让自己恢复点力气。

“我做的是服务老人的活,就要用心做到最好。”毛群仙在福利中心工作了十几年,是福利中心第二位夜班护理员,她现在工作的这层楼里,有几位老人已经照顾了快十年。

这些年,跟她交班的搭档换了很多,只有她一干就是十几年。

毛群仙老家在江西上饶,从2006年来福利中心工作算起,十几年里她只回家过过一次春节。她说,春节福利中心只有极少数老人会回家住几天,“住这里的老人不回家,就必须要有人在这儿照顾。”

21:26
把老人换下的衣物拿去清洗
盖上洗衣机才得空坐下喝上一口水

从走廊尽头最后一间房走出来,毛群仙便结束了接班后的第一轮巡查。“这遍还算快,没啥特殊情况。”她一边说,一边在护理站的巡查登记本上写下第一遍服务记录,“夜班巡查第一遍完成,一切正常。”

做好登记,她便立刻把老人换下的衣物拿去清洗。有的老人在夜间大小便,屎尿有时会粘在身体和被子、床单上,她就要为老人清洗干净身体,换掉被子与床单。

虽然现在有洗衣机方便了,可还是有很多地方要操心。有排泄物的地方要先清理,要把不同的衣物做好分类,个别老人皮肤长了疹,就只能单独手洗,“得连夜把脏被子或脏床单洗出来,有时候一晚上要洗一两个小时。”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巡查结束,清洗老人换下的衣物

盖上洗衣机,毛群仙才得空坐下喝上一口水。眼睛还不时地望向面前的呼叫器,就怕耽搁了老人的呼叫。

“老人有呼叫,我基本都会第一时间赶到。”她解释,之所以说基本,是她也遇到过一次被投诉的情况。有一次她正在帮老人换衣服,另一个房间的老人按了呼叫器,可这边衣服刚换到一半,“他们家属说我去晚了,就要投诉我。”

“我们最怕的就是一些老人的家属不理解我们的工作。”毛群仙说有家属老是担心他们不在的时候,护理员会虐待老人,于是就在来探望老人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地呵斥护理员。

21:42
哪个老人有什么习惯都记在心里
她说做这个工作一定要有耐心爱心

“叮叮叮、叮叮叮……”在毛群仙刚要洗个手休息一下,准备十点的第二次巡查时候,呼叫器叫了起来。“26号房有人呼叫。”她看了一眼呼叫器上的显示,连忙赶过去。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接到26号房老人呼叫信息

往26号房赶的路上,毛群仙说,“应该是老人要吃饭,她经常这个点左右吃东西。”哪个老人有什么习惯,时间久了,她都会记在心里。

“阿姨您怎么了?是不是要吃东西?”进门后,她急走几步上前询问。果然,是老人觉得饿,想吃点饼干。“我现在给您泡,您先喝口水。”她调好温水一口一口喂老人喝下,然后去泡饼干。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喂老人喝水

“太晚了不能吃太多,我给您泡三片。”毛群仙边泡边向老人解释。老人肠道不好,只能泡烂了吃。

毛群仙就像喂小孩一样喂老人吃饭,吃一口还要擦一下嘴巴,防止汤水流到脖子里让老人不舒服。“老人能安静地吃饭,是很多护理员最大的心愿。”她解释,一些老人有情绪,会故意把饭菜撒到护理员身上,这时他们只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喂饭,“只要老人吃得进,我们脏点累点都没关系。”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毛群仙喂老人吃泡好的饼干

毛群仙说,从事老年护理工作,一定要特别有耐心和爱心。因为一些老年人可能平时神志比较清醒,但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糊涂了,就可能打骂护理员,她就碰到过不止一次,“这时我们不能生气,要更理解、心疼老人。”

●她说

每个养老护理员都会在刚从事这份工作时,经历辛苦劳累和不被理解的考验。收入低、工作劳累对于像我一样的护理员来说都可以克服,让我们最难受的是,付出了,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尤其是一些老人家属把我们当作照顾老人的“佣人”使唤,言语之间有时还带着责问甚至谩骂。我们需要来自社会的尊重!

没有丰厚的物质回馈、社会称赞,但这是我的工作,我会用心去做,不管外人怎样看待这个职业,喂饭、按摩、擦屎、洗澡……只要老人有需要,我便会立刻奔到他们的床前……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22:04
开始当晚的第二遍巡视
特别关注不能行动的老人有无大小便

渴了的、饿了的、拉屎拉尿的……哪段时间如果遇上特殊老人多,毛群仙恨不得有个分身,“最多的时候,呼叫器一夜都没消停过。”

老人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按床头的呼叫按钮,只要呼叫器响起,毛群仙就会立刻跑到老人的身边。

根据工作要求,夜间护理员每隔两小时就要巡视一遍所有房间,看看老人的休息情况,特别是要看看不能行动的老人有没有大小便。一旦发现有大小便,就要立刻给老人换下尿布,然后用温水给老人清洗。

在当晚的第二遍巡视时,毛群仙刚走进一位老人的房间就闻到一股异味。“这位老人有前列腺炎症,要不断清洗才能好点。”毛群仙介绍,这位老人神志已有些不清醒,大小便只能用尿不湿,因为情况特殊,她每晚都会特意过来多看几遍。

“我的衣服呢?”“你看见我衣服了吗?”从晚上9点多开始,每次毛群仙走进15号房间,一位奶奶便向她发问。这位奶奶已经记不清事了,可能是以前有件重要的衣服忘不了,所以经常会在夜里找她的衣服。

每次老人要衣服时,毛群仙都会不厌其烦地哄她:“您的衣服在柜子里放着呢,明天我拿给您看,现在先睡觉才能看到。”老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声“谢谢你啊”,但过了一会儿,她仍会找她的衣服,就这样一直折腾到精疲力尽地睡去。

“人年纪大了,脑子难免糊涂,所以老人有时候会表现得像小孩一样,必须要耐心地哄他们。”毛群仙说。

00:23
随时监控老人的体温
把老人当亲人让她坚持干了下来

毛群仙巡视时,经常会把手放到老人的额头上感受一下体温。“夜间护理员责任重大。这里老人的年纪都大了,很多老人还有这样或那样的疾病,所以我们必须要密切监控他们的健康状况。”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趁巡查间隙,给老人打好热水

在每个房间的桌上,都放着一张每位老人的护理记录和注意事项说明,如果有老人生病,吃药的时间表会特别醒目。比如,有的老人半夜要吃某种药,只要到了这个时间,毛群仙就会按时到老人房间,帮着老人服药。

“说实话,这个工作做了十几年,我都不好意思跟朋友说自己在福利中心当护理员。”毛群仙说,有一次自己回老家,同村的人谈论起护理员职业都很看不起,她害怕被人议论,所以不愿向人提起,“不过,这里的同事之间关系很融洽,跟老人们处得也像一家人一样,他们也把我当成女儿一样看待,我也觉得挺幸福的,就这样坚持下来了。”

福利中心几乎每年都有几位老人离世,这时毛群仙都会特别愧疚,总觉得自己没能照顾得更好。“和他们朝夕相处,给他们喂饭、换尿裤、洗衣服,跟他们聊天,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前段时间有位老人去世了,她也伤心地哭起来,一个劲儿地向老人的家属道歉。

04:00
全都弄好才放心交班
最希望得到社会的尊重和理解

凌晨4点,毛群仙开始了她的第五次巡查,这是她交班前的最后一次,所以会检查得格外细致,“我一定要把该做的做好才能交班。”

该换的尿布全都换掉,每个便盆都冲刷一遍,重点老人多看几次……虽然五次巡查看上去做的事大致相同,其实她每次都会有侧重。“第一遍是弄得让他们睡得舒服点,中间就尽量不能吵到他们,最后这次要清理他们一夜的排泄物。”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为老人清洗便桶

夏天要担心会不会有蚊子,空调温度会不会太低;冬天要担心老人被子盖得暖不暖和,有没有睡得踏实……整夜都围着老人转,一刻也不能放松。“刚开始接触这份工作,真没想到照顾老人会这么累,现在已经习惯了。”

在毛群仙看来,又脏又累、压力大、动不动就受气,是很多护理员干不下去的原因。

虽然嘴上说着委屈,可毛群仙说会一直干下去,直到退休:“不管老人有什么需求,我们都得做到。家属将老人送到这里,我们就有责任照顾好他们。”

夜幕下的杭州 | 13年坚持做失能老人夜里的“守护者”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失能老人 护理人员

上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车站调车员,像铁道游击队一样“挂在车上”编组列车
下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坚守,让杭城“动脉”更通畅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