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在机场,有这么一群人——无论是阴冷的雨雪天,还是酷热的高温天,他们都要穿着反光背心游走在停机坪,在机组人员登机前就要到岗。他们手夹文件板,时不时抬起手腕看看表,将对讲机里传来各种不容有失的指令执行到位。他们的工作就是对进出港的航班货舱进行装货、卸货,将数以万计的“不会说话的旅客”准确送达。
2019-03-18 11:52:34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汤晨阳 周一豪 尉国阳   编辑:蔡霞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他们就是机场运营中不可或缺的监装监卸工。

近日,我们来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走进停机坪,探访夜幕下的监装监卸工。

20:00

空旷的停机坪冷风长驱直入

穿上反光背心,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浙江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来到停机坪。空旷的场地冷风长驱直入,手机显示气温5℃,百米开外的飞机发动机传来的声音比在航站楼里听得更清晰。

“喏!春春在那里。”工作人员手指向偌大的停机坪一处小小的人形轮廓说。由于距离远,再加上一旁还有一架飞机,愈发显得人渺小了。

春春的大名叫邵春军,35岁,绍兴新昌人,在国航浙江分公司的监装监卸工岗位上干了5年,由于工作能力出色,深得领导的赏识,现在已经当上了小组长,因人缘好大家还是亲切地称他“春春”。

怕采访耽误了邵春军的工作,记者向身边的工作人员询问“他什么时候休息”,工作人员摇摇头说,不一定,如果航班延误晚点, 邵春军就得一直待在停机坪。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在几经协调之后,记者走进了邵春军的工作区域。与他握手时,几乎只能凭借口形判断,他在说“你好”——因为飞机的引擎声实在是太大了,记者在飞机边待了1分钟左右,大脑就有了“嗡嗡”作响的不适,周围还飘着一股难闻的航油的味道。但是,邵春军仿佛对这一切习以为常了。

20:30

装货时得确保货物无遗漏上对货舱

监装监卸的工作对象主要有三大类:邮包、货物和旅客的托运行李。如何将这些东西按照装机单准确无误地装入飞机的货舱,这就要考验监装监卸工的水平了。

晚上8点半,一辆拖斗车和传送车缓缓驶向一架空客A321飞机,邵春军说,离飞机起飞还有1个多小时,为了避免货物装慢了影响航班起飞,在旅客行李送到飞机前要先将快递公司的货物装好。“装货物时,我要根据配载数据给旅客的行李留出空间,但由于旅客是陆续值机的,行李数据随时都会变动,这时就需要凭经验对货舱的装货量进行评估了。”

传送带搭在拖斗车和货舱门之间。在装货前,邵春军沿着传送带走进货舱检查。货舱很矮,只能猫着身子在里面行走。空客A321有5个货舱,邵春军专注地检查,看看里面有没有前面航班遗留下来的小件邮包,并对货舱璧和通风口进行排摸,确定其完好。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邵春军进入飞机货舱进行安全检查。

检查工作结束,装卸工把货物小心翼翼地放在传送带上,货物通过传送带到达货舱,再由货舱内的装卸工将其分门别类地安置在各个货舱里。整个过程中,邵春军目不转睛地看着货物,装上一批货,他就在文件板上的装机单上对应位置打个钩,确保货物无遗漏、上对货舱。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邵春军正在对行李入舱进行监督。

20:50

网罩卡扣每一个都要反复检查

旅客的托运行李,经值机柜台转入分拣中心,归好类后由拖斗车拉到停机坪进行装机,一般比乘客登机时间早半小时左右。

晚上8点50分,旅客的行李准备进入停机坪,邵春军拿起对讲机,通知传送车过来装行李。

“你看,其实我们的工作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反复地装货、卸货,但是,这么简单的活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因为需要绝对的细心,有一点小疏忽就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装行李的时候,邵春军要注意装卸工有没有把行李和货物混装,因为飞机在起飞时行李就有可能被货物压坏,更重要的是,没有按照配载装货物、行李,会影响飞机起飞平衡。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行李箱装机前都要进行检查。

装卸工装完货需要将舱内的网罩上扣,每一个扣,邵春军都会反复检查——一旦卡扣没有扣好,飞机起飞时行李就会通过网罩滑落至另一个货舱,这又会打破飞机飞行平衡。

所有的出入港航班,监装监卸工“到得最早,走得最晚”。装完行李,离旅客登机还有十来分钟,这时邵春军还不能走,他得待在机位上,时刻留意对讲机传来的消息——几分钟后,后台工作人员说有一位旅客仍没有登机,又托运了行李,这时邵春军就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货舱里对应的行李翻找出来,确保旅客不小心错过了航班行李得留下。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邵春军检查行李箱上的登机牌。

没过多久,对讲机又传来一个消息:未登机的旅客找到了,这时候,邵春军不慌不忙地把行李再次装入相应的货舱。

21:30

航班延误多就要从下午站到晚上

这个时间点,邵春军来到停机坪旁的休息室坐下,喝了几口热水暖暖身。他说,当天他从下午1点开始一直在停机坪工作,因为当天下午有好几个航班飞机延误了。“有时候,我们在停机坪待一整天也有可能。”

“我是航空学院毕业的,2007年来到国航浙江分公司工作。在做监装监卸工作前,我是在候机楼工作的,面对航班延误啊这些突发情况,我与旅客会有很多的交流,当然,有开心也有郁闷。”邵春军说,2012年年底,监装监卸岗位缺人,自己又是一个乐于接受新鲜事物的人,便主动提出申请,转到机坪做起了监装监卸工。“当时很多同事都不解,问我在候机楼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转到风吹雨打的室外工作。”

转岗半年后,还有同事茶余饭后问邵春军,“你后悔了没呀?”邵春军开玩笑回道:“我怎么会后悔呢?现在的我会这会那,懂的东西比你多呢!”多在哪里,邵春军说,“独自站在机坪做调度,可以让我的心沉静下来,为人处世也变得更有章法,这算是一种成长吧。”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进入休息亭,不忘继续完成工作报告填写。

其实,成长的背后是要付出无人所知的汗水——

夏天,高温来袭,停机坪的地表温度直逼70℃。邵春军说,他曾经做过一个实验,用矿泉水把鞋底打湿,走出去没几步,翻起鞋底已经看不到水迹了。

遇到雨天,工作人员只能披雨衣,可是,邵春军与同事习惯什么都不披。“本来冬天户外工作冷,衣服穿得多,如果再穿件雨披,手脚活动不开,还黏答答的,难受得很。况且有时候雨太大,雨衣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为此,邵春军与同事会在休息室里放五六双鞋子,遇到鞋子里都是水了,等回到休息室就换。

23:00

他眼里

有很多别人“看不到”的细节

晚上11点,邵春军又踏上了停机坪。

在路上,他发现了一个纸团,马上捡起,他说,这是多年工作养成的习惯。“如果一阵风吹过,把纸团吹进了发动机里,那可就麻烦了。”

在邵春军眼里,有很多别人“看不到”的细节。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这时,一架从昆明飞往杭州的飞机落地了。飞机缓缓走向指定停靠点时,邵春军有条不紊地联系拖斗车、传送车到飞机停靠点来拉行李。

站在飞机旁,能直接地感受到发动机和轮胎释放出的热气。邵春军说:“冬天热气还能取暖,要是在夏天,滚烫的发动机和跟火炉一样闷热的货舱,人靠近几秒钟汗就冒出来了。”

装卸工卸行李时,邵春军也很忙,他要观察旅客的行李箱有没有损坏。如果有破损,他要立即拍照取证并上传至行李部门,让相关工作人员主动与旅客进行后续事宜沟通。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卸完货后,邵春军要进行记录。

01:00

保障结束

停机坪终于安静下来

当晚没有延误的航班,国航的停机坪里停满了飞机。对于邵春军来说,一天的工作也临近尾声了。

望着一架架落地的飞机,邵春军有感而发:“我们就像是指挥中心的‘眼睛’,保障着每架飞机的安全。这份工作给予我的,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感。”

“什么时候这种感觉最强烈?”

邵春军低头想了想,随后抬起头,眼里仿佛透着光,用一种兴奋且自豪的语气描述道:“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每年的除夕,我在家吃完年夜饭就得往机场赶,要和兄弟们一道保障当晚和次日的航班。节假日对于我们来说,是需要加倍专注的。去机场的路上我看着窗外的灯火和烟花,那一瞬间,内心有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夜幕下的杭州 | 他每天要接送数以万计“不会说话的旅客”

●他说

在停机坪工作的日子,微信运动的步数不会少于两万步。爸妈打趣说,他们都不用问上不上班,直接看我的微信运动中显示的步数就好了。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没有陪家人度过一个完整的除夕,心里还是对家人有着很多的愧疚。有时邻居会问我爸妈,“人家孩子除夕往家里赶,怎么你家孩子往单位跑?”我爸妈说,“他是去送还没有回家的人回家!”他们的语气里透着满满的骄傲,也是给我无忧工作的支持。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机场 监装监卸工

上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像挖雷一样排除高速路隐患,让司机的出行路更平安顺畅
下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下水道养护工郑国强:道路没积水,我们就很开心了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