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铁路的繁忙众所周知,白天,一趟趟列车呼啸而过,晚上,除了一些普速列车和货运列车,还有一群线路工见缝插针地忙碌。线路工更常见的称呼是铁路养路工,他们的作业有一个奇特的名字:天窗。
2019-05-29 10:30:3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骆阳   编辑:孟泓颖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所谓的“天窗”,是指列车运行图中不铺画列车运行线或调整、抽减列车运行,为施工和维修作业预留的时间。简而言之,就是避让开列车正常的运行时间,尽可能不对旅客的出行造成任何影响的时间窗口。这个时间,很多时候就是线路工的工作时间,它并不固定,但以深夜居多,线路工的生物钟也因此要随着列车时刻表的变化而变化,施孔勤就是其中一员。

21∶05

线路工常做的项目较多强度也大

晚上9点05分,施孔勤已经起床,他住在杭州维修工区宿舍,这里隶属于杭州线路车间,管辖杭州站1-16道,笕杭线上行K198.605-K202.124、下行K198.069-K201.622,道岔103组等,总换算公里达42.666。“这些太专业,简单来说,就是管理的范围很大。”施孔勤笑着说。
现在这个时间点还不算上班时间,当天的工作内容是“维修天窗”,所需时间比较短,第二天1点半之前就要结束;如果遇到“施工天窗”,那就可能干到第二天早上了。“火车车轮与钢轨之间长时间摩擦后,钢轨会产生磨损,并引发疲劳伤损,严重的甚至会造成断轨。所以,我们要对伤损钢轨进行维修更换。”施孔勤说,时间长了,甚至需要更换整条钢轨。
一般来说,线路工经常做的工作,包括检查道床外观、测量轨道几何尺寸、整治钢轨结构病害和更换影响行车安全的某段伤损钢轨或者构件等,项目比较多,工作强度也比较大。施孔勤是2017年8月加入这份工作的,在行业内还算是个新人。

21∶50

安全教育是每次作业前的重头戏

晚上9点50分,到了开会的时间,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在开会之前,所有人都要把手机上交到柜子里。“我们作业时是不能带手机的,因为这会影响作业安全。工作中需要万分小心,容不得一点疏忽,所以我们在工作期间基本属于‘失联’状态。”施孔勤说。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会上,工班长要详解晚上的作业,把任务分配到每一个人身上;也要告知大家需要拿哪些工机具,要一次性带全以免发生工机具缺少、单人离开作业群体回去拿工机具的情况。安全质量员要强化大家的安全意识。他会从当天的作业内容出发,讲述每个流程中容易发生的危险,提醒大家各类注意事项。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安全质量员都是老师傅,他们经历过很多突发事件,所以各个环节上容易出的事儿,他们都会一遍遍教我们这些新人。”施孔勤解释,“因为每次作业的地点都不一样,有些点离我们站点挺远,来回非常麻烦,而‘天窗’作业时间紧迫,所以所带的工机具我们宁可多一些。”

22∶18

拿好工机具后还要等“天窗”时间

工班长把所有事项交代完时,已经是晚上10点18分。大家离开会议室,开始准备各种工机具及材料了。轨距尺、撬棍、扳手、切割机……所有的工机具放在了一辆工具车上,不大的车子里装得满满当当。“这个大小刚好,因为去往施工点的路不好走,车子再大一点就过不去。遇到车难走的路,还需要我们每个人或拎或背工机具去作业地点。”施孔勤说。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施孔勤在工区材料间准备当夜作业的工机具。

头戴探照灯,近20人的队伍浩浩荡荡集合到了铁路作业通道门前,还没到规定的作业时间,大家在通道门前的棚子里又拿了好多材料。“铁路作业通道门后面其实就是轨道区域。你看到对面亮着灯的那幢大楼了吗?那就是城站,我们现在就在它的背后呢。”施孔勤指着墙外的一幢建筑说。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施孔勤在工区材料间准备当夜作业的工机具。

人员不少,但没有什么喧嚣,大家静静地等待着工地防护员与驻站联络员沟通,确认到了“天窗”时间才能够进去。
“现在是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22点45分,本次作业内容是……有没有明白?”工地防护员再一次告诉大家当晚的作业内容,所有人齐声喊“明白”。一系列规范的流程后,大家踏入已经打开的作业通道门。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作业人员快速运送作业机具和材料前往作业地点。

23∶02

作业前要拔草以防影响道砟效果

此次作业的点距离较远,大家步行了十几分钟才到。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携带作业机具列队步行前往作业地点。

“差不多有个1公里吧,主要是路不好走,所以慢。”施孔勤说。浩浩荡荡的队伍沿着铁轨旁的小道前进,途中没少遇到大石子以及树枝等。普速铁路基本上都会采用有砟轨道,也就是在钢轨下方铺设碎石子作为道砟,在列车的行驶过程中,一些石子会“蹦”到小道上。
晚上11点02分,大家到达指定点位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草。在碎石子中,有不少杂草顽强地冲出了地面。“道砟的作用就是将轨枕的压力均匀传到路基,保护路基不会损坏,还能够减低列车经过时所带来的震动及噪音,但长草了之后,就会影响道砟的效果。”施孔勤说。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清理杂草。

23∶35

一项作业需要大家协同进行

在设置好安全防护灯之后,大家各司其职。施孔勤的工友在被换钢轨两段的左右轨节间,横向各设置一条铜导线,这也是为了作业的安全。施孔勤则是需要拆卸钢轨接头夹板、扣件(道钉)等。“现在有内燃螺丝机可以松螺栓,方便了很多。”施孔勤说完,启动了一台铁路专用的内燃螺丝机架在钢轨上,对准螺栓处左右手一压,螺栓就松开了。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在施孔勤松钢轨扣件的同时,同事快速更换失效零配件。

看着容易做起来还是要有点技术含量的,施孔勤松开所有螺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35分了,因为有很多螺栓并不是很容易就能松开的,这些“顽固分子”,需要施孔勤和工友合力使用其他工具松开。与此同时,另几名工友已经开始切割钢轨。作业时喷射的火花照亮了夜空。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线路工和钢轨焊接工对钢轨病害部位进行切割,便于更换回收。

“时间真的很紧,我们都是分头行动,各司其职,单根更换轨道作业有挺多工序是可以一起进行的,这样就缩短了我们作业的时间。”施孔勤说。  

●画外音  

在记者眼中工作已很“老练”的施孔勤,在工友的眼中却还是个“新兵蛋子”。毕业于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学院的施孔勤,专业其实和铁路不是很搭,刚进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他说,两条钢轨看似简单,可里面的门门道道太多了,还好单位给他安排了师傅,手把手教他,才有了现在的熟练程度。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安装扣件,复紧扣件、螺栓。

作业期间,松螺栓的、切割钢轨的、拨进新轨的、确报安全情况的……近20个人的队伍没有一个人闲着。特别是还有一批探伤的工人,要手拿仪器在钢轨上一点点地扫查,不放过任何一丝潜在危险。因为在列车的巨大冲击下,钢轨每天都在发生细微的变化。探伤工需要对轨道的健康度进行“体检”,发现可能引发大疾病的“小伤”,再积极快速地进行“治疗”,避免发展成影响安全运营的“大病”。

00∶35

一毫米的偏差都会导致严重后果

凌晨0点35分,此次作业已经进行到了尾声,30米长的钢轨已更换完毕,这条钢轨可以说是众人齐心协力之下才换上去的。“你刚才也听到了,我们‘1、2、3’地喊,一步步把旧钢轨移出轨道,再把新轨道拨进来,很花力气。”施孔勤说。这一个活儿干下来,他已满头大汗。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施孔勤和工人师傅们一起把新钢轨拨入指定位置,便于后续焊接。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施孔勤和工人师傅们一起把新钢轨拨入指定位置,便于后续焊接。

新钢轨放好之后,众人开始将扣件、螺栓等一样样往上拧。“工班长还需要对轨距、对水平、看方向、看连接零件、旧料摆放等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如果不合格就要及时返工。”施孔勤说,像接头钢轨上下、左右错牙不能大于1毫米,钢轨接头轨缝不能大于18毫米,绝缘接头不能小于6毫米等。在刚才作业的时候和作业结束之后,工班长都需要反复检查。“即使1毫米的偏差,都会导致很多严重的后果。”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新钢轨拨到位后,钢轨焊接工对焊接位置两股钢轨进行位置调整。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钢轨焊接完成后,施孔勤和同事对扣件进行最后的复紧确认。

作业结束后,大家赶紧收拾各种器材以及更换下来的扣件等,准备撤出工作区域,在工地防护员与驻站联络员的沟通下,大家回去也是大步流星。“天窗”时间快结束了,他们必须尽快撤离。

02∶30

回到驻地放好工具后还要做记录

回到驻地,施孔勤和工友们一起清点器材,把所有取出来的工具都安放好,然而他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我还需要把这次作业的情况汇总反馈,通过电子版进行存档,留下记录。”施孔勤说。
把所有后续工作做完时,已经是凌晨2点30分了。“这次的作业真的算很轻松了,要是碰到大修或者突发情况,天没亮别想回来。”施孔勤说,铁路系统每年都会有“集中修”的时间,也就是集中在某个时间段,集合铁路单位的人力、物力等,对达到使用寿命的铁路设备零件进行更换,整修铁道路基、更换磨损钢轨及其他设备,并对铁路桥涵隧道和防洪重点地段进行检查整修等。
脱下湿透后又干了的工作服,施孔勤走进了浴室,对他来说,这一刻就是最不疲劳的时候了……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钢轨上干着“绣花活”确保列车安全

●他说  

线路工的工作就像是“绣花活”,而且是要粗中有细。来了铁路感觉工作强度还是比较大的,刚来那会儿,每天上完夜班还能早上很早就起床,时间一长就不行了。
我大学学的不是这个专业,进了铁路感觉一脸懵,不过工区里的工班长还有老师傅们都很热情,作业上有不会的就仔细教我,生活上有麻烦也会关照我,能加入这么一个大家庭,我很高兴。
铁路这个行业就是一代代接力奋斗下去的,我们的干劲和冲劲加上老师傅们的经验,才能让铁路安全越来越好,也才能确保旅客们出行更安全。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做海洋的搬运工,让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鲜的海货
下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侧壁清洗让杭州城市路段更美丽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