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垃圾分类·我在行动 | 点赞!当下杭州非常火热的垃圾分类,这两位老人已经默默分了20年了

最近,西湖区灵隐街道党政办主任郦雨霞发了一条朋友圈——我们曙光社区老党员辛玉清家,虽然(她)身患疾病,但坚守初心,身先示范,在当前社会舆论轰轰烈烈套乱垃圾分类怎么搞的时候,老人却默默坚持,早已将垃圾分类变成了生活习惯。给老人点赞!
2019-07-09 18:44:54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汤晨阳 通讯员 秦容苗   编辑:杨小波

文字下方,还附上了一张贴在墙上的手写垃圾分类清单。
“你是什么垃圾?”这句玩笑话,映射出当下以上海为示范的46座城市正在大力落实垃圾分类要求,而辛玉清早已把“要求”变成了“自觉”。她是怎么做到的?昨天,记者来到辛玉清家中。

垃圾分类不正确

他急得要“骂人”

辛玉清奶奶今年86岁,住在西湖区曙光新村。小区内的垃圾房上,张贴着各种垃圾分类的标识。
辛玉清和91岁的老伴张国(应受访者要求化名)住在一起。张国是一名退伍军人,耳朵几乎听不见,平时的日常生活也离不开辛玉清的照顾,但有一件事儿,辛玉清和子女们必须得听张国的。
这件事儿就是垃圾分类。
在家里的厨房墙壁上,张贴了一张边角已泛黄的垃圾分类清单,是张国亲自整理手写上去的。什么时候贴上去的?张国和辛玉清都记不清了,“大概是10年前吧。”
从清单上看到,除了厨房垃圾的名称没有改成易腐垃圾,其它的分类都很正确,并且都与家里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比如说孙子用过的毛纸尿片,属于“污染纸张”,归类到其它垃圾中;家中常备的药过期了,应该属于有害垃圾;儿子爱喝的可乐罐、孙子的奶粉盒,统统是可回收垃圾。
辛玉清说,以前自己要是垃圾分类不正确,会被老伴责备,哪怕儿子女儿偶尔来家里吃饭,分错了垃圾也要挨批评。“时间久了,他干脆贴了张垃圾分类清单在墙上,该怎么做让我们自己看着办。”
有好几回,张国“突击检查”,在厨房的垃圾桶里翻来翻去,也不嫌手脏,最终找出几张纸片,气呼呼地问,“这纸片怎么会在厨房垃圾里面?谁扔的主动来承认错误……”
虽然行走不便,但在扔垃圾方面他还是要亲力亲为,因为担心“其他人把垃圾丢错桶”。
“看到他这么较真,我也真是‘怕’了他了,所以每次垃圾分类都会归好,慢慢地,我也养成习惯了。” 辛玉清说,老伴喜欢读报,最近看到上海垃圾分类搞得轰轰烈烈,他直拍大腿叫好,“我当时在厨房做菜,把我都给吓了一跳。”

90年代在悉尼感受颇深

“垃圾分类国内迟早会推开”

在大部分人的垃圾分类意识还处于萌芽时,为啥张国已经开始“上纲上线”了?
这还要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一次出国游说起。
“记不清具体年份了,当时我和老伴一起飞到澳大利亚的悉尼,看望在那儿生活的女儿。”留在悉尼的半个月时间里,给张国夫妇最大的印象就是俩字,干净。
“悉尼的路面一尘不染,就算在墙角你也找不到一丁点垃圾,这在当时的国内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为此,辛玉清还特意问女儿,“你们这儿的清洁工是不是特别勤快?”
“不全是。”女儿回答,“最重要的是,这里人们的环保意识都非常强。”
辛玉清很快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绿色理念——人们出门都会带一只小垃圾袋,纸巾、果壳不会随意乱丢,先装在垃圾袋里;路面上的垃圾桶主要分为三种颜色,红色、黄色和绿色,分类的标准和现在国内差不多;在女儿家里,破旧的布料和废旧报纸归一类、灯管和杀虫剂有专门的放置点。
像旧沙发、床垫等大件垃圾,垃圾箱里塞不进,居民也不会随意丢在路面上——政府会定期上门来回收,保证每一样垃圾最终都去往“它该去的地方”。
辛玉清说,没过几年自己和老伴又去了一趟悉尼,“第二回,我们很快就适应并养成了很好的垃圾分类理念,也就是从那开始,老伴就觉得,垃圾分类虽然在国内没有推开,但是一件总会到来、必不可缺的事。”
回国后,辛玉清和张国感叹道,中国要真正强大,细微之处方见实力。
如今,辛玉清看到别人在扔垃圾时分类不正确,都会上前说两句。“有时候别人不理我,或者干脆飞我个白眼。” 辛玉清笑着告诉记者,“我觉得国家要把垃圾分类这件事给做好,最要紧的一环就是老百姓,只有大家的意识上来了,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垃圾分类·我在行动 | 支付宝上线多款垃圾分类小程序,杭州人可在线查询
下一篇:垃圾分类·我在行动 | 垃圾分类准确率达95%以上,这个小区是这样“软硬兼施”的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