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10年民宿创业路,他先苦后甜,这位回乡创业的新农人带火了乌镇“村落式民宿”新业态

眼下马上就是暑期了,旅游旺季即将到来,民宿度假一直是近些年游客的首选之一,乌镇“那年晚村”民宿的负责人胡勇在旺季之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赶来参加日前举办的嘉兴市农村青年新产业、新业态培训班,向专家学习创业经验并与到场的50余位创业新农人分享创业“金点子”。
2020-07-10 12:37:27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罗丹   编辑:孟泓颖

浓浓水乡情

新农人返乡创业

乌镇“那年晚村”民宿的创始人胡勇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新农人,他有着10年的民宿经营经验,从自家民房的农家乐到如今乌镇首个“村落式民宿”,10年间房价翻了近10倍,入住率还从30%增加到了80%,胡勇正走在自己的民宿致富之路上。

胡勇与民宿的故事还要从10年前说起,那时上海世博会辐射乌镇旅游业发展,以民宿为典型的农村创业项目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萌芽。在外打工的胡勇从手机新闻上看到了有关乌镇的报道,了解到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乌镇旅游,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乌镇人,在外打拼13年的他看到了创业机会,也终于可以直面心中那份舍不下的水乡情怀。于是胡勇辞掉了桐乡星级酒店工程管理员的工作,决定返乡创业。

回到老家乌镇后,由于打工的工资每月只有两三千块钱,“月光”的生活让胡勇几乎没有存款,更不要说创业投资了,胡勇只好用自家的三层农建房开起他的第一家民宿。“3楼自住,楼下两层经营民宿,4间房起步,没有重新装修,一张床、一个电视、一个空调就组成了一间客房。当时一家五口人都挤在3楼住,还时不时有噪音休息不好,游客进出也让安全性降低了。”胡勇回忆说,当时整个乌镇在运营的民宿仅有100多家,民宿就开在路边,不需要什么宣传,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只是招待过路的游客就足以客满。那时,因为运营成本低,利润也不错,胡勇尝到了开民宿的甜头。

从2010年开始,胡勇陆续开了3家民宿,在他的带领下,老婆和弟弟都相继成为了他的民宿合伙人,身边的很多朋友也在近些年回到乌镇做起了民宿生意。胡勇说:“目前,乌镇在运营的民宿已有600多家,是10年前的6倍,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创业返乡的新农人开的,他们以前有的是在单位上班的,有的是做点小生意的,也是近几年看到乌镇的游客越来越多,很多年轻人都选择返乡创业了。”

千万元投资3家民宿

曾在困难中前行

4年前,胡勇决定再开第3家民宿,虽然有一点民宿创业经验,但这次能否成功还是未知,要知道开首家“村落式民宿”并非易事。胡勇算过一笔账,租下旧房、改造装修、置办家具,一共需要1200万元的投资成本。如此之大的投资让胡勇听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回报周期长、没有“村落式”民宿范本、危房改造成本高,这些都是胡勇需要面对的难题。

可实际远比想象中的更难,为了租下心仪的房子,胡勇需要找到9位土地所有者,分别和9位房东签订租房合同,他回忆说:“这9个人中只要有一个人不同意,合同签不了,我的民宿也就‘泡汤’了。前前后后拟合同上门拜访了无数次,终于租下了这片院子。”

仅仅是租下了房子还远远不够,又一个棘手的问题出现了,胡勇租下的旧房均是房龄超过40年的重度危房,已经不能住人了,旧房改造迫在眉睫。胡勇请来杭州设计公司对房屋进行加固,可矛盾却出现了,施工方为了控制投资成本,提议钢结构加固,但胡勇认为成本更高的钢筋混凝土加固方式能够大大提高安全性。争执再三,顶着投资成本翻倍的压力,胡勇最终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成了乌镇民宿的“范本”

带火了乌镇民宿新业态

2017年5月,胡勇的第三家民宿“那年晚村”正式对外运营,4栋民房共有30间客房,还有一个3亩大的院子,乌镇第一家“村落式民宿”与游客见面。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10年民宿创业路,他先苦后甜,这位回乡创业的新农人带火了乌镇“村落式民宿”新业态

“那年晚村”民宿。

胡勇把酒店外部的泳池照片放在携程、去哪儿网等网络预定平台进行宣传,民宿少有的泳池一下子吸引来了不少游客,刚开始营业,“那年晚村”就一炮而红,成了乌镇民宿的“爆款”,还曾先后获得2017年浙江省金宿级民宿、2018年度乌镇最美民宿、浙江省金宿级民宿等荣誉。

客源从最早的江浙沪游客到如今吸引北京、黑龙江、广东、江西等多地游客,甚至还有国外游客也纷至沓来。“现在除了乌镇景区外,民宿度假也成了吸引游客前来的又一大亮点,很多游客在网上看到我们的民宿,很向往乡村生活,也可能不会去到景区,只在民宿里小憩几天。”他介绍说。

令人高兴的是,除了新游客的不断涌入,来民宿的回头客还有两成以上。其中有一个VIP顾客让胡勇印象深刻,这位江西游客已经来“那年晚村”30次了,每逢假期他都会带上亲戚朋友,从江西特地过来民宿小住几天。在胡勇心里,他不仅是特级VIP客户,也成了好朋友。

不仅如此,“那年晚村”也成了明星、网红的“打卡”热门地,特设的公共区域为年轻人提供了“轰趴”场地,尤其是到了毕业季,胡勇的民宿总是一片欢声笑语,民宿生意也越做越红火了。

可今年的疫情却让胡勇的民宿入住率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这让胡勇又一次转变了营销思路。胡勇决定借助抖音、快手这样的直播平台为民宿“吸粉”,还计划开发民宿的“周边娱乐”,加入年轻人喜欢的娱乐项目,这样一来才有可能再次提高入住率。虽然困难一个又一个,但胡勇却说:“我从没想过放弃,办法总比困难多,所以致富之路也越走越宽了。”

10年民宿致富路 房价翻了10倍

入住率增加了五成

10年的民宿创业之路,让胡勇感受最深的变化可以用一串数字来表示:“10年前,一间民宿的房价是180元左右,入住率仅有30%,年营收额不到100万元;10年后,一间民宿的房价是500元到1000元,入住率保持在80%以上,年营收额最高达600万元。”胡勇高兴地说,能够致富得益于“那年晚村”民宿。

据介绍,胡勇的“那年晚村”民宿在2017年营收额达到了400多万元,2018年达到顶峰600万元,2019年有所下滑但仍高于前几年。

靠着这片3亩大的地方,胡勇走上了创业致富路,也终于可以实现多年前的愿望。“以前打工的时候想得最多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出国旅游就好了,可当时工资只有几千块钱,想出国看看既没有时间,也存在经济压力。现在生活富裕了,可以一家人去国外旅游,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胡勇高兴地说。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刚刚!《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表决通过!
下一篇: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90后养蜂人返乡直播带货年销售额达1500万元,他说:我有个梦,让更多人知晓家乡的“秘蜜”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