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关停矿山、造纸厂……杭州富阳告别“黑色GDP”转换思路谋发展,绿色发展让百姓走上了良性致富路

村里还能招商引来近17亿元投资?这是富阳坑西村村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却真实地发生了。近几年,村里毅然关停了所有矿山,转换思路发展“绿色经济”,投资近17亿元筹建温泉度假区。环境好了,不少老百姓准备开民宿,要尝尝“绿色致富”的甜头……
2020-07-30 11:49:27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罗丹 通讯员 何容发(摄)   编辑:孟泓颖

不仅是坑西村,近年来富阳各地都在进行环境整治或产业转型,有的关掉矿山,有的关停造纸厂……整治污染支柱企业超千家。在“蹲下去跳起来”的转型阵痛中,富阳转换发展思路靠绿水青山换来“金山银山”。

A美丽乡村建设盘活农村经济

虽挣到了钱村环境却“蓬头垢面”

坑西村下了决心:关停所有矿山

富阳坑西村距杭州市中心约30公里,近几年,村里关停了所有矿山做起了“生态买卖”,成了环境整治工作的“榜样”。

坑西村党委书记赵明灿从2002年起就在这里当村干部,他说:“以前坑西村有不少矿山,每天都有1000多辆货车进进出出运走矿石,虽然挣了点钱,但村里整体环境很差,可以说是‘蓬头垢面’,外人提到坑西村就摇头,也有不少村民投诉矿山污染了环境。我们不能一直做老百姓反对的事情,加上那时政府大力推进环境整治工作,所以2015年我们下定决心:要关掉村里的7座矿山。”

上世纪末富阳百姓在尘土中暮归

可真的要关时,却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因为当年坑西村开矿,所以非常富裕。为了顺利关掉这些矿,村干部想尽了办法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

矿厂关了,却留下了一座座“满身伤疤”的山,一下雨还经常塌方。“看来只是关停矿厂还不够,要修复好山体才能从根本上治理好环境。所以我们用废矿造田修复土地,一次性扭转林地3000多亩。农户们拿到了之前商定好的林地补偿,征用的土地收益也会按时返给农户,老百姓的收益有了保障。”赵明灿说。

如今老百姓在晚霞里休闲

有了环境效益后,如何发展经济也是村干部要考虑的重点。“摸清家底谋发展。当时富阳提出‘三美’新农村建设,那么我们坑西有什么优势,这是我们当时想得最多的问题。”再三研究后,村干部们把目光投向了当地的温泉、茶园、石林等“先天”资源优势。

成功招商引来近17亿元投资

“未来我们坑西村会有很大变化”

让赵明灿和村民们最开心的是2018年的那次成功招商,坑西村的百亩荷塘、千亩石林、万亩茶园吸引来了浙江永耀集团,引进了文旅和农旅项目,这让坑西村一下子拿到了16.8亿元的投资。投资人周建明的老家就在距离坑西十几公里的大地村,他说:“回到家乡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建设家乡,带动村民致富,是我的梦想。”

富阳区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东梓关村长塘整治后

富阳区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东梓关村长塘整治前

周建明为坑西村带来了西岩温泉度假区项目,按计划还有3年就会建成完工。坑西村未来将引进温泉中心、五星级度假酒店、国际马术俱乐部、现代农业观光园等亮点项目。“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中国温泉文化名镇,还有国家4A级景区,现在全村推进的坑西温泉旅游度假区项目,所有村民都很支持。未来,坑西村会有很大变化。”赵明灿很高兴。

他说:“如今,村民们都跃跃欲试地想开农家乐、民宿。村里打算找一家专业民宿公司先带头做示范,让村民们学习。同时,将村里的闲置房梳理一遍,可以自己做民宿,也可以拿出来出租。”

从“卖石头”到“卖风景”,坑西村的老百姓靠生态环境走上了致富之路。

摘掉经济薄弱村的“帽子”

富阳各地不断上演靠“绿色”致富

不仅坑西村,“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致富故事在富阳各地不断上演。富阳新登镇上山村也同样靠“绿色”致了富。

近年来,富阳创新成立了“三美”建设,推进美丽乡村、美丽城镇、美丽经济,用两年多的时间让富阳乡村从“脏乱差”变成“洁净美”,小城镇由“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上山村就是这样一匹致富“黑马”。

过去,因为村子穷,上山村的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了,在外地被问起家乡,还羞于说自己是上山村人。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村,通过种荷花爆红了,村民开的农家饭店一天能营收上万元。今年“第五届浙江省生态音乐节”在上山村开幕,短短6天吸引游客5万余人次,累计旅游收入45万元左右。

正是看到音乐节的火爆及带来的商机,来自桐庐的上山村媳妇“红姨”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吃店,主要卖馄饨、面条等简餐,价格在5至10元不等。“开店半个月就迎来了音乐节,音乐节开幕第一天就卖了3000多元。”“红姨”笑着说。

游客多了,村民们纷纷办起了农家乐,“种荷+泥鳅+水鸭+田螺”模式拓宽了增收路子……颜值和产值俱佳的上山村,还吸引乡贤回归投资3.5亿元,打造“小六石欢乐谷”,开发旅游综合体。通过“土地流转+美丽田园+乡村旅游”模式,促进农民增收,摘掉了经济薄弱村的“帽子”。

同样发展“绿色”经济的还有万市镇新民村的三九山。三九山曾是满目疮痍的废弃矿山,矿山老板万将文转行办起了果园,把三九山打造成了“花果山”。万将文感叹:“光卖桃子一年就能收入80多万元,我是真切体会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的道理了。”

渌渚镇阆坞村洪家岭的废弃矿山,如今也已成为种植白芨等经济作物的沃土……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富阳通过盘活农村沉睡资源,成功举办了“味道山乡大会”“百花大会”“江鲜大会”等一系列活动,打造出了龙门、查口、东梓关、上山等一大批美丽经济示范镇村。据悉,2019年全区乡村旅游接待游客1500万人次,实现乡村旅游收入8.57亿元,分别增长34.9%和27.9%;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60743元和35465元,增长8.5%和9.3%;经营性收入15万元以下经济薄弱村全面消除,老百姓们尝到了绿色发展的甜头。

B“绿色GDP”让老百姓尝到甜头

关掉造纸厂当起“新农人”

他要把自己的庄园打造成“世外桃源”

绿色发展不仅让村民尝到了甜头,就连企业老板也放弃了“老本行”当起“新农人”,做起了“绿色”生意。

俞江桥是富阳永昌庄园的负责人,他的庄园里有山庄、民宿,有仙桃、樱桃、杨梅、枇杷,还有西瓜、黄花菜……俞江桥和他的创业伙伴先后投入2000多万元,计划把庄园打造成一个“世外桃源”。

据了解,永昌庄园仅鲜桃面积就有600多亩,品种10多个,从5月20日开始可以一直采摘到11月20日。庄园还开展了桃树认养活动,花200元就能认领一株桃树,庄园负责有机无公害栽培,保证每棵树桃子不少于15公斤。在这里,春天赏花挖笋、夏秋摘瓜果、冬天赏雪景,干农活、吃土菜、住民宿……如今,永昌庄园已成为永昌镇最美的景点之一。

果树种得好的俞江桥,曾经却是一位从事造纸业的老板。前几年,富阳整治污染企业,在2017年对造纸业等污染企业下了“最后通牒”,同年11月发布《富阳区江南新城拆除工业企业补偿方案》,其中宣布要清空富阳江南新城造纸园区,当时不少纸厂老板叫苦不迭,而俞江桥在此之前就毅然关停了自己的造纸厂。

造纸、化工等曾是支柱产业

高污染高耗能严重影响了城市环境

整治工作一度很轰动,因为清空造纸业,在老百姓眼里曾是“不可能的事情”。

早在上世纪90年代,造纸业就成为了富阳的支柱产业,那时富阳大大小小的造纸企业及关联企业就有1000多家,从业人员有十余万人。鼎盛时期,造纸业税收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半壁江山,造纸工业生产总值占全区三分之一。“那时,说要整治关停造纸业,很多老百姓都不相信,祖祖辈辈糊口的支柱产业怎么可能会清空,认为政府也只是说说,真正‘伤筋动骨’的工作很难进行。”杭州市生态环境局富阳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章永乐介绍。

但即使经济效益再好,造纸业毕竟是污染产业。当地人回忆:“那时这里到处是烟囱,开车走到哪里能都看到烟囱在冒烟;空气中弥漫工业废气,特别是春江造纸园区异味很重。”

83岁的陆启田曾是大源溪村的老书记。他回忆,上世纪90年代流经村庄的河道满是淤泥,筷子都插得牢,还伴随着臭味,夏天晚上睡觉都不敢开窗。

曾经富阳大源溪青山段水域污染严重

“环境污染主要是因为原来富阳的支柱产业是造纸、铜冶炼、化工、采石挖矿等高污染高耗能行业,经济结构单一,基础设施不完善,污水处理能力不足。”章永乐说,虽然这些企业为富阳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造纸厂排出的污水、工业企业的烟囱在城市中比比皆是,采石挖矿给山体留下的“后遗症”,化工厂更是对水环境和空气环境影响巨大。

对污染企业“动真格”

富阳迎来稳中有增的“绿色GDP”

号召多年的整治工作,在2017年终于“动真格”了。“整治工作开展最大的阻力是企业,不少造纸企业都有抵触情绪。为了能够顺利开展整治工作,政府给予主动整治的企业适当奖励,给转行本地创业办厂的老板提供优惠政策,这才劝动了这些企业。”章永乐说。

2017年11月底,造纸业及关联企业的腾退工作正式开始,到2019年底全面整治转型并关停到位,共腾退造纸及关联企业1000多家。

富阳曾经的支柱产业造纸厂拆除

告别“黑色GDP”,如何保证经济效益是个大问题。

富阳把培养和引进以高新制造业为主体的新兴产业作为了主攻方向,2019年8月,面积5.8平方公里的杭州市高新区(滨江)富阳特别合作区挂牌,吸引来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飞旋科技等科研所,打下新制造业先行区“第一桩”。

不少被关停的造纸厂老板也“嗅到了”发展方向。位于场口工业园区的远鸿科技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新材料领域科技型高技术企业,而它的前身就是浙江远大纸业有限公司和杭州远大纸业有限公司,曾经也是富阳造纸业的“标杆”。今年复工以来,远鸿科技有了产销两旺的好势头,成为富阳造纸产业全面腾退企业转型的“榜样”。

如今富阳大源溪东升段碧水青山

产业转型中,最让人担心的就是经济效益了,富阳算了一笔账。

2016年至2019年大力度整治腾退传统产业的这3年,地区总产值从697亿元到突破800亿元,财政收入从97.2亿元增长为131.3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47339元提升至6057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7236元增长至35531元。在这笔账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富阳“抛掉黑色GDP”,迎来稳中有增的“绿色GDP”。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从“卖山货”到“卖风景”,全域旅游让农户“生态饭”越吃越香
下一篇:5米高坡,4条生命,3次纵身,2分救援,1位英雄!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