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开化长虹乡立足生态资源盘活沉睡资产,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带着村民增收

在衢州市开化县长虹乡十里川村文化礼堂里,一年中几乎三分之一的日子,总会有二十多个村民聚在一起,他们在从事村里的一个“大项目”——箬叶产业,它最为人知的用处就是包粽子。去年一年,靠着这个产业,村集体增收10多万元。
2020-09-03 16:33:0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骆阳   编辑:孟泓颖

除了十里川村,长虹乡几乎村村都有小项目,而且大多结合当地的生态资源,为村集体和村民带来实实在在的效益。

近年来,长虹乡坚持问题导向,结合乡情村情,立足生态资源盘活沉睡资产,分类施策,通过银企联村、产业发展等方式,变“输血”为“造血”,打响“消薄”工作“组合拳”,去年辖区所有村都完成了村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超10万元,今年预计这项收入会超过20万元。

十里川村

壮大集体经济带动村民增收

靠山吃山打造箬叶产业

富了村民还引来周边村子的人加入

“看来要下雨了,上山的估计都要提前下来了。”十里川村村主任邹寿忠站在文化礼堂门口,往远处的山顶上张望着:很多村民一大早就上山了,他们去采摘新鲜的野生箬叶,如果不下雨,他们中最厉害的一天能采100斤左右。

在文化礼堂里,坐着十几个村民,大家身旁都摆放着一堆箬叶,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分拣。“我们这些年纪大的不能上山采摘箬叶的,就在这里分拣,活很轻松,50张一捆,不弄错就行。”村民何平仙说,自己因为患有糖尿病,平常都是在家带小孩,从去年开始,一到箬叶采摘加工季,她就到村里帮忙,赚了近两千元。

在十里川村文化礼堂,有关人员正在给新采来的箬叶称重。受访者供图

十里川村是长虹乡最偏远的一个村庄,由于早期下山脱贫搬迁,村民分布在多地、村庄分散,劳动力不集中导致村里产业发展难。“我们村里有上万亩野生箬叶,过去销售主要依赖于流动商贩,收购价格较低,通过走访考察、了解收购价格,我们一致觉得箬叶采摘加工可以为村民带来一定的收入。”邹寿忠说,就这样,去年,村集体着手打造箬叶产业。

产业发展的第一步就是“抢”叶大战。为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村里给出了高于外地客商的收购价,同时建立了自己的烘干房,村民采摘的箬叶经过分拣后,马上送入机器烘干,保证了箬叶质量。“成熟的产业链都在村里,那村民肯定乐于参与其中,还吸引到了周边村子的人参与。”邹寿忠说。

采叶也要“可持续发展”

村里引导村民的同时开垦荒田种箬叶

去年6月,十里川村集体成立箬叶加工厂,实行采摘、收购、加工、销售一条龙服务。一到采摘季,村里体力好的村民都会上山采箬叶,最多的村民一天能收入400多元。上了年纪的老人则在厂里从事分拣、捆扎、烘烤等工作,也能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去年,厂里共收购新鲜箬叶近5.5万公斤,制成了2.8万公斤干箬叶,除了供应本地市场,还销往嘉兴、杭州以及安徽等地。“干箬叶销售价为28元/公斤,去年销售额近70万元,扣除收购成本和人工成本,村集体实现收入近15万元。” 邹寿忠介绍。

箬叶称重后当场结算,最多的村民一天能收入400多元。受访者供图

这时,村民程志良肩挑着两捆刚采好的箬叶走进文化礼堂,当场称重、结算,近35公斤的箬叶程志良拿到了220元收购费。“村里的收购价每公斤差不多是1.7元到1.9元,我每天都去采,一天约能采35公斤。”程志良说,箬叶的采摘期约有100天,通过采摘箬叶一年就能拿到2万多元,收入比以前打零工高,在村里就能实现就业,非常方便。

野生箬叶的资源虽然非常丰富,十里川村的村民也没有竭泽而渔。“我们只采大叶,其次也一直向村民们宣传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现在把小叶都采光了,明年就没得采了,他们也就没有这笔收入了。”邹寿忠说,牢记“两山”理念,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是村里坚定不移的发展方针。此外,村里还开始开垦荒田种植箬叶。

村民在大礼堂内分拣箬叶。受访者供图

据了解,今年十里川村还在霞川、桃源、星河附近几个行政村设立收购点,带动周边村民采摘致富,所有收购箬叶由十里川村加工销售,带动更多村民增收。利用箬叶产业收入,村里相继建起了分拣室、冷藏室,在全村安装了80多盏路灯,维修老旧路灯10余盏,实现了整村的“亮化”。“下一步,我们还准备利用箬叶产业的收入打造村里的幸福食堂,我们所有产业赚的钱都要用在村民的头上。”邹寿忠说。

长虹乡

先富带动后富促产业兴旺

从得天独厚生态环境中发现商机

企业老总放弃城市高薪工作回乡养鱼

开化县山多水多,在带着村民增收致富的路上,各地除了充分利用荒山资源,清水资源也没少用。

据县志记载,开化农民从明朝开始利用独有的生态优势,在自家的房前屋后、溪边沟旁进行挖塘养鱼,品种主要以草鱼为主,完全投喂青饲料,故把这种方式养出的鱼称为“清水鱼”。这种传统生产养殖方式延续了600多年,2009年起列入县农业主导产业进行培育。2019年,开化清水鱼产量2000吨,总产值2亿元,均同比增长11.1%。

在长虹乡佳艺农场,农场主方进林正在检查几个鱼塘里鱼儿的生长情况。“你看多活泼,抓都抓不住。”方进林想捞一条鱼上来,却被鱼儿一摆尾巴甩了一身水珠。不过,方进林却很开心。

方进林的清水鱼养殖基地。受访者供图

2012年,从事过新闻工作、当过企业老总的方进林带着对乡土的眷恋回到家乡进行市场调查,从当地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中发现无限商机,他毅然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回乡创办家庭农场,结合“挖坑筑塘、引水养鱼”的传统古法养鱼经验,开始尝试开化清水鱼规模化养殖业。

先富带动后富是“最大目标”

他手把手教授乡亲先进养殖技术

“尽管从小家里就养殖清水鱼,但我独自养鱼还是头一回。”方进林表示,万事开头难,起初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规模化养殖清水鱼,不同于小时候家家户户利用山溪流水在房屋前后、溪边沟旁挖塘养鱼的小打小闹,规模变大后,一点点疏忽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损失。经受住了多次考验,承受住了几次损失,方进林的农场鱼塘从9个扩建到31个、清水鱼产量从4000公斤增至30000公斤,实现了农村致富梦,也成了开化县水产协会会长。

“我个人富裕不是最终目的,先富带动后富才是我想要回到家乡的最大目标。”方进林说,周围乡亲的“眼热”是好事,大家都参与进来,对长虹乃至开化的发展也是好事。

在开化,古法养出的清水鱼很受市场欢迎。受访者供图

方进林坚持共享经济红利,实现共同富裕原则,积极发挥水产协会作用,鼓励大家参与养殖,主动为百姓讲政策、讲市场,打消大家疑虑开阔大家视野,而后又手把手传授自己的养殖技术。劳动强度小,技术易学,又能在家门口创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养殖清水鱼的队伍中来。

现在,全县不少村都把清水鱼作为产业来发展,计划到2022年,实现“千亩水面、万口坑塘、万户参与、万元增收”,即清水鱼养殖面积200万平方米,流水坑塘1.2万口,从业人员1万户,户均增收1万元。

北源村

曾经的抛荒山地成增收来源

集体经济底子薄、基础条件差?

村两委主动求变发挥抛荒山地作用

通过壮大集体经济,改善村民生活的不止十里川村。在北源村,新建的村综合体大楼总面积有2600平方米,里面有不少便民设施及供村民休闲娱乐的区域,而建造它的资金,大多来源于北源村这些年的集体经济收入。

“过去村里没有钱,也不敢用钱。”北源村老支书邹水土感慨道,“2003年前,村集体经济全靠村里的2万多平方米茶山支撑,村里干部工资都难支出,更别说为村里办事情了。”

北源村有430户、1452人,山地面积约934万平方米。面对集体经济底子薄,基础条件差的现状,2013年新一届北源村两委主动求变。“附近山地大多抛荒,年轻人都出去干活没人打理。”北源村村支书徐荣正说,为做到“物尽其用”,最大限度发挥山地的作用,2014年开始,由村集体带班施工对村里近47万平方米抛荒山地进行造地项目,其中27万平方米种植油茶树。此外,流转40万平方米抛荒山地对外承包种植苗木,根据抛荒山地的不同条件因地制宜改建鱼塘对外承包。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北源村对抛荒山地的利用达87万平方米,因造地项目和承包款带来的集体经济收入近160万元。

2017年,长虹乡垃圾中转站项目需要大片空地,村集体带班施工对荒山进行深挖建设,其间产生大量的土方和碎石需要清理,村两委灵机一动,把能用在接下来村道拓宽、停车场建设上的土方和碎石暂时存放起来。“这一番‘变废为宝’,村集体增收了20余万。”徐荣正说,“村里27万平方米新品油茶树,预计2023年可收山茶油1万斤,为村里增收20多万元。油茶树那块地去年套种了樱桃、猕猴桃等水果,明年准备对外承包,村里每年还能增收1万元。”

除“单兵作战”谋发展

还引进技术与专家促抱团协同发展

在长虹乡,像十里川村、北源村这样通过孵化村级小项目带动“消薄”“增收”的案例还有很多。

星河村通过引进乡贤盘活闲置房产,办起了“根远服饰”,带动50多名村民在家门口就业;霞川村投资近300万元,整修了大石龙水电站,每年能产生经营性收入30余万元;真子坑村通过期权消费模式,将村中清水鱼鱼塘打包面向市场认购,提升了传统清水鱼养殖的附加值;桃源村通过“合作社+农户”的方式打造“农耕文化园”,充分挖掘台回山乡村旅游资源潜力……

在长虹乡,除了村村有项目的“单兵作战”谋发展,还有抱团协同发展的项目。乡里充分利用“千企结千村 消灭薄弱村”专项行动,引进诸暨市先进经验技术与专家指导,在前期大量考察调研的基础上,计划由虹桥、北源、星河、十里川四个扶贫重点帮扶村抱团实施蓝莓种植项目。

据了解,该项目预计总投资316万元,种植规模为12万平方米,建成后预计每平方米净收益可达24元。蓝莓基地不仅可为村集体经济带来可观收入,同时通过优先安排低收入农户参与到蓝莓产业种植、采摘、管理的形式,预计可吸纳30名低收入农户长期就业,每名农户年均增收约2.5万元,有效助力低收入农户增收致富。

受访者供图

自我加压谋划村集体经济消薄

长虹乡多方位发展促乡民增收致富

“今年,我们自我加压,谋划村集体经济消薄‘1020’行动,争取10个村全部达到经营性收入20万元以上。”长虹乡党委书记葛察冰说,如田坑村通过与矽盛电子、农商银行共同实施“银企联村·扶贫惠农”工程,由村集体作为来料加工经纪人,给低收入农户提供就业岗位,一个月能为村集体收入8000多元,村民收入2.4万元,还与矽盛电子达成了为期5年100万元的农副产品订单,目前已梳理出长虹鱼干、菜干、汽糕干等“长虹干系列”。

此外,开化县“一个服务中心、一个乡村景点、一条游览线路、一套解说系统、一批经营农户、一套管理制度”等“六个一”的景区村打造模式在长虹也是“重头戏”。

“依托旅游资源,党建红、生态绿、乡创蓝‘三色交融’,星空小镇、红色研学小镇、状元小镇、箬竹小镇‘四镇串链成面’,传承红花、富民金花、古韵梨花、进取魁花和有礼兰花‘五朵金花’,打通‘两山’转化通道,长虹的发展还能更快一步,旅游业的发展也能让村民真实受益,实实在在增收。”葛察冰说。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浙江省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
下一篇: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 让绿水青山成脱贫致富金钥匙,磐安人有“秘方”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