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今年7月起,一个现象引起时报记者的关注: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的多个公用卫生间里,常能看到各种形式的“代孕”“性别鉴定”“包生男孩”小广告。“巧合”的是,这几家医院都是能够开展辅助生殖技术的三级甲等公立医院,有不少患有生殖系统疾病、不孕不育的夫妻前来就诊。
2018-09-04 09:29:1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时报特别报道组   编辑:王悦丰

把非法代孕的广告贴进公立医院,小广告的背后是群什么人?地下非法代孕市场又是怎样的?在隐蔽身份与两家非法代孕机构负责人进行了长达半个月的联系,走访了多家医院和个人后,记者看到了一个大而危险的“陷阱”……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A一个令人吃惊的现象

非法代孕小广告入侵进三甲医院各角落

从卫生间蔓延到医院各角落
代孕小广告令人防不胜防
其实早几年,各医院厕所就有类似小广告出现,只是情况不太多,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井喷。一年来,浙大妇院总务科和物业管理人员发现过以各种形式、途径出现的“代孕”“试管”“包生男孩”小广告,位置从相对隐蔽变得醒目,越来越无所忌惮。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非法代孕小广告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公立医院的厕所里。

浙大妇院总务科副科长邵卫红说:“我们要求清洁工人一发现类似小广告就清理,但这些广告越贴越多,位置也越贴越高,甚至贴到了天花板上,有时需要请男清洁员带工具爬高去清理,简直苦不堪言。”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医院的清洁工们经常需要爬高清理,擦完又贴,苦不堪言

这样的小广告甚至从公用卫生间蔓延到了医院的其他地方,到了无孔不入,令人防不胜防的境地。浙大妇院3号楼原本有个“严禁吸烟”的提醒牌,贴小广告的人在原来的牌子上也覆盖一个“严禁吸烟”,下面是一串“代孕”“试管”“生男孩”的字眼和二维码;有的广告则出现在了门诊、住院部楼层的科室介绍栏上,消防栓、花坛柱子也未能幸免。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非法代孕小广告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多家公立医院的厕所里

广告形式不断升级换代
用看上去的“正规”吸引更多人
“小广告形式在不断升级换代。”邵卫红说,最初的广告是用记号笔写在医院公用厕所的门和隔档上,或者是一张贴纸。后来,广告材料变成亚克力的长方形纸板,现在的广告则做得更“正规”,比如,在“小心地滑”“节约用水”的提醒字样下,打上“代孕”“性别鉴定”“供卵服务”等,以及电话、微信号……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非法代孕小广告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多家公立医院的厕所里

一天最多能清理多少?邵卫红苦笑:“最多能清理几十个,而且往往是上午刚处理完下午又发现。我们也联络了医院保卫科,看看能不能揪出几个‘熟面孔’,可成效不大。因为这些贴广告的人行动非常隐蔽,要抓源头很难。”
其他几家医院也有同样的苦衷。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非法代孕小广告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多家公立医院的厕所里

B一个细思极恐的暗访

代孕机构驻址附近就是上海一著名大学城

小广告上的手机号归属地多在广州
机构的服务推介简单直接
在收集了多家医院厕所的小广告并进行号码归属地查询后记者发现,绝大多数号码的归属地都在广州,也有在上海、北京的。
记者通过微信加了小广告里的其中两家代孕机构。一家叫“快乐宝宝”,微信介绍显示其业务分布在广州、上海、南宁;另一家叫“天赐宝宝试管中心”,介绍显示地址就在上海。记者以多次没有胎心胎芽导致流产为由向两家机构“求助”,对方都迅速给出了“代孕”这个办法。
“我们的微信朋友圈有多个真实成功案例,我们是正规医疗公司注册,带身份证签合同,无任何中介费!”在推广代孕方案时,“天赐”公司的负责人说,“子宫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衰退,停经会直接导致子宫萎缩,租借子宫没有几十万元是搞不定的。”
两家机构都声称能够开展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借卵服务、代孕服务,项目费用从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其中,“借卵+包生两个宝宝”的费用高达150万元!
至少两家代孕机构在上海茸悦路
附近就是一著名大学城
“快乐宝宝”的负责人小何还介绍说,广州的代孕市场特别大,是代孕的“天堂”,上海也有几家,“天赐”规模没有他们的大。在沟通了一段时间后,记者提出想去现场看看,询问具体地址在哪儿。没想到的是,两家机构给出的地址竟出现在同一条路上——上海市松江区茸悦路。
信息搜索显示,茸悦路并不长,路的两侧除了购物中心外,矗立最多的就是酒店式公寓、服务式公寓。茸悦路附近有个松江大学城,包括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东华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等7所高校。
女孩照片被发到微信朋友圈
“211大学,身高170cm,自愿供卵”
在小何的朋友圈,每天都有所谓的“报喜”。记者曾看到一个女孩的照片,女孩面容姣好,照片下这样介绍:供卵自愿者、211高校大学生,身高1.70米,形象好,需要的客户尽快预定。
供卵(或借卵)是地下非法代孕机构普遍开展的业务之一。小何说,只要客户提出需要,比如身高、体重、血型、学历,他们都会按要求寻找“自愿者”,然后带给客户面试。机构提供的供卵“自愿者”年龄标准为19-26岁,身高1.60米~1.70米,外貌良好身体健康,有正在上大学的学生,也有刚毕业的。
小何的资源总是很抢手,这个女孩的照片资料发到朋友圈后很快就被客户预定了。“一般情况下,好的资源两天内就会被定下,一些名牌大学的(学生)甚至发出几小时内就会被‘下单’。”小何说。
我国卫生部门曾严禁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然而在这些机构里,交易是明码标价的。“天赐宝宝”在对记者报价时告知,客户需要在支付“套餐”费的基础上给捐卵自愿者一定的补偿。补偿标准一般在3万至6万元,如果不挑选自愿者,补偿费用2.5万元。例如,他们机构“借卵自怀包怀孕”价格为16万元,“借卵+借腹生一子包成功”的价格为90万元至110万元,在这个基础上,客户需要给供卵“自愿者”几万元的补偿费。

C代孕妈妈哭诉凄惨经历

“到代孕机构这一年,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

橙橙(化名)是安徽人,1991年的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因为婚姻走到尽头让她心灰意冷,加上微商生意亏钱又欠了外债,橙橙想到了一个能来钱又能逃避现实的办法:当代孕妈妈。
“到代孕机构‘工作’这一年,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的日子。”在和记者对话时,橙橙几度哽咽。
婚姻不如意又欠外债想到了做代孕
“我的婚姻不太如意。”橙橙说,“我是2014年生完小孩的,之后的一段时间做微商,但孩子的爸爸动了我的一大笔货款,导致我资金链断掉了。”
橙橙做的是代理,货款出现了大窟窿后,代理生意显然是做不下去了,同时她还欠了一笔保证金。“我只能再向外面借钱把原先代理的保证金还掉,解散自己的团队。”
2015年4月,橙橙把孩子放在了自己父母家后只身来到南京打工。因为只有高中学历,橙橙找工作到处碰壁。2015年6月,橙橙和丈夫的婚姻也走入瓶颈,争吵不断升级。
“我想逃避婚姻,又想要钱,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代孕妈妈的招聘广告。”橙橙说,她从网上搜索到了很多“代孕”机构的广告,也加了很多机构的微信和QQ,“后来我从众多公司中选择了上海的一家。我一直在网上跟这家机构的客服联系,对方也很热情,经常跟我聊天、谈心,她的朋友圈看起来也比较真实。”
“热心客服”刚见面就转手把她“卖了”
下定决心后,橙橙前往上海,打算去之前一直保持联络的代孕机构,可接下来的一连串事情让她既吃惊又失望:“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一下火车,接站的什么都没说就把我接到了一个地方,上楼前很强势地把我的身份证收走了。上楼后,跟我对接的人跟之前联系时的态度判若两人,说他们只是中介,已经把我转给了另外一家公司。”
橙橙说,她对这样的对待非常失望,尤其收走身份证这件事。
“做事情都是有代价的,我想要钱,而只有继续下去才能得到钱。”接下来,橙橙被转到了一个代孕机构,并拍照留底给客户选择,“公司会让客户通过照片选择代孕妈妈。整个孕期代孕妈妈和客户夫妻不会有什么接触,除非到了节点,比如过年过节和重要产检的时候,会让客户夫妻来一下。”
客户不想要双胎,不得已做了减胎手术
橙橙说,选择让她代孕的客户来自杭州。这对夫妻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希望通过代孕再要一个女儿。
“一般公司为了保证成功率,都会在代孕妈妈的子宫里放2~3个胚胎,我大概是易受孕体质,2个胚胎在我子宫里都存活了。可客户夫妻不想要双胞胎,我不得已做了减胎手术。这件事对我冲击挺大的。”橙橙哽咽了,“这毕竟是一条生命啊!”
在上海代孕的一年里,橙橙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她说,机构不会让代孕妈妈出去,所以不能像其他孕妇一样正大光明地外出散步、逛商场,也不能像自己怀孕一样有丈夫和家人陪在身边尽心呵护。怀孕的时候女性的心理变化是很复杂的,很脆弱也很容易抑郁,这些都不会有人来管。
最让橙橙崩溃的是丈夫趁她在上海期间,把孩子从她父母家接走,剥夺了她的抚养权。“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但大着肚子又不能走出这里把我孩子找回来。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做代孕这个事情。”橙橙哭了……

D代孕,这张非法的饼远没有看上去“好吃”

前后交了200多万元找人代孕
结果老板失联 机构人去楼空
邵先生是温州人,目前一家人住在杭州。邵先生对记者坦言,他和妻子都40多岁,女儿3岁了,夫妻俩想再要个儿子。但因为妻子正值事业上升期,再孕育需要“休整”两年时间,说什么也不肯再生,他们便想到了代孕。可问了一圈后,夫妻俩打了退堂鼓。
“很多是假的,骗了钱就跑路了。”邵先生说,“我认识的一个姐姐曾找到过一家深圳的代孕机构,负责人说他们可以提供代孕、借卵服务,业务很大还发展到了香港,包成功,不成功退款。这个姐姐后来选择‘代孕包怀男孩’的服务。这个机构也像模像样地带着做体检等,姐姐前后共交了200来万,对方让她回去等消息,说会根据她的要求选择代孕妈妈,可后来老板失联了。去深圳找对方,原先的机构早已人去楼空。”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代孕公司安排“自愿者”和客户面试

 
在地下机构做供卵
女孩盆腔严重感染进了重症室
有的人上当受骗损失了钱,有的人则躺进了医院重症室。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医学科高惠娟主任医师就曾抢救过这样一个病人。
“这个女患者挺年轻的,当时是因为腹部剧痛来到我们医院,检查后发现她盆腔严重感染,满腹腔都是腹水,此外还有少尿、凝血功能下降、血栓、呼吸困难的情况,在急诊重症室里躺了好几天。”高惠娟说。
为什么会出现急重症,女患者一开始支支吾吾,最后在高惠娟的开解下才道出了实情,原来她在地下机构做过供卵,机构给她药物大量促排卵,取卵的时候发生了感染。
非法代孕,危险的背后谁为伤害买单
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生殖医院中心实验室。
代孕公司安排“自愿者”和客户面试。
多方数据显示,不孕不育正变成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中国每8对适龄夫妻中,就有1对为不孕不育。
2017年,中国人口协会、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2.5%~3%,攀升到近年的12%~15%左右。患者人数超过5000万,其中女性占50%,男性占40%,夫妇双方共同原因占10%。
正是看到其中蕴藏的市场及巨大利润,各种非法代孕机构应运而生,但须注意的是带来的危害巨大。且不说目前在我国代孕属于违法行为,由于违背公序良俗,与代孕有关的合同并不受法律保护,代孕、促排卵等行为本身,也会对女子的身体、心理造成极大伤害,该行为同时存在着伦理、道德等危机……

A“捐卵”无所谓?轻则影响生育重则危及生命

大量促排卵、不正规取卵
一时的轻视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女人一生排出的卵子数量有限,一般只有四五百个卵泡发育成熟并排卵。正常情况下,女性每个月排卵一到两个,现在很多所谓“捐卵”的小广告,实际上是“卖卵”,是非法行为,相关机构在短期内给所谓“自愿者”女孩使用大量的促排卵药物促使排卵。
促排卵药物是一种激素类药物,卵巢会被迫不断排卵,导致的危害非常严重,包括:引起月经紊乱,增加卵巢癌的风险;提早搬空卵子,引起卵巢功能退化,雌激素分泌减少,卵巢早衰、提早绝经;引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主要表现为腹胀、呕吐、腹泻,卵巢增大,少尿或无尿,甚至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危及生命。
正规医院的取卵手术对环境要求相当高,必须无菌、恒温。而非法取卵手术基本是地下医疗机构,由于缺乏监督,可能存在消毒不彻底,器械重复使用,操作不规范等风险。将卵子从卵泡中取出必然要刺破卵巢,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如果室内细菌超标,轻则发生生殖道感染,引起盆腔炎,影响今后的生育;重则感染乙肝、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甚至当时就因为感染而危及生命。
产妇分娩本身就存风险
地下代孕医疗安全得不到保障
非法代孕机构在我国经济发达区域出现得较多,很多年轻女性“自愿者”是从学校、贫困地区来,她们中有的的确为了钱自愿,也有一些是涉世未深被骗的。
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生殖科主任费小阳告诉记者,很多提供代孕服务和供卵的女性都很年轻。年轻女性的子宫最健康,生育能力最好。然而,孕育一次生命对一个女人来说是闯一道关,身体会发生很大变化。
“生过和没生过孩子完全不一样,女性的机体、子宫结构、衰老程度等都会发生改变。有些年轻女性因为经济问题或缺乏法律、医学常识而频繁代孕,这对身体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说起这些,费小阳有些激动。
哪怕是在正规医疗机构的产科,产妇分娩本身就存在风险。从备孕、怀孕到分娩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也就是为什么正规医院会要求孕产妇加强围产期保健,做好医疗监控。而因为需要避人耳目,非法代孕机构显然无法做到。
“代孕是非法的,这些机构只能让代孕妈妈住在旅馆、居民区,她们得不到周全严密的照料和医疗检查。一些地方没有医疗安全保障,做不到无菌处理,一旦感染、大出血,后果不堪设想。”费小阳说。

B代孕除了违法,还涉及伦理、道德等多方面

代孕生出的孩子难界定母子关系
可能引起继承、抚养等问题
从事生殖医学诊疗工作几十年,费小阳非常清楚辅助生殖技术一旦被乱用所带来的后果,代孕就是其中一个。
“代孕涉及到很多问题,首先是伦理方面。从遗传学角度,孩子是提供精子卵子的客户夫妻的,但从生理学角度,孩子是代孕母亲的。代孕母亲、遗传母亲与子女之间的母子关系难以界定,容易出现社会关系混乱,给代孕母亲和孩子带来身体和心理的伤害。”
由于无法界定母子关系,代孕可能引起继承、抚养等问题,对孩子的成长不利。此外,代孕可能破坏传统家庭结构,产生负面影响;代孕突破了夫妻生儿育女的自然过程,冲击中国传统的婚姻观念和稳定的家庭模式。
从法律角度来说,目前,我国尚未健全与代孕相配套的法律法规,不能适应代孕带来的法律问题,如亲子关系的认定、二胎政策的限制。
“有新闻报道过代孕妈妈产子后打官司的,当时的确签了代孕合同,而十月怀胎是会有感情的,孩子真的生下后,很多代孕妈妈会舍不得。”费小阳说,“当然,还有敲竹杠的情况,因为选择代孕的客户往往有经济实力,提供代孕服务的机构和个人往往需要钱,在交易过程中,有被敲竹杠的风险。”
代孕合同违背公序良俗
一旦出现纠纷不受法律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规定:“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上海市嘉华律师事务所律师俞帅斌说,从事代孕有关的行为与我国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明显相违背。在我国普遍的司法实践中,因代孕孕母和委托代孕的父母之间签署的相关权利义务关系合同,或者中介代孕机构和委托代孕的父母之间签订的服务合同,均会因违反我国现行立法规定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而被认定为无效合同。而对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我国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有明确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C你知道吗,“试管婴儿”只能在三甲公立医院做

杭州仅6家医院允许开展辅助生殖技术
第三代试管技术只两家可开展
非法代孕机构号称能够开展辅助生殖技术,也就是百姓常说的“试管婴儿”,而且是三代试管技术,可很多人不清楚,为了保障医疗安全,辅助生殖技术作为特殊医疗项目需要国家卫健委审批,要求只能在三甲公立医院展开。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医学科高惠娟告诉记者,在杭州,获批开展辅助生殖技术的也就只浙大一院、浙医二院、邵逸夫医院、省人民医院、浙大妇院、杭州市妇产科医院6家。其他的设区市,每个城市只允许1到2家三级甲等公立医院开展。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杭州市妇产科医院生殖医院中心实验室

允许开展第三代试管技术的更是少之又少,浙江省只有浙大妇院和邵逸夫医院允许开展,这项技术在运用中仅允许遗传性疾病的筛查,不允许性别筛查,“辅助生殖技术能给不孕不育家庭带来希望,但这项技术如果不严格限制,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比如性别选择、代孕、供卵等,这些从技术层面上已经不难,而如果控制不好就是灾难。”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么多人明知非法还铤而走险?当然是暴利所趋!高惠娟告诉记者,很多私人代孕、辅助生殖机构,对客户收取的实际费用一定比报价高,真正给代孕母亲和供卵女性的费用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关注

从信息源头打击、净化

浙江暂无发现非法代孕机构

杭州尚未发现非法代孕机构存在,那么网络上是否能找到蛛丝马迹呢?记者在网页搜索栏上输入“浙江代孕”“杭州代孕”等词条,点进去后发现,页面内容全跳转到了其他无关页面上。
记者从浙江省卫生监督部门了解到,为了营造良好的计划生育和母婴保健技术服务行政执法环境,浙江可谓下了大力气。相关工作人员透露,由于不少非法代孕信息是在网络上发布的,省卫生监督部门对此高度重视,及时清理和屏蔽有关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的信息及广告。2017年5月初,通过“搜狗”搜索引擎,卫监局及时向省网信办、省通信管理局发函,要求清理和屏蔽浙江省辖区内309家代孕网站及代孕信息,从而有效地从源头控制相关信息,减少代孕信息的可获得性。
此外,省卫生行政部门不断增强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依法管理和依法执业的自觉性,规范行业行为。
为了能够让老百姓获得法制教育和科普宣传,省卫监部门充分利用浙江省卫生计生监督网、浙江卫生计生监督和浙江计生执法实训基地微信公众号,开展计划生育相关法规及科普宣传教育,警醒公众,揭示违法违规行为可能带来的危害和后果,营造社会共治氛围。

【青年观察】

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对大多数夫妇来说并不难,但现代人因为生理、时间等诸多因素,无法自身孕育孩子的夫妻不算少。一些不法分子便利用了他们的“求子心切”心理,从高校或贫困地区找来无知或急需用钱的育龄女性,做起非法代孕的勾当,并堂而皇之地将非法招揽的小广告贴到了公立医院,着实太嚣张。
要严厉打击非法代孕市场,医院清洁工在铲除小广告时,也应该及时报警向警方提供线索。除了法律法规的完善监管、执法机关的严厉打击之外,其实更多的还是需要市场需求方能够意识到自己行为不妥,让不法分子无机可乘。
都说新生儿是降落人间的天使,因为他们的纯洁无邪给家庭带来了欢愉,但通过非法代孕途径孕育出来的孩子,除了一时间可以让不孕不育夫妻享受天伦之乐以外,从长远性来看,是为今后复杂的社会关系埋下了隐患。非法代孕的代孕母亲医疗安全得不到保障,易给代孕母亲和孩子带来身体和心理的伤害。代孕母亲、遗传母亲与子女之间的母子关系难以界定,容易出现社会关系混乱,可能引起的继承、抚养等问题对孩子的成长不利。如此,种种问题不胜列举。
这是妥妥地花钱给自己找麻烦,也是花钱帮助不法分子违法。作为孩子的监护人,请从源头上爱孩子,让他们来得“光明磊落”。

【77号调查】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号青年时报社,目的是在繁杂的新闻讯息中帮你挑出那些你最感兴趣的话题,以一群青年人的视角发现青年问题,通过青年观察,阐述青年观点。它可能只是身边的一点小事,但见微知著。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它可能触动了社会神经的某种痛觉,但痛定思痛。它也许就点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盏小灯,但我们最终的希望是,它能引领青年力量。

77号调查丨150万可“借卵+包生两个宝宝”?杭州多家三甲医院代孕小广告井喷,记者暗访揭背后“猫腻”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代孕 杭州 试管婴儿

上一篇:“敲门行动”6.0收官,关爱的脚步仍在路上!
下一篇:针对出租车违规揽客等现象, 杭州东站要这样解决深夜打车难题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