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正文

浙一步丨乡村振兴怎么干 宁海“36条”给你答案

近日,浙江宁波市宁海县桃源街道钱岙村的老百姓有件开心事儿——村里新盖的综合大楼落成并投入使用,这个集村民办事、议事、文化大礼堂等于一体的综合大楼,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聚集地,临近年关,这里每天还将上演各类年俗表演。
2018-09-18 12:16:5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刘永丽   编辑:杨小波

说起综合大楼的诞生,钱岙村书记陈文辉深有感触:“它的顺利开展到完成可得感谢宁海‘36条’,不然这么大项目亲戚朋友都想做,可能还没开始,我就被老百姓‘告’进去了。”
村里的事情烦琐,基层干部难当。为了规范农村小微权力的使用,2014年,宁海颁布实施《村级权力清单三十六条》,将村干部的权力写得清清楚楚,权力运行规范有序,群众的事情去哪里办、怎么办也一目了然。
前几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由宁海首创的“小微权力清单制度”被写入文件。这份《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明确提到要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加大基层小微权力腐败惩处力度。

“36条”实施前村民工作难做 百姓对村干部信任度低

气恼村书记要拆新建的祠堂

村民先后6次砸他的汽车

弯弯曲曲的卵石路,错落有致的石屋点缀其中,走进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宁海县茶院乡许民村,仿佛置身于一个如诗如画的仙境。
许民村由附近的民户田、许家村等5个自然村合并成一个行政村,现有1700人,祖祖辈辈都用当地的玄武岩盖房子,原生态的石头民居建筑成了宁波现有的监护群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石屋古村。
“以前的村民工作难做。”已当了14年村干部的许民村书记叶全奖一摊手。
许民村曾有一个叶姓祠堂,叶家人视它为命根,前几年,他们一族还挨家挨户收费让老祠堂旧貌换新。可新是新了,却与创建历史文化名村格格不入,叶全奖和其他村干部商量再商量,“新祠堂得拆”!
但是,拆新祠堂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村干部磨破了嘴皮也没能得到所有村民的理解,“那段时间,我的车子晚上停在家门口,早上起来就被砸了玻璃,轮胎被刺、车身被划也是常有的事情。”叶全奖伸出5根手指,随即又加了一根手指,“6次,一共被砸了6次。”
叶全奖说,那个时候,老百姓对村干部信任度底。比如,他原来是民户田人,但不少项目按照规划放在民户田后,其他村民却都说他偏心。

亲戚不满意 百姓也到处信访

村干部做事积极性变小

“村里血缘和宗族关系复杂,只要有一点沾亲带故的,或者是和村干部个人感情深厚的,一旦有项目,都觉得应该给他们做,完全不顾程序和规定。”叶全奖说。
许民村有这么两兄弟,弟弟走南闯北头脑灵活,哥哥是村里的一个村干部。弟弟看中一块荒山,想在那里搞些基本建设,哥哥认为这是集体资产,开荒造房子不合规矩。两兄弟各自站自己立场,觉得对方不可理喻,都是血气方刚之年,说上几句就吵起来了,最后还拳脚相向,大打出手。
这一点,陈文辉同样深有感触。从2008年至今,陈文辉已当了10年村干部,他说,“36条”实施之前,他想帮村里干点事真是难上加难,“想帮村里修修路,项目还没开始,村里的亲戚朋友就找上门了,项目给谁做都不对。”而且村里干部有七八位,都有亲戚朋友,一个项目刚刚筹划,就有好多人打上了主意,“电话就不用说了,还有人拿着烟酒到家里,有些亲戚为避人耳目,竟然半夜来敲门。”
此外,一听说村里有项目,村民的猜忌也开始了,还有些老百姓会到处告状。陈文辉说,他几乎天天要去街道、纪委等相关部门被谈话、被调查,“久而久之,村干部的积极性越来越小。”
从2008年到2014年,钱岙村只进行了两个项目,其中一个还因为信访问题被迫中途停止。

“36条”给乡村治理立法让小微权力规范化运行

村干部违法违纪案件频发

“拍蝇”的关键是清“垃圾”

这样的事情,不只发生在钱岙村、许民村。宁海有426个村和经济合作社,在农村工作中,程序规章最容易被忽略,部分村干部认为只要工作能做下去,没有违纪违法,违反点程序是小事,年纪大的村干部凭感觉办事,年轻的村干部是啥也不懂。
特别是一直以来,村干部都是集多重身份和利益于一身,“有时村干部想着向前,可会有多方因素拉扯着,尤其是到了换届的时候。” 材料显示,2006年—2008年,宁海县一个镇的3个村子,恰逢征地工作启动,11名村干部因侵占征地款被判刑,村主任、村支书和文书“犯的都是一样的事儿”。
如何打击腐败问题,坊间常用的一句俗语是“打老虎拍苍蝇”,关于怎么“拍苍蝇”,宁海纪委组织相关部门下足了功夫,也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只要“垃圾”在,“苍蝇”的问题就解决不了。
宁海县委副书记李贵军在纪委战线上工作多年,他总结,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村民自治的民主选举只解决了选人的民主问题,并没有解决民主决策、民主监督、民主管理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不解决,直接关系到广大农村地区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关系到农村的长治久安,不为农村治理立法,“垃圾”还会再生,“解决之道就是要给村干部的权力列出清单,让他们按流程规矩办事,阳光村务。”

 从刚开始抵触到积极响应

村干部随身携带“36条”口袋书

2014年初,宁海颁布《村级权力清单三十六条》,将涉及集体管理事务的19个事项和17项便民服务举措划出流程图,不仅涉及村级重大事项如何决策、招投标如何管理、财务如何管理,连村民宅基地怎么审批、计划生育审核需要准备哪些材料多长时间完成等都有详细规定。
浙一步丨乡村振兴怎么干 宁海“36条”给你答案

 宁海“36条”的相关宣传在村庄的主干道上随处可见

这36条,是宁海县纪委组织4个试点乡镇的1000多名村民代表,开了100多次会议后才确定下来的。“36条”就是农村工作的“说明书”,也是宁海万余名农村干部的“师傅”,人手一本口袋书,老百姓关于村里的大小事,都可以在“36条”中找到答案。
可一开始,面对“口袋书”,村干部却“炸了窝”,有的找到纪委说这个在村里推行不了,有的则直接说“不干了”。陈文辉还记得,当时几个村干部聚在自己的办公室,烟抽了一包又一包,核心意思就是“太受限制了”。他只能一遍遍给干部们解释,这是保护大家的一种有效方式,大家都按照36条里的流程图来,谁也做不了假,“以前村干部抽包好烟,总有个别村民怀疑是不是拿了好处。有了‘36条’后清清楚楚,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叶全奖坦言,自己最开始时也不理解,不过随即就想明白了,“就一条,在以后工程招标的时候,‘36条’可以让我们避免‘关系户’的骚扰,少了许多麻烦。”

漫画推广 能人上门宣传

让“36条”深入人心以监督权力

为了让每位村干部对“36条”烂熟于心,宁海县还组织了培训考试,并在每个乡镇随机抽取人员进行电视直播考试。陈文辉就参加过这样的考试,“干部一定要烂熟于心,这样才能给村民解释,对照章程办事。”
浙一步丨乡村振兴怎么干 宁海“36条”给你答案
县纪委还强化了对各乡镇(街道)和相关部门的考核力度,包括年中一次检查、年终一次考核,充分确保“36条”在基层真正落到实处。
对于村民的宣传同样花了大力气:每个村的主干道或人流量比较集中的地方,都贴出了“36条”的漫画版,方便老百姓理解。那一段时间,宁海每一个村子里,大家讨论的都是“36条”,村里的能人还会主动给老人普及宣传,村干部也是责任到户,让全村老百姓都知道“36条”。
“36条”能否得到真正落实,村监会的有效监督非常关键。为此,县纪委从2015年底开始设立村务监督论坛,定期召集各村的村监会主任进行集中学习,通过情景模拟、主题论坛、知识竞赛等载体,进一步强化村监会主任监督“36条”落实的意识。
“其中最关键的,是把群众发动起来,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人民监督权力。”宁海纪委相关负责人说,“要做到这一点,‘36条’必须深入人心。”

保护了真正想做事的村干部村民参与村务的积极性也提高

一个项目村集体就多收入54万元

老百姓对村干部的满意度提升

“2014年,我们村的42.7亩海塘正好到期,以前都是村干部说了算,找个人承包就好了。‘36条’公布后,我们按规范进行了公开招投标,本来是2000元一亩,最后中标价格是2208元一亩,一年村集体的收入就多了9万元,6年承包期就多了54万元。”陈文辉说,第一次尝到了规范办事的好处,老百姓对“36条”更加信任了。
2014年至2017年,钱岙村展开了4个项目,包括刚刚落成的综合大楼、环村道路等。“所有项目都不用担心七大姑八大姨托人求情要做,一切按制度来,既坚持了原则,又不得罪人;老百姓也越来越信任村干部了,谁当都要按规定办事,放心!”
2008年陈文辉竞选村书记时,43名党员代表他得了29票,2017年换届,除了有3名党员在外地,其余40人全选了他。“我们依法照章办事,威信自然树得起来,威信高了,党员干部自然会选我。”他说。

村干部手中的权力有了明确“边界”

阳光村务 百姓放心矛盾就少了

现如今,“36条”已成村干部工作的百宝箱,每件事都是阳光下操作,老百姓放心,矛盾也少了。
“去年我们村大大小小共有29个项目,一次上访都没有。”叶全奖感慨,“要在以前,被村民告290次都不够。”
同时,大家参与村集体事物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今年52岁的叶显明是村里的水蜜桃大户,“‘36条’好啊,老百姓办啥事心里都有数。”他说,前几年他审批宅基地盖房子,对照“36条”中村民宅基地审批流程图,很快就办好了手续。叶显明的妻子平时在城里做保姆,每当有村级会议,她都会请假回来参会。
老百姓支持了,村干部更是干劲十足。“老百姓放心,我们干部做事才有冲劲。”陈文辉说,是“36”条保护了像他一样真正想做事的村干部。马上要过年了,钱岙村1500多村民每人领到了600元过节费,每人一年还有400元医保补贴,“这都是从村集体收入中出的。”陈文辉说,现在村集体也有相对稳定的收入来源,老百姓的福利也越来越好了。

针对村干部的信访量大幅下降

农村项目推进速度“提”了上去

2015年,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浙江省农村基层党建工作经验做法》的文件,宁海在全国首创的“农村小微权力清单制度”被单列成为第15条,同时,“宁海36条”入选2015年度中国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此前,宁海“农村小微权力清单制度”被写入省委、宁波市委全会决定。
“36条”实施后,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陈文辉的选票多了,也不只是叶全奖被信访的次数少了,统计显示,2014年宁海全县反映农村干部廉洁自律问题的初信初访同比下降80%多,2015年同比下降60%多。
“36条”也让农村工程项目推进速度“提”了上去,给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插上了翅膀,让更多的陈文辉和叶全奖敢于大展拳脚。就连陈文辉逢年过节去宁波象山亲戚家,也把“36条”带着,讲给当地的村干部听。
2017年,宁海县还对原“36条”的45项内容进行了精简、修改,新增加了“民主选举”项,将原来的“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三大项内容增加到四项,使得民主协商贯穿于村级事务运行的全过程。同时,县纪委还推出“五险一金”廉政风险干预机制,和开展农村巡察等“36条”配套载体,规范村干部权力运行,对惠农补贴、集体资产管理、土地征收等领域进行巡察,杜绝基层小微权力腐败。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浙一步丨今年1月起在全国推开的这项工作浙江又走在前列,积累了很多经验
下一篇:浙一步丨浙江用15年打造出美丽乡村全国样本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