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首页 > 杭州 > 杭州 > 正文

面对困境,民间救援队伍如何“突围”

今夏以来,我省受汛期、台风影响,多地发生内涝险情。抢险抗洪刻不容缓!而在第一时间深入灾情一线的各种力量中,除了消防、公安、武警等救援力量,还有这样一抹身影,在现场为救援工作的顺利开展提供着不可或缺的辅助力量。
2020-08-10 09:39:30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韩中美 实习记者 李尧 陈霄 通讯员 詹萍 钟思思   编辑:杨小波

他们不是专职救援队,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网店店主、公务员,也有企业家、教师……他们有个“统一”的名称:民间应急救援队。
不过一直以来,对于民间救援组织不少人也有疑问:经济来源从何而来?救援装备谁来提供?民间救援组织的生存现状到底如何?……近日,时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现状

据省应急管理厅的统计,截至目前,我省共有248支民间救援组织队伍,成员3万多人,占全省现有各类救援力量的40%。

杭州的民间救援队已有38支

每个队都有专属“强项”

过去一年,杭州新登记注册了两支民间应急救援队。至此,杭州已有38支民间应急救援队总计6565名队员,占全市各类救援力量的30%。
杭州市应急管理局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副主任赵佳迪表示,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杭州市民间救援组织力量正处于蓬勃发展状态。“登记在册的民间救援队,规模大多在100人左右,最多的有两三百人,最少的队伍里也有五六十人,这个数字说明民间救援队的号召力很强,有自己独特的公益风格,所以能吸引不少人。”
“作为杭州市民间救援队的行业主管部门,我们对民间救援力量以培养、鼓励、正确引导为主。”赵佳迪说,每个民间应急救援队都有自己的专属“强项”。一般队伍都具备城市建筑物坍塌救援能力,其次就是在水域、山地、空中各有所长。“比如在城市应急、水上搜救、山林救援、地质灾害救援等突发事件处置、抢险救灾中,民间应急救援队都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哪里有需要就出现在哪里

灾情现场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2003年,浙江省公羊会公益救援促进会正式成立,2016年被认定为全国首批5A级社会慈善组织。王斌是7年前加入的,如今他是救援队队长。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时,浙江省公羊会公益救援促进会联合社会各界为湖北和其他地区捐赠抗疫物资价值1608.9万元,王斌带着5名队员来到湖北黄冈,把物资送到居民手里。回到杭州解除隔离后,王斌又和队员们分头值守在杭城各个角落。
6月13日,温岭槽罐车爆炸事故发生后,王斌根据事故救援需要,第一时间调度了高臂挖机抵达现场,配合消防人员展开对一幢6层楼房的救援通道挖掘工作。同时,调度来一架空客135直升机帮助转运伤员,打开了空中救援通道。

温岭槽罐车爆炸事故发生后,公羊队调度出一架直升飞机运送伤员。

据了解,公羊队成立以来,已先后承担了254次国际国内救援任务、2097次志愿服务,成功救援6754人。
萧山衣卓民防应急救援队成立两年来,先后参与了“利奇马”台风救援、新安江泄洪防汛救援等任务,配合消防人员搜救被困人员,排除险情28处。

公羊队队员跨省防汛抗洪。

在几年前的丽水里东山体滑坡应急救援中,杭州市富阳区狼群应急救援服务中心第一时间出动12名破拆专业救援队员赶赴现场搜救,3天2夜里搜救人员5名……
据悉,杭州市民间救援队的信息小组每天都会关注国家应急管理部的各类灾情信息、网上发布的各类需要救援的信息,经过灾害分析和各级公益组织通知下开展救援行动。“一般来说,若在辖区范围内可以随时出动,跨辖区救援需要属地应急管理局的批准,跨省救援需要报备浙江省应急管理厅批准。”余杭区海豚应急救援队队长柯孔伟介绍,他们救援队规定,参加紧急救援行动时,两个小时内必须通知到家属,直系亲属签字后方能参与其中。

●困境

不被理解、资金短缺、只能上特殊险种等限制着民间救援组织队伍扩大,一些队伍甚至出现核心队员断层危机。

家人的支持是可以依靠的墙

偶尔也会听到不好的声音

在民间应急救援队中,大多以兼职做公益为主,专职救援人员一般只占队伍的百分之十。
柯孔伟介绍,“我们的队员有企业家,也有教师、公务员。相对来说,个体户多一些,因为他们可支配的时间更多。”一旦发生险情,柯孔伟会在队员群里发出通知,有时间的队员都会主动报名。
柯孔伟表示,一个人愿意把时间“挤”给公益事业是很难得的。“做公益,就是看自己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毕竟做这件事情,除了获得一些社会荣誉感外,并不能收获物质上的东西。”
更何况,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家庭,不少救援行动风险较大,家人难免会担心,也可能由此产生不理解。柯孔伟说,有队员因为参加救援行动和妻子吵架闹离婚的,也有队员救援工作结束后,回去发现自己被单位“开除”了。
“做这个事情就是这样,有时候不仅得不到家人的支持,还会听到社会上一些人的不理解声音,觉得像我们就是在做做样子、讨讨曝光率。”不过他也表示,随着社会的发展及各方面的宣传,近些年这种声音越来越少了。

资金短缺限制着队伍扩大

同时阻碍救援装备升级

民间救援组织是非营利性质的,但这不等于他们所需的相关证件和设备能免费获得。
杭州萧山衣卓民防应急救援队的主要救援类型是建筑物坍塌和山地水上救援,成为核心队员须具备相关领域资格证。“队员必须考取资格证才能‘上岗’,而这个过程所需的费用都要自费,比如报班学习,花费上万元也属正常。”副队长陈英说,救援队也须定期聘请专业人士开展队员训练,强化救援技能。

萧山衣卓民防应急救援队队员正在山地里进行营救工作。

“救援队所需资金一般是爱心人士的捐助和队员集资,政府部门也会提供购买服务,比如一些专业救援知识的培训、讲课。”陈英说,救援队里的主要救援设备,除了利用队里资金购买,还会和兄弟单位共享资源。不过,救援人员的服装则要本人自行购买。“一个质量较好的头盔要一千多,救援服要买两套,一套冬季、一套夏季,加起来也要两千多……”
在该救援队的储物间,最值钱的是一套价值15万元的单兵绳索装备,另外还有冲锋舟、头盔、救生衣等,总价值约80万元。“这里面有近一半是队员们出资购买的。有时候去一线救援,所产生的食宿费、油费、过路费还要队员们‘AA制’。”陈英说,资金短缺是民间救援组织的普遍现象,也因此限制了救援组织队伍的扩大。她说,有时救援队想更新换代一些先进救援设备,也会因为资金问题止步。

萧山衣卓民防应急救援队的装备仓库。

海豚应急救援队有理事会,每个理事每年会提供2万至5万元的资金。“每个月救援队的日常开支在3万元左右,主要是4名专职队员的工资和购买保险、设备费用,以及日常培训演练产生的车马费、救援过程产生的食宿交通费。救援行动后若器材有损耗,有些会通过爱心商家进行免费维修。”柯孔伟说。

保险公司拒承保普通险

保险保障成队伍发展一大短板

相对资金短缺问题,陈英说更为队员的安全保障问题发愁。“想给队员办保险,但保险公司说对于明知有危险却前去救援的行为是不做理赔的。”
对此,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客服组工作人员坦承,对于救援这类高风险行业,很多保险公司确实会拒绝承保,大部分需要救援队订制特殊险种。“不过,现在我们也在大力支持民间救援组织队伍,所以会根据风险评估的结果,再决定为民间救援组织提供哪类险种。”
陈英说,在每一个救援报名表下面,都有一句“参与本次搜救活动出于自愿,并承担一切后果”,这句话的意思是希望每一个前去救援的队员,都能先对自己和家人负责。
“在危险面前,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营救更多的人。”陈英表示,这也是基于救援队目前无法为全部队员上特殊险种,所以更加希望他们能在考虑清楚的前提下,再参与到救援中来。

一线救援后备力量弱

目前核心队员有断层危机

尽管杭州市民间应急救援队的发展较好,但活跃人数波动较大。采访中,不止一支队伍的负责人表示,一线救援的后备力量相对较弱,尽管年轻人的参与程度有所上升,不过整体年龄结构还是在28至45岁之间,一线救援人员的年龄则主要集中在30—45岁。
王斌直言:“考虑到个人身体素养和安全,50岁以上的队员我们通常不考虑出现在救援一线,而队里的年轻人,一般都要先接受一两年的救援技能培训后才能成为核心队员,拥有前往一线的资格。”但是,大多数年轻人社会经验不足、缺乏过硬的心理素质和吃苦精神,业余时间还要忙着自己的工作、生活,能够成为核心队员的就少了许多。
“很想呼吁更多年轻人加入到公益事业中来,因为这个大家庭真的很有意义,帮助别人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王斌说。

●未来

政府将设立应急救援专项基金,用于救援装备物资采购与维护、购买人身保险、救援队员抚恤等费用支出,同时落实参与救援车辆免收路桥通行费等措施。

民间救援队面临的困境

政府相关部门表示“看到了”

其实,民间救援队所面临的困境,杭州市应急管理局早已看在眼里。“我们也才和这些公益组织接触一年,在组织管理、协调调度、专业水平、响应机制等方面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赵佳迪说,目前,多数行业社会救援力量的组织体系、管理制度、运行机制和组织章程都不够规范,调配资金、装备、物资等方面的管理措施不够健全。
另外,目前大多数应急救援力量没有“造血”能力,运营、出勤、救援等费用单靠组织自我募集、捐赠得到的有限资金不能满足运行需求。多数应急力量缺乏固定的办公场所、可靠的救援装备、充分的培训训练、必要的人身保障,运行资金的匮乏给救援队员的出勤安全带来隐忧,也严重限制了应急救援力量的发展。
此外,机构改革以来,各类救援力量参与应急救援的调度管理处于起步阶段,由于协调调度机制、平台不够完善,突发事件发生后,事发地区未能及时发布救援需求,或者是各类救援力量没有根据灾区需求有序开展应急救援活动,导致各类救援力量特别是社会应急救援力量在参与应急救援过程中,存在信息不对称、资源浪费、秩序混乱等现象。

安排相关资金、出台考评办法

杭州要推动民间救援力量有序发展

赵佳迪透露,为推动杭州市应急救援力量有序发展,行业主管部门将着重从健全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建立健全部门协调管理机制、完善社会力量应急救援调度机制、建立健全资金物资等保障机制入手。“今年,我局安排了200多万元预算用于培育、发展各类救援力量。下一步,我们会出台考核评价办法用于民间应急救援队评价考核,对优秀的队伍将加大培育力度鼓励发展。”
根据省应急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对社会应急力量参与救援活动管理的通知》要求,杭州市联合相关部门已建立应急救援力量协调管理机制,分别与杭州市消防支队、杭州警备区等单位建立对应的应急救援协调机制,探索开展各类救援力量在现场指挥、调度协调、协同救援等方面的工作方法与机制,引导鼓励各类救援队伍开展多灾种抢险救援、多支队伍力量演练培训、跨区域指挥调度训练等工作。
未来,将进一步理顺综合救援力量与行业救援力量、社会救援力量的关系,将各类救援力量纳入应急管理调度指挥平台,将各类救援力量的人员、物资、装备、救援半径等信息上图上云,“通过浙江省应急救援力量调度平台优化救援力量布局,根据专业匹配、量力而行、就近就便的原则,调配民间救援力量参与救援。同时,通过数字化手段,给予参与救援队伍赋‘绿码’救援,统一现场救援指挥管理。”
赵佳迪同时表示,之后在政府专项资金中,将设立应急救援专项基金,用于救援力量救援装备物资采购与维护、购买人身保险、救援队员抚恤等费用支出,落实参与救援救灾的车辆免收路桥通行费等措施。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杭州好“枫警” | 这个社区民警平时喜欢“轧是非”,时刻留意警情和民情,在矛盾未扩大时及时介入协调
下一篇:时报敲门行动 | 小记者上门为独居老人带来欢声笑语,76岁的她头发乌黑,笑称秘诀在于“好心态”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