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 > 正文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急诊医生,是最常与死亡打交道的群体之一。杭州市中医院急诊科是这个城市急救群体中的一员,2002年就在急诊科工作的叶远玲,虽然见惯了生离死别,但依旧常因患者的抢救无效离去而难过。
2017-12-22 16:38:23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骆阳 胡峻玮 徐尤佳   编辑:王悦丰

叶远玲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急诊病房和监护室,但急诊抢救室区域有大抢救的时候,她也要过去帮忙。在她眼中,急诊室是整个医院最紧急的地方——患者病情急,陪同家属情绪也急,无论患者是多是少,空气中的急躁情绪总挥之不去,但医生给病人看病的时候一定要冷静,这样才不会影响判断。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从急诊监护室里走出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17:17上了超过9小时白班后接着值夜班

叶远玲是杭州市中医院急诊科副主任,除了正常的医疗工作外,还有一部分的行政工作需要她完成。记者见到叶远玲的时候,她正与同事交接关于急诊科病房的一些事宜。
“我们急诊室的夜班,是白班其中一位医生来值的。急诊室的病房区域由我和其他三位医生负责,夜班的时候,另外三位会将他们负责的区域交接给夜班医生。今天是我值夜班。”叶远玲说。此时是下午5点17分,她已经上了超过9小时的班了。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给患者听诊

6天上2个夜班,这是叶远玲的“标配”。她介绍,急诊工作正常情况下应这样开展:收治病人、判断病情、安抚家属、确定方案。“尽管有时候一站就是三四小时,但一切就该是这样忙而不乱,外人对于急诊科的想象过于夸张与恐怖。”
她口中的夸张和恐怖,源自于目前社会上某些人的评价,“总有人丑化急诊室,说医生不作为,救人不尽力,与医患沟通少。但其实,哪有医生会能救人不救的。生命来之不易,我们当然不会让它轻易逝去。”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与病人家属耐心沟通

●画外音

急诊室的忙碌叶远玲早就习以为常,所以她说让自己印象深刻的晚上不多,只能记得上个月的一个晚上,一晚来了两个呼吸骤停的病人,还有一个肺炎病人、一个消化道出血病人,那个夜晚,叶远玲忙得连停下来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其中一个呼吸骤停病人71岁,姓冯,男性,是一个太极拳爱好者,本就心脏不好,导致他在打太极的时候突然倒地。等冯大伯被送到市中医院的时候,他的呼吸已停止了20分钟。奇迹是冯大伯到医院50分钟后发生的,经过持续不断的心肺复苏以及6次除颤,心电监护仪上终于出现了跳动的曲线。叶远玲他们来不及喘一口气,接下来的是更严峻的考验——由于心跳呼吸停止时间已长达70分钟,老人依然处于危重状态,同时伴有肺出血、脑细胞水肿、肝功能损伤、肾功能损伤、心肌损伤等症,老人随后被转入重症监护室进行综合治疗。
经过168小时的救治,冯大伯的情况逐渐好转,神志开始清醒,手脚活动也逐渐回复,脑复苏也成功了,叶远玲和同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趁着有点时间赶紧填写需要会诊的单子。

19:23急诊房区最麻烦的是床位

匆匆吃了点晚饭,叶远玲开始巡查病房。从第一间病房走到走廊最后一个病房,一共需要70步左右,她一晚上需要来回无数次。晚上7点23分,一名老人跑过来找到叶远玲,他略带急躁地说:“大夫,我老伴好像喘气有点太急了,您赶紧去看看啊。”“哪一床的?”“就在隔壁。”
叶远玲两步并作一步跑过去,将刚刚焐热的听诊器放在病人胸前仔细听了听,又查看了病历,最后断定这是支气管哮喘引发的缺氧。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巡查完走出病房

“床位抬高30°,每分钟三到五升吸氧,启动雾化平喘。”叶远玲吩咐护士。近半小时的治疗中,她认真记录着病人查体情况、辅助检查各项数据、诊断过程及处理结果,药物用量和有关数据都被记录在病历本上。“还有什么状况及时找我。”叶远玲交待完,再次开始病房巡查。
管理急诊房区还有一件麻烦事,就是协调床位。“夜晚病人都集中在急诊科,所以抢救室床位非常紧张,一旦患者病情稳定了,就需要转到其他专属科室的病房。”叶远玲说,但即使这样,很多时候急诊的病床会多到走廊上都布满。这次值班,叶远玲要负责45个病人,其中八九个是重病患者。

●画外音

叶远玲说,看病时情绪急躁的往往是长期病患。“你得体谅他们,设身处地为他们想想。”
她说,如果一名病患长期疾病缠身,得不到根治,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会受到极大创伤,最后导致情绪失控,“然而,有些慢性病几乎是‘终身病’,只能控制,无法完全治愈,这就需要我们给病患开一些心理处方、话疗处方。对于医生有这样一句话——‘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现实生活中,我们必须接受医学不能治愈一切疾病,也不能治愈每一个病人的现实,所以,其实医生大部分时候做的就是安慰的工作。”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工作照

通常,药物、手术、话述是医疗的三个部分,叶远玲说,话述治疗不能忽视。面对求诊的患者,应首先开出“话疗处方”再治病,并且准确合适地将自己对医学的理解传递给患者,减少病患对医生的误解。
但现实是,由于经常要和时间赛跑,急诊科从医生到护士,工作讲话时没一句多余的话,甚至连基本的寒暄都没有,因为急诊科很多时候都是同时处理多个紧急病人,为了加快速度,往往动作迅速、语言简练。所以两者取其重,叶远玲会选择在紧急处理告一段落的时候,多和患者及家属谈谈病情。

21:12难得坐下来也在忙病人的事儿

晚上9点12分,叶远玲基本可以在办公室坐下来了,急诊病房是晚上9点熄灯的,所以一般这个时候病人都休息了。“但即使这个时候,也千万不要说自己空下来了,连想都不要想。”叶远玲开了个玩笑。她说,他们急诊科有个“大忌”,不能说自己空,不然肯定会忙到死。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工作照

记者在叶远玲办公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张会诊单,上面详细记录了患者病情以及需要其他科室医生会诊的需求。“因为病人往往会有各种并发症,急诊室总是需要相关科室一起会诊,而每一次的诊疗方案出来,都必须和家属做好沟通。”叶远玲说。
原来,医生往往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推荐自己认为合适的治疗方案,讲清楚其中利弊,由病人和家属选择。但因为西医是经验科学,大样本的积累所得,即便过往病例有大部分好了,但也有没好的。小概率落到一个病人头上,那就是百分百。而医疗效果,往往是引发医患纠纷的原因。因此,急诊科的医生必须沟通能力很强,否则做不好急诊医生。
叶远玲趁着这段时间,赶紧填写着需要会诊的单子,在病房患者的病历上签字,这是她每天都要干的活儿。“能签一本算一本,反正总是要签的。”叶远玲笑笑。

●画外音

沟通有时候也不起作用,特别是面对失去理智的人。叶远玲说,对急诊科的医生来说,年末和夏天最难挨,因为大热天和冬天急诊量都会急剧上升。很多都是胃肠道、心血管和呼吸道出了问题,叶远玲分别将其理解为吃得太多、喝得太多以及室内外温差过大导致,当然,还有一部分是酗酒的。
有一年年末,一对中年夫妇送来了醉酒的孩子,要求医生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先弄醒自己的儿子。当时,护士已经为其安排了输液,并要求他们排队稍等,因为医生正在抢救更危重的病人。但那个父亲竟对医生大打出手,把医生整个脸都打肿了,不得不戴着口罩上班。
这件事情让叶远玲很反感。她说,急诊医生的确最怕看到醉酒病人,他们酒后失去理智,得不到满足就发脾气。所以,急诊科医生常常会有不安全感。为了保障医生的安全,医院也加强了晚间的急诊巡视。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工作照

凌晨1:28已超过17个小时没合眼

终于签完手头上最后一本病历,叶远玲合上本子,摘下眼镜闭了闭眼。此时已经是凌晨1点28分,她已经超过17个小时没合眼了。
趁着这个空当儿,叶远玲讲起了她从业生涯里的一些“趣事”,“比如路边有个醉汉躺着,有热心市民打电话来,出趟120一看,他说他在睡觉。还有乞丐晕倒在路边,有人打120来,结果对方是因为太饿了……”
当然,也有很多病例比较“折腾”人,吃臭豆腐导致过敏性休克,被马蜂蜇了导致多器官衰竭,年轻女孩吃60颗泰诺轻生……面对这样的病例,叶远玲会在最快的时间内给予最优的治疗方案,挽救了一条又一条生命。
“泰诺女孩”是叶远玲印象比较深的病例。她记得,女孩送过来时已是中毒迹象,但问亲属,却不知道具体什么中毒,她赶紧对女孩进行洗胃等一系列排毒措施。当时女孩已经出现多器官衰竭现象,不过最后还是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最后得知,女孩因为情感问题而吃了整整60颗泰诺,这已经是一个致死量。心病还须心药医。在康复过程中,叶远玲一直注重开导女孩,直至解开女孩的心结。
夜幕下的杭州丨叶远玲:拼尽全力救治病人还是走了,最让人崩溃!

叶远玲整理床铺准备休息一会

夜已深了,叶远玲来到隔壁的医生值班室,整理床铺准备休息一会儿,她要到早上8点交班,再查完自己管辖的病房后才能下班,目前来看当晚还没有遇到大抢救,但谁也不知道接下去的7个小时里,会不会有突发情况需要叶远玲去处理……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杭州 急诊

上一篇:12月24日,和环卫工人一起“围”笑吧!
下一篇:一起包饺子捏汤圆!兴安社区居民温暖过冬至!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