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 > 正文

洗完的衣服上全是黄色便便,杭州小河社区神秘的蜜蜂害苦了居民!

昨天上午,被蜜蜂折腾得团团转的陈志荣大伯再也无法忍受,拨打杭州12345市长热线诉苦:你们晓得不,我们全家都要被蜜蜂搞疯掉了!它拉出来的黄色的屎,整片沾在好不容易晒干的衣服上,我们又得重新全部再洗一遍。可是谁知道,衣服都搓破了,黄色屎块还留在上面。这个情况已经折磨我们快两年了,没法忍了……
2018-01-03 09:47:37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胡倩 余光灿   编辑:许林

得到线索后,记者赶往陈大伯居住的小河社区和新南苑了解情况。

拿着苍蝇拍驱赶蜜蜂

一家人为蜂屎苦恼不已

“陈大伯,我们已经到小区门口了,你具体住在哪一幢?”
“在那里等着,我来接你们,可算等到你们了。”
“陈大伯,不用接我们,告诉我们几幢就可以,我们找过来。”
“你们不熟悉小区,七拐八拐浪费时间,这事把我急死了,一分钟我都不想再耽搁。”
挂断电话,记者按照陈大伯要求,在门口等候。不到一分钟,就看到陈大伯喘着粗气疾步跑过来:“走走,快去我家看看。”
洗完的衣服上全是黄色便便,杭州小河社区神秘的蜜蜂害苦了居民!

摆在广兴新村与和新南苑两个小区交界处的蜂箱

没有任何寒暄,陈大伯在前面带路。“元旦天气好,我们把衣服晒到阳台外面,总共20件衣服,18件衣服上都有蜜蜂拉的黄色的屎块,我媳妇都快哭了,你说这算什么事情呀。”
“咳——”陈大伯咳嗽了一声,顺了口气,“往这边走,坐电梯上去。我们家住在小区4幢9楼,旁边花园有人养了6箱蜜蜂,一出太阳,蜜蜂就飞到我们楼上四处拉屎,可郁闷了。”
说话间,电梯到了9楼,陈大伯拿出钥匙开门。
“哎哟,记者同志来了。”刚打开门,陈大伯的妻子、亲家公和儿媳妇全围了上来。“早知道你们会来,那些衣服就不洗了,全是黄色屎块的阳台也不擦了。不过,还有很多残留,我带你们去看。”陈大伯的妻子立马领着记者往阳台走。
“啪、啪、啪……”陈大伯的妻子刚打开阳台大门,就看到一名中年妇女右手拿着苍蝇拍不停挥舞着。
“这是我亲家母,她在赶蜜蜂呢。”陈大伯忍不住摇了摇头,“大冬天拿着苍蝇拍站在阳台上,竟然是为了能好好晒衣服。”
洗完的衣服上全是黄色便便,杭州小河社区神秘的蜜蜂害苦了居民!

小孩被子上残留的蜜蜂黄色污渍

陈大伯的亲家母拿着苍蝇拍,不停地穿梭在晒着的衣服之间,生怕错过任何一只蜜蜂。“我们现在都不敢把衣服拿到外面晒了,因为不到一小时衣服上面就全都是蜜蜂拉的屎。你看看,我为了搓屎块,手都肿了。”亲家母伸出右手,食指关节处有一片明显的红肿。
“最让人心烦的是,我们女士的内衣内裤上也都是黄色屎块。你说内裤隐私部位上沾着洗不掉的黄色屎块,这要怎么穿啊。”陈大伯的儿媳妇忍不住插话,“你看,还有我宝宝的被子,上面留着一块块黄色的残留物,这些衣服上也都是。”亲家母连忙翻给记者看,只见被子上清晰留着黄色印记。“被子衣服都要搓破了。”儿媳妇叹气,“阳台晾衣杆,一天不擦就全黄了,越是颜色淡的衣服,它们越喜欢。宝宝的衣服都是白色、粉色,没有一件能够幸免。”
洗完的衣服上全是黄色便便,杭州小河社区神秘的蜜蜂害苦了居民!

小孩被子上残留的蜜蜂黄色污渍

“不仅是拉屎的问题,蜜蜂还会偷偷藏在袜子里面。我们对面住着的读高中的小男生,去年11月就被蜇了,他早上穿袜子,脚一伸进去,惊动了藏在里面的蜜蜂,急救送到了医院。我们家孙女也被蜇过,就是没那么严重。”陈大伯的妻子说,“现在我们穿袜子前,都得正反掏两遍才敢穿。”

6个蜂箱摆在小区交界处

不清楚蜂箱主人是谁

“蜜蜂是谁养的,养了多久,你们知道吗?”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蜜蜂究竟是谁养的!”陈大伯说,“我再带你们去看看蜂箱。”
离陈大伯居住的4幢不远处,有一个小绿化带。“这个绿化带是我们小区和隔壁广兴新村的隔离带,你看,6个蜂箱就摆在两个小区的围墙交界处。”
记者仔细看了看,摆蜂箱的地方,大约1.5米宽,最多供1人通行。6个蜂箱大小不一,使用的木板也多是用废弃旧木材拼凑起来的,边上堆积了不少落叶,像是很久没有人管理过的样子。
“这6个蜂箱摆在这里至少有两年时间了,但究竟是谁养的,养了多长时间,我们谁都不知道。”陈大伯说,蜜蜂的主人他一次也没见过。
洗完的衣服上全是黄色便便,杭州小河社区神秘的蜜蜂害苦了居民!

蜜蜂黄色粪便

“很神奇,也没见谁来收蜂蜜。6个蜂箱就摆在这里,我们也不知道这些蜜蜂究竟能不能产蜜,但蜜蜂的样子就和我们平常在花坛见到的野蜜蜂差不多大小。”陈大伯说,他和蜜蜂“杠上”,是因为2016年11月孙女的出生。“我发现,蜜蜂喜欢在有太阳的日子出来拉屎。我们大人的衣服颜色深,当时都拉在阳台杆子上或者窗户上,我们擦一擦也就过去了。可是孙女出生后,小孩衣服颜色浅,还有奶香味,蜜蜂就全往上面拉屎。孩子越大,换洗的衣物越多,情况也就越来越严重。”

蜂箱主人曾住在隔壁小区

社区贴告示但仍未能找到

“有向物业、社区反映过吗?”
“怎么没反映,可是社区也找不到养蜂人。”
2017年9月,陈大伯找了物业反映情况。因为6个蜂箱被摆在两个小区的围墙交界地,处于“三不管”真空地带,物业告诉陈大伯没法管。随后,陈大伯找到小河社区党委书记徐叶军,可是他依然找不到蜜蜂的主人。
“我们辗转打听,得知蜂蜜主人曾经住在广兴新村,但现在已经不住了。向周边居民询问,都说没注意到蜂箱。陈大伯反映情况后,我们在两个小区发了告示,但也没有人来认领蜂箱。”徐叶军说,为了这6箱蜜蜂,他先后跑了林业、城管等部门,但工作人员也都没有给出有效答复。“没有确定主人的情况下,我们也不敢随便处理。”
洗完的衣服上全是黄色便便,杭州小河社区神秘的蜜蜂害苦了居民!
陈大伯家的阳台围杆上,残留着蜜蜂黄色粪便
“我想起来了。”听完徐书记的讲述,陈大伯拍了拍脑门。“去年12月初,我妻子在顶楼天台上晒衣服,遇到过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他对我妻子说,这么高,蜜蜂飞不上来啊。我妻子问他是不是蜜蜂的主人,他顺嘴说了一句‘我不是养蜜蜂的,我就是随便玩玩的’。当时我在就好了。”陈大伯有点懊恼,“这很可能是蜜蜂主人唯一出现的一次,可是我妻子没反应过来。”

养蜂怎能妨害居民生活

社区准备再次张贴公告

故事讲到这里,大家不免会疑惑,神秘养蜂人将蜂箱安放在小区内,这种做法合理吗?
浙江南方中辰律师事务所陈树杨表示,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他说,蜜蜂是昆虫的一种,而昆虫属于动物范围。根据《侵权责任法》第78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同时,第84条也明确规定,饲养动物应当遵守法律,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妨害他人生活。
农业部2011年颁布的《养蜂管理办法(试行)》第15条提到,转地放蜂的蜂场原则上应当间距1000米以上,并与居民区、道路等保持适当距离。也就是说,如果养蜂人所养蜜蜂妨害了其他居民的正常生活,或者导致居民被蜜蜂蜇伤,居民可以向物业及社区投诉。若社区在贴出通告15天后,仍无人认领这些蜂箱的,社区有权将蜂箱安置到其他安全位置。当然,居民也可以选择走司法途径,单独或共同向当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陈大伯说,他不是无理取闹的市民,真的是蜜蜂拉的屎影响了全家人的生活,希望有关方面能尽快解决6个蜂箱。徐叶军说,小河社区准备今天就让工作人员到两个小区张贴公告,15天以后如果没有居民来认领,就对蜂箱做“无主处理”。“这个事情耽搁挺久了,再延误下去可能有更多的居民受影响。我们也会尽快联系相关部门,看看如何将蜂箱处理掉。”

版权申明

  凡注有"青年时报"或电头为"青年时报"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和镜像;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青年时报"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小河社区 居民

上一篇:新规!浙江省科目二考试又有新变动,增加停车刷卡(取卡)项目!
下一篇:2017年浙江省十大天气事件:去年一整年都是“热乎乎”的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