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 > 杭州 > 正文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4月17日,国内一档知名综艺的节目组发布了一个2分钟的短视频,以拳击、茶艺、戏曲、钟表等行业的新老交替来寓意“传承”。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短片中出现的钟表师傅,就在杭州的清波门。这家“戴师傅修理铺”,已经藏在深巷十几年了。
2019-04-19 10:15:08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姚梦卿 曹荣 孔潺潺 周一豪(摄)   编辑:孟泓颖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戴慈林正在修表。周一豪摄

小小修理铺

装着戴师傅的全部

戴师傅开的这家钟表修理铺,就藏在上城区四条巷39号,夹在一扇铁门背后。
这个不到4平方米的修理铺里,装着戴师傅的全部家当。放眼望去,全是些老物件,足以窥见主人的怀旧之情和倾注其中的热情。
这家铺子的柜台就设在铁门旁,它也是戴师傅的工作台。桌上堆放着他的修理工具、各种年代的旧手表,还有好几个生锈的老旧文具盒,里面装满了零部件和器具。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柜台后面的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钟表,其中还有上个世纪流行的“三五牌”座钟。一台回收来的旧式收音机,戴师傅说他花了好大功夫才修好。

强烈的好奇心

近30岁拜师学艺

戴师傅全名叫戴慈林,1965年出生,老家衢州。
30年前,戴慈林和老乡一起来到杭州打拼,进了一家化工厂做肥皂,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比他大10岁的姜师傅。
姜师傅就住在工厂对面,窗户正对着工厂门口,每天把窗户和门一开,就是一个简版的钟表铺。靠窗的桌上摆着一个大大的透明玻璃柜,里面摆满了各种旧手表和零部件,路过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修钟表的。
认识了姜师傅之后,戴慈林空闲时常跑去看他修钟表,看着看着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这么小小一块表,是怎么把它修好的呢?”
戴慈林软磨硬泡,拜了姜师傅为师。
姜师傅给了戴慈林一个巴掌大的老闹钟,让他没事就拆开,然后再重新装好,“师父跟我说,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是学不会修钟表的。”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为了验证自己装得对不对,戴慈林晚上就把修好的钟表放在枕头边,听着指针的“嘀嗒”声才能安心入睡。“它还在走,起码说明我没装错。”
入门的时候,戴慈林已将近30岁,但他学习劲头足,一个月之后就可以独立上手了。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修过各种各样的表

见过形色各异的人

一年以后,戴慈林出师了。他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决心以钟表修理为生。
最初,在菜市场附近,戴慈林租了一个摊位,每天还要交5角钱的管理费。后来,他又辗转换过两次地点,才搬到现在的地方。兜兜转转,始终在清波门一带。
扎根几十年,附近的居民都知道了“戴师傅”,有什么要修的都会找他。去年,中国美院的学生给他的修理铺免费翻新,从此摇身一变成了“网红”打卡地,许多老杭州人慕名而来找他修钟表。
戴慈林修过30多年前的“西湖牌”老表,还是客人的结婚彩礼、定情信物。他也修过上百年的八音古董钟,构造与普通座钟完全不同,修的时候还跟客人说:“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很有可能修不好。”没想到研究了一个月,最后竟然修好了,戴慈林很自豪。
修理过各种各样的表,也见识过形色各异的人。戴慈林从师父那里学会了一个受益终身的习惯,就是拆了钟表后,用铅笔在后表盘上写上当天的日期和杭州的“州”字,并对修理项目做一个简单标记。这样的习惯为他减少了许多麻烦,也带来了很多惊喜。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戴慈林修过的表里都有标记。周一豪摄

“有个客人两三年前来我这里换的电池,竟然说‘怎么才换了半年就不走了’?我拆开给他看,他才发现是自己记错了。”像这样的客人不少,也不乏胡搅蛮缠之人,但看到戴慈林做的专属标记之后,通常都会偃旗息鼓。
还有一次,戴慈林接待了一位客人,结果发现他上世纪80年代就曾来修过表。“我还是蛮感动的,有一种被信任的感觉,就想着一定要好好帮他修。”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生意越来越少

老手艺面临失传

戴慈林回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宝石花女表,要五六十块钱一只,买得起这个表就已经算条件很不错的了。”那个时候,他修理一只表最高能赚10元钱,多的时候,一天下来能有十多人来修钟表,拆洗手表和上发条的客人比较多,收入还不错。
几十年过去,物价飞涨,但戴慈林拆洗一只手表也就收二三十元钱,收入水平与之前比降低了很多,“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个几百块,不好的时候可能一天也就几十块钱。”不得已,戴慈林“兼职”做起了开锁、配钥匙、刻章、修电热水壶等“旁门左道”。
更严峻的是,戴慈林和许多传统老手艺人一样面临着手艺失传的困境。
跑男宣传片里出现的钟表师傅,原来就藏在孝子坊的深巷里

戴慈林正在修表。周一豪摄

戴慈林常常想:“这一行以后可能就被时代淘汰了,可我真的不想这门手艺断在我手里。”他觉得,只要喜欢、细心、肯学,能沉下心来,修钟表不难。“但现在已经没有年轻人愿意来学了,除了我老婆和弟弟跟我学过,我没再收过一个徒弟,没人能坚持下来。”
师父转行了,同行朋友也一个个转行了,“有时候我也想过不做这个了,可是我舍不得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家当,更舍不得空费了这一身本领。”说到这些,戴慈林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转身钻进铺子里,帮客人配钥匙去了。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杭州机场开辟首条直飞罗马航线!全程180°躺椅,只需13小时
下一篇:《杭州市轨道交通三期线路沿线用地控制规划(3号线)》获批,你家门口的是什么类型的地铁站?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