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领 青 年 力 量 登录 / 注册
首页 > 社会 > 社会 > 正文

新春走基层丨连续4年未归家吃年夜饭的90后民警,今年的除夕计划是给妈妈做菜

“今年,我终于可以回家陪妈妈吃年夜饭了。”昨天,杨烜宇高兴地告诉记者,因为需要坚守岗位,他已连续4年没能在除夕赶回老家,与母亲一起吃年夜饭了。
2020-01-14 10:53:10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记者 郑舜 通讯员 陈奇   编辑:杨小波

杨烜宇是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清波派出所的民警,今年27岁。在他有关年幼的记忆里,是当警察的父亲吃年夜饭时放下碗筷赶回派出所的背影。10岁时,他的父亲因公殉职。12年后,他子承父业,也穿上了警服……

他至今依稀记得

年夜饭桌前父亲离去的背影

杨烜宇的父亲杨海升,生前是台州临海市公安局古城派出所副所长,2003年因抓捕犯罪嫌疑人壮烈牺牲。在杨烜宇的记忆里,父亲常年需要加班或值班,一家三口一起吃饭的时光并不多。
“有一年,父母带着我回爷爷奶奶家吃年夜饭。结果,还没散席,父亲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匆匆放下碗筷,赶回了派出所办案。”杨烜宇回忆说。但这样的记忆,也在他10岁那年戛然而止。
“我也曾不理解父亲的选择,他留下妈妈和我,妈妈太辛苦了。”但年岁渐长,杨烜宇的想法转变了。2011年,他主动选择考入浙江警察学院。毕业后,杨烜宇离开临海老家,来到杭州工作,成为一名社区民警。
大学里,杨烜宇开始真切地感受到,父亲曾肩负的职责究竟是什么样的。已工作4年多的他,又收获了与学生时代不一样的感悟。“一开始,我总觉得应该像爸爸一样办大案子,抓重刑犯。但其实,社区工作是公安工作的基础,虽琐碎冗杂,却关系百姓安危,件件无小事。”

春节时的清河坊和吴山

需要民警坚守岗位

杨烜宇负责的辖区,涵盖清河坊和吴山景区。
每年除夕夜,吴山总会吸引不少烧头香的市民。因此,除夕夜七八点钟,轮到值班的杨烜宇就要和同事一起爬上吴山执勤。等烧头香的市民都散去了,已是大年初一凌晨1点多,民警们才算结束一天的工作。
而河坊街是杨烜宇每日上班、平时巡逻的必经之路。就连平日里的晚上,这里也是游客盈门。杨烜宇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轮到除夕值班,下午5点经过河坊街,见到店铺关门、空无一人的场景,一下子就击中了他心中想家的情愫。
当时,杨烜宇是在去派出所吃年夜饭的路上。他工作后的4年里,每一顿年夜饭都是在派出所里吃的。“我就突然意识到:大家都回家过年了。那一瞬间,我特别想家,后来到了所里就给妈妈打了个拜年电话。”因为这四年里都不能回家过除夕,每年新春钟声响起后,杨烜宇的第一个电话都是打给妈妈的。
除夕过后,杨烜宇工作的新重点也出现了。因为河坊街上的商铺员工,大多会在过年前辞去工作。但过年期间店铺依旧要营业,有的新员工只在假期里上班,假期一结束又会换人。杨烜宇就需要时刻注意店铺的人员流动情况,及时提醒商家做好流动人口的登记工作。与此同时,假期的游客量更大,游客向警察求助的需求也会有所增加。身为派出所民警的杨烜宇,一刻也不能放松自己。

今年可以陪母亲吃年夜饭了

最希望自己为母亲做菜

这头,是杨烜宇需要坚守工作岗位的职责;那头,是杨烜宇对不能陪伴在母亲身边的愧疚。
之前,杨烜宇偶然得知,母亲有一次想儿子了,就买了一张来杭州的火车票。但母亲到了杭州东站后,又担心自己的突然来访会打扰儿子的工作,就独自在杭州东站待了几个小时后,又默默买票回去了。
“要不是妈妈的朋友在聊天中说起,我完全不知道这事儿。我妈妈就是觉得,到了杭州就与儿子的距离近了。”杨烜宇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眶也有些泛红。“陪她买菜,看她跟街坊邻居拉家常,跟她聊聊我的生活,入夜了一起坐在沙发上追电视剧,就是我想跟妈妈一起做的事儿。”
今年,杨烜宇在除夕那天不用值班了,他可以回家陪母亲吃年夜饭了。“哪怕是最简单的清蒸小黄鱼,妈妈做的就是比外面的好吃。但今年过年,我最大的愿望是由我来做菜给妈妈吃!”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0571-28111111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滴滴公布2020春节4项措施,“春节司机服务费”将全给司机
下一篇:去年杭州又多了121个“宇轩”215个“一诺”……为何这么多孩子都叫这些名字?

热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