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社会 > 正文

韩国大叔做微商卖美白针月流水百万,因销售假药罪被判刑十年六个月!

韩国的卞先生,原本做微商卖些美容化妆品,后他从韩国首尔的一些美容医院,拿到美白针、水光针、玻尿酸等美容针剂,并在某社交平台售卖,后面还雇了员工。仅一年,他就由此挣到100万元。近日,金华婺城区法院一审以卞先生犯销售假药罪,判处十年六个月。
2017-03-17 13:14:14  来源:浙青网-青年时报  作者: 郑舜 李昕玥   编辑:王悦丰

41岁的卞先生是韩国人,娶了中国妻子,妻子在生活中充当了他的“翻译”。2015年3月开始,他在某社交平台上自称“韩国大叔”,销售一些美容化妆品。其间,有顾客来问:“你这儿有没有美白针、玻尿酸、肉毒素等美容药品买的?”
韩国大叔做微商卖美白针月流水百万,因销售假药罪被判刑十年六个月!

网络图

这让,卞先生找到了新商机。他通过一些在韩国首尔美容医院当翻译的中国人,拿到美容医院的美白针、水光针、玻尿酸、婴儿针、溶脂针等美容针剂。之后,卞先生开始通过他们进货,但是货源量不大。
2015年7月,卞先生乘回韩国休假,在韩国化妆品市场找到了稳定、量大的美容针剂的货源。之后,卞先生和妻子易女士在某社交平台,用转发的方式做广告,有很多人加了他们的平台账号,卞先生还建了很多群,也在群里发广告。她们接单后,快递给全国各地的买家。期间,卞先生夫妇还雇来小李和小刘,帮忙打包、发货。
2015年8月,金华人老余在该社交平台上认识了卞先生,老余自己也在上面卖面膜等护肤品,他见卞先生卖的美容产品比较赚钱,就转而从卞先生这拿货去卖。
一开始,客人从老余这里买了针剂后,老余会将客人带到宾馆,请人来打针。后来,老余跑到韩国首尔报了一个培训班,花了1.68万元,学习来医学面部的理论知识和打针等操作手法。回国后,老余在今年年初,在万达广场租了工作间,买了无菌消毒灯、医疗手术床、一次性手术服、针筒等物,自己动手给客人打针。
韩国大叔做微商卖美白针月流水百万,因销售假药罪被判刑十年六个月!

网络图

2015年11月,陈女士在该社交平台上看见卖美白针的广告,就联系了上老余,花1900元买了一套。但陈女士平时听朋友说起过,很多美白针是假的,所以当她看到,从老余那儿买来的美白针,没有任何中文标识、无批准文号,就报了案。
2016年4月,卞先生等人因此被抓。
卞先生在庭审辩解说:“我对中国的法律不熟悉,看到社交平台里大家都在卖,而且所销售的产品先后参加过在上海、广州、青岛的美容产品展销,认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同时卞先生交代,他每个月有100多万元流水,15年3月至案发,销售化妆品和美容针剂已有100多万元利润。
法院经审理认为,卞先生、易女士及所雇佣的小李、小刘,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规,销售明知是未依法批准进口的药品。其中卞、易、李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假药罪,系共同犯罪。
近日,婺城区法院一审以卞先生、易女士、小李、小刘犯销售假药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七年、四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六万元、三万元、五千元。

版权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或电头为"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稿件,均为浙青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已获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等,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为"浙青网",并保留"浙江青年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电头,违者我方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154678405@qq.com

相关热词搜索:韩国 美白针 朋友圈 判刑

上一篇:杭州俩阿姨万松岭书院结缘成亲家,3年后这里又相亲见面就开打……
下一篇:为了拿老同学几百元好处费,杭州十多个大学生到处去贷校园贷……

热点
关注我们